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小姐......」管家皺著眉,一邊瞅著垂首的馬芸芸,一邊喃喃自語;其實他想要建議想知道原由的馬芸芸不妨去問問自家主子,但是身為一個下人,對於主子的私事又不好多嘴,因此,他也只能不知如何是好地望著馬芸芸。

「沒關係!」默然地思考了一會兒,馬芸芸在抬首之際,故作開朗地綻出了笑容,「既然將軍不開心,那我就想辦法逗他開心好了!」待她說完,管家則是露出了一抹訝異的神情瞅著她,只見她扯唇輕笑,「或許是我哪裡做不好,讓將軍生氣了吧......不過不要緊的,我會想辦法讓他笑!」

瞥著說得一副信誓旦旦的馬芸芸,管家當場生出一個不太好的預感;結果,果不其然就在馬芸芸回到房裡、靈機一動地問綠兒拿出她隨身的那把小琴、再帶上她做的那盤點心之後,便找上了在後園裡休憩的應龍飛。

踏著極為徐緩的步子,馬芸芸走上石階,然後小心翼翼地在桌邊將點心與琴擱下,接著瞥了坐在一旁的應龍飛一眼、試探性地啟口輕喚了一聲:「將軍?」

其實應龍飛自她腳尖一踏入後園的範圍裡之後便發現了她的存在,只是他故意板著臉、當作她不存在地繼續喝著讓人送來的茶水,不想理會馬芸芸;只是沒想到她自己竟然主動地走了過來,還當作什麼事都沒發生地開口叫喚他。

一想到他為了她的欺騙之事因此煩惱怨憤了好久,他就覺得自己對她的在意很愚蠢。

於是,一把無名火漸漸在心頭升起,應龍飛的表面卻還是不動一點聲色地逕自沉默著。

他倒要看看馬芸芸還想做些什麼!

沒有得到回答的馬芸芸有點失望地微微垂首,僅以眼角瞥著應龍飛仍舊隻手端著茶杯喝茶,就是沒有開口回答她半句話的意思,因此,她圓臉上頭的那抹淺笑最後也跟消失了,「將軍......我知道你好像在生我的氣,但是我根本不曉得你生氣的原因,如果我有哪裡做不好,你可以告訴我......」

應龍飛還是沒有說話。

當場被澆了一桶冷水的馬芸芸有點困難地扯扯唇,心底雖然很是挫敗,但是她的心意並沒有改變絲毫,她真的很喜歡應將軍!而且,在與他相處過後,她便更加地喜歡他了。

憶起他們前些天的平和交談,她發覺,他滿心的溫柔和體貼讓她很想一直在他身邊陪伴。

她強自打起精神,動了動嘴唇,圓臉上剛才受傷的表情已然不復見了,她笑著坐下來,然後伸出手指撩撥琴弦,聽著錚錚的聲響,垂下眼、她圓潤的嗓音輕道:「既然你心情不好,那芸芸唱曲兒讓你聽聽可好?」照舊還是沒有得到回應的她輕輕笑著,不介意地續言:「你沒反對的話,芸芸就當你答應囉!」俏皮地眨眨眼,馬芸芸清了清喉嚨,然後開始提嗓唱歌。

「啊啊......清山流水浮雲飄......嗚~~」瞬間,原本棲身在園裡數梢上的所有鳥類被這陣倒嗓外加有如魔音穿腦的恐怖歌聲給驅走,所以,在這一刻間,園裡大量的振翅聲此起彼落,就連身為聽者的應龍飛也差點嚇得打跌。

「閉嘴!」應龍飛為了自己的生命安危著想,只好開口喝令馬芸芸,要她別再唱了;而,聽見應龍飛的喊停聲,馬芸芸只好十分委屈地扁起嘴來,手上的動作也跟止了。

「好......好嘛,我不唱了......那、那不然,你要不要吃點東西?」將軍看來好像更不高興了......

放下了顫抖的手,應龍飛的冷面加劇,不耐地自椅子上起身後,轉腳便要離開原地,但是正當他要移動腳步的時候卻發現他走不了,於是皺著眉地回頭,這才發覺他的袖沿被馬芸芸扯住:「將......將軍,你如果不喜歡聽曲兒,那芸芸就不唱了,我、我只是希望你開心而已......對不起。」

瞪著垂首道歉的她,應龍飛發覺自己居然心軟了,咬著唇地狠厲瞪住她彎垂的纖頸,他突然很討厭這樣不由衷的自己,馬芸芸欺騙他,他為何還要同情她、不忍她傷心難過!?

「放手。」冷聲。

馬芸芸抬頭,「將軍?」

「我說,放手。」再次強調了一次,應龍飛冷淡地睨著她。

「將軍,我......」發現他臉上出現了一抹厭惡的情緒,她急著想要解釋,但是偏偏應龍飛不給她機會,登時便甩開了她的手,脫出箝制,接著就往亭子外頭走。

「妳可以離開了。」

「......什麼?」

「妳可以離開將軍府了。」他回眸,冷冷地望著還呆站在亭裡的馬芸芸露出一抹詫異,「雖然我們約好是一個月的時間,但是我現在就可以告訴妳,我永遠都不會對妳動心。」他絕對不會喜歡一個騙子。

「......」馬芸芸被他這句突如其來的話給震撼得無法出聲,只能瞅著應龍飛毫不遲疑地踱離原地,最後,她的眼眶應聲而泛紅、視線也隨著模糊起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