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陰陽師同人之三十六御題》二六/迷惑




晴明邸的燦爛春日裡,蜂蝶盡情飛舞著,草木繁榮翠綠,像片郊野。

窄廊上的兩人沐浴在溫暖的春陽之下,那感覺溫和得令人想舒服地大歎一聲,伸直懶腰。

窄廊上的這兩人便是晴明邸的主人,陰陽師─安倍晴明與其好友武士殿上人─源博雅,兩人皆沉默地對坐一起,悠然地讓道道金色陽光灑落自己身上、臉上,多日來才見到的驕陽令他們打從心底泛起一股暖意。

多美好的春日呢!

「喂,我說晴明啊…」這時,武士在亮晃晃的陽光底下開口了,轉頭瞅著一臉淡然微笑的陰陽師,突然一個傾身對住陰陽師的面龐,「我真的很懷疑…」

陰陽師微撇著那隨時看起來都像是搽了胭脂的潤紅朱唇,眉尾斜飛,好整以暇地瞥了武士一眼,瞳中流露出輕淺笑意,手裡搖著扇子,好不悠閒的模樣。

「晴明啊…你到底幾歲了啊?」武士見陰陽師盯了他好半天也沒搭話地自動問他,遂決定自己開口問他比較快。

熟料,聞言的陰陽師微一瞪眼,唇邊掛著要笑不笑的笑花,一閃而逝的笑意教武士略微不服地噘起嘴來了,陰陽師大概又會出言推托或是說他的年齡一點都不重要。

只是,他懷疑了許久都沒有得到答案,他會好奇嘛!
不曉得晴明究竟在掩蓋些什麼呢…
只是詢問他的年齡罷了,陰陽師為何要跟他玩你猜、我猜的遊戲啊!?

除非…

武士幡然一瞪眼,除非那是”很可怕”的數字…

當陰陽師一瞥見武士那對著他不曾收起的猜疑目光之後,就很容易地知道了他的心中正在想些什麼,於是搧著扇子的陰陽師邪邪一笑,一個傾身對住武士的澄然雙眸,以非常、非常認真的神情盯著他說:「博雅,如果…我說我是隻擁有千年道行的狐貍,你會怎麼辦!?」

『怦咚』。

突然間,武士的心口突然停止了跳動。

武士聞言怔然,只能瞪住陰陽師那張不似說笑的嚴肅神情發著呆,半天回不過神來,等到陰陽師看夠了他那糗極的模樣後,忍俊不住地”噗嗤”一聲笑了出來時,他才鬆了口氣。
「晴明!你果然是在耍我的吧!?真是的,都說了這種玩笑不好笑的…」武士拍撫著受驚的胸口埋怨道。

差些給晴明唬弄過去了...嘖!

相較於武士的放鬆,陰陽師此時冷著臉色,一個字、一個字地道:「你以為我在開玩笑嗎!?博雅…」冷肅著俊逸容顏的陰陽師再度發聲,武士又被嚇住了,足足瞪了他有五秒鐘沒有反應。

終於,陰陽師在五秒過後受不住地捧腹大笑,瞅著武士的臉色由白轉青,樣子十分的滑稽,「哈哈哈哈────」

「晴明──!」彷彿覺得自己受到了侮辱的武士大吼出聲。

結果,弄到後來的博雅也還是不清楚晴明究竟是多大歲數了……

欸~算了吧!
武士哀怨地想著,反正不管晴明多大了,晴明還是晴明嘛!

還是他所認識的陰陽師”安倍晴明”啊!

也許,有的迷惑是必須存在的、也弄不清的。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