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再隔了一日,李翔麟收到了一封來自於兵部尚書大人送來的一張請帖,似乎是尚書府內要舉行宴會,因此讓人邀請當今王爺,到場增加一下宴會上的光彩。

 

這只不過是多此一舉而已。

 

李翔麟皺著眉頭,手裡捏緊了那封請帖,心情不豫,正在猶疑著自己是否該讓人去給對方一個確切的回覆。

 

略微思考了一會兒,他與兵部尚書其實私底下並沒有什麼特別的交情,而且他們在朝中的立場似乎也是不太一樣,也因此,他實在是有點兒傷腦筋。

 

如果一旦讓人去回絕了,免不了又要在暗地裡惹人七嘴八舌。況且,以兵部尚書那樣要面子的大官,可能會在日後給他製造些許麻煩或是乾脆羅織個陷阱陷害他。

 

這樣一想來,李翔麟的臉色不禁往下一沉。

 

要是那樣的話,他自己還不用說後果了,但是累及了王府的所有人可就不好了。

 

思及此的李翔麟不禁將眉頭打了個深結,沒想到這時候,飛鳳恰好要走進大廳裡,但是當他一個抬眼卻見到李翔麟的面色有所異常,不禁在心底一陣的訝然。

 

「王爺,有什麼事情惹得您感到不快麼!?」

 

「飛鳳......」聞聲抬眸對上飛鳳那張關切表情的李翔麟,不由得將話尾頓了一頓,似乎不知道該怎麼向飛鳳說明。

 

「怎麼了?發生什麼事了麼!?」飛鳳誠摯地軟聲問著,在腳步的挪移間,已經來到了李翔麟旁邊的位置,態度甚是大方地落座。

 

「沒什麼......」猶豫了一會兒,李翔麟瞅著飛鳳無言了一下子,之後才緩慢地搖頭。

 

飛鳳見李翔麟有話不肯說出來,也不好再問些什麼,只換了個方式輕聲地開口說:「飛鳳其實是很願意替王爺分憂的。」

 

「飛鳳......」

 

「難道不能告訴飛鳳是什麼事情麼!?」飛鳳面露失望,垂下了眼睫,低低地喃著;見狀的李翔麟不禁軟了心,只能在歎息過後把實話同他吐露。

 

「其實也沒什麼,只是兵部尚書特地讓人來邀我們參加他府內舉辦的小宴罷了......」

 

又是那位大人麼......

 

遲疑了一會兒,飛鳳末了轉頭望向他,問:「那麼......王爺打算要怎麼做呢!?」

 

「你也明白,我並非與他是同個立場的......」

 

飛鳳立即地點頭喃喃道:「飛鳳都明白。您上次會接受尚書大人的招待,也只是因為找不到理由可以拒絕對方。」

 

「你明瞭就好。」李翔麟歎氣,「那位大人......我們最好是不要跟他有所來往。」

 

飛鳳抿唇地望著李翔麟那張不霽的神色,忽然頓了頓。

 

「但是王爺......」

 

李翔麟抬眸瞥他,卻見飛鳳也與他一樣皺攏起眉尖地說出跟他同樣的想法:「但是對方擺明了要拉攏您成為他們那一方的助力,如果您拒絕了對方,那麼王府和您日後或許不會很好過了......」

 

李翔麟蹙了蹙眉:「我都明白。」

 

飛鳳建議道:「或許......我們應該去向對方表明一下您的立場才是。」

 

李翔麟當下悶著,沒有任何的回應。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