《陰陽天》/ 明石 5



陰陽師與武士的身影在傍晚的大路上一直線地拖迤著。

夕照西斜,滿地的橘紅色灑滿了四周與兩人的身上,武士邊跟著陰陽師的身後慢慢地走著,偶爾回頭望著大路盡頭的那扇朱紅色的朱雀大門,納悶著,「晴明啊......」

陰陽師聞言後便緩慢地回過頭去,望著武士的臉上堆滿了不解,「你知道我們要去的地方嗎!?」

陰陽師微笑地輕輕頷首了,應道:「當然知道,保憲大人已經在信上跟我提過出事的地方了......」

「喔。」武士單純地抓著頭,應了一聲,便又啟口說:「晴明,那麼你知不知道那顆石頭為什麼要做鬼臉來嚇路人呢?」

陰陽師聽著武士有此一問後便瞬間放慢了腳步,讓武士得已快速地跟上來他的步伐,然後笑著搖頭:「博雅,雖然說凡事都有原因,但是我現在還不知道它的意圖究竟是什麼......說到這個......」轉眼一瞥著武士仔細凝聽他的話的專注神情的陰陽師慨然一笑。

「什麼?」

「等會兒我可不知道會有什麼暗藏的機關是被藏在黑暗裡頭、不見天日的,所以你等會兒一定要萬事小心地跟著我的腳步走,可千萬不能跟丟了,博雅。」

武士明白地點點頭,慎重地答應了,「我知道了!但是你自己也得小心些......」


「唔......」陰陽師唇角含笑道。

就在兩人的有一句、沒一句地交談之下,沿著皇宮大門的邊線走了許久的兩人終於來到了傳說有怪石棲身的樹林裡頭,這時的天色也已經黑了大半去了,林間偶飛過的幾隻烏鴉不祥地發出嘎嘎叫聲、夜風詭譎地吹拂而來,嚇得武士是腳步隨著一個顛躓、陰陽師回頭便露出取笑的眼神來瞅著武士。

「小心點啊......博雅......」

「知道啦!」沒好氣地努嘴的博雅一個堵氣地撇頭,恰好一隻棲息在樹枝上的夜梟振翅飛過,還發出『咕、咕』的聲音快速地掠過武士眼前,讓來不及眨眼的武士嚇著地大叫了一聲,轉而傾身向前抱摟住陰陽師的纖腰,「哇啊啊───晴明──」

陰陽師沒轍地閉眼笑了,「真是的......你看清楚點好嗎!?那是夜梟......博雅......」

武士聽著夜風中輕緩響起的陰陽師的帶笑嗓音,連忙詫異地睜眼一瞧,眼角只瞥見黑漆漆的四周景物,連隻鳥的影子都沒見著,因此他隻手扯著陰陽師的衣角不確定地低問:「是嗎?是這樣嗎......?」

陰陽師旋身、點頭,讓武士在逆光的夜色裡能夠很清楚地看見他眼中的戲謔與取笑。

「沒想到你這麼膽小啊?博雅......」勾唇。

武士明白了陰陽師正在取笑自己,瞬間地就因此鬆開了那抱摟著陰陽師的腰間的大手,帶點氣忿地努嘴,「我哪有害怕!?......」旋身的武士轉而繞過陰陽師身邊,然後大步往前走了。

陰陽師仍舊只是笑。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