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小無雙繞過了迴廊、經過了蓮池,最後來到百花綻放、翠鳥鳴啼的美麗後園。

一道微風輕輕送出陣陣花香,亦將無雙的髮絲吹得隨風飄揚,那粉色衣角上所繡上的彩蝶兒似乎也活了起來似的跟著款款飄飛,每當風兒一吹,那蝶兒也就跟著衣袖直抖,像要自無雙的衣上飛出的模樣。

雙手捧著繡球的無雙將球兒放在地上踢呀踢的,沒半個人陪她玩,倒是有點寂寞啊!

小無雙忍不住噘嘴心想著,龍瑜飛竟然敢看不起她是個女孩兒,她就偏要做給他看,讓他心服口服地向她道歉,哼!女孩兒也是不會輸給男孩兒的!

小無雙氣得鼓起兩腮,瞪著一雙滴溜的大眼;當她正想得岔神之際,氣忿地一腳蹬出球兒,球兒竟然快速地滾進了前方的草叢裡,而這下無雙的臉色可就大大地一變;還記得爹爹曾經告訴過她,要她儘量避免到草叢裡去,因為那兒是蛇的棲息處。

這下子可慘了!

小無雙很想放棄,乾脆不撿回球了,但是只要一想到那顆球兒是娘親手縫製給她的,她就感到一陣的捨不得呀!

當小無雙欲哭無淚、扁著小嘴又無法置之不理的狀況下,只得硬著頭皮、小心翼翼地溜進草叢裡頭,於四處望著,「球兒!?你在哪兒呀?球兒......」小無雙情急地四處搜看著,無奈就是沒見著半個球影,這教她心焦了起來。

「好球兒,快出來呀!」扁著小嘴的無雙露出快哭了的表情,喃喃著,沒想到球兒沒找到,卻看見她最不想看見的東西;自草叢深處裡鑽出的一條赤煉蛇正兇狠地瞪住她,而且還『嘶、嘶、嘶』地朝著小無雙吐著鮮紅色的舌信。

小無雙臉色登時刷白,抖著小小身子的她想移動身體、邁步離開卻辦不到,雙腳像是生了根地移動不了,「嗚嗚──救命啊──」手心直冒汗的小無雙在逼不得已的情況下只得大聲地求救,希望哪個經過的人能幫她一幫。

就在這時候,其實一直都跟在她身後的一縷黑影立即竄出,眼見蛇類逼近小無雙之後,他及時將無雙攬抱起身,然後快速地竄出了草叢裡,見小無雙還害怕地兩手抱緊了他的脖頸一直哭泣,偶爾還傳出吸鼻子的聲音,龍擎不得不對這女娃的胡來深深擰眉。

她的父母明明交代過她不可到危險的地方的,沒想到她竟然連一個護衛都沒帶......真的是太大膽了!若不是他,只怕她早已被蛇咬死了。

龍擎隱隱皺起眉頭,動手扳開女娃兒的白嫩小手,緩聲安撫地說:「小小姐,您應該回去了,我送妳回去吧。」

豈料女娃兒竟抬起淚流滿面的小臉瞅著他瞧,那種好奇探索的眼神,這讓龍擎哭笑不得。

「你不怕蛇!?」小無雙睜大了那雙讓淚水滋潤過的水靈眸子問著,一隻手還扯住人家的袖口不肯放開,一副非要得到答案的模樣。

龍擎搖頭,「不怕。」蛇類有什麼好可怕的!?

「你是誰!?」小無雙在得到答案後,好像對眼前的男孩產生一股佩服和好感。

因為爹爹說過,能夠”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人值得深交,而她眼前的人好像就是她爹爹所說的那種人。

龍擎將唇一抿,「小的不足以讓小小姐記上我的名。」語畢,朝她微微頷首的龍擎做勢要抱起她,但是小無雙卻往後退了一大步,那雙美麗的水漾瞳眸裡頭悄然流洩出的眸光教龍擎深深震撼。

「但我認為值得呀!你不告訴我,我就不與你回去。」小無雙堅持道。

龍擎為難地瞅著無雙那似含笑的瞳眸,歎息:「好吧!小小姐,我叫龍擎......盤龍的”龍”,擎天的”擎”。」

沒想到這女娃竟然如此的固執有禮,真是敗給她了!她就和她爹爹完全一個模樣。

小無雙聽見他報上名字後就露出一朵可愛的微笑了,「我叫燄無雙,火燄的”燄”,天下無雙的”無雙”,多多指教了,龍擎。」

她就算不說,他也知道她是誰,「嗯......」伸手抱過小無雙軟嫩的身子,龍擎面無表情地點頭,然後不意地望見無雙笑著自手腕上脫下一紫金鐲塞進他的懷裡。

「龍擎,等我長大後,我想嫁你。」小無雙輕聲笑語著,那雙眼眸也跟著彎成月亮,其上的光輝教龍擎睜不開眼,而她突然冒出的話更是讓他險一打跌了。

「小小姐!?」龍擎第一次露出那種張口結舌的呆滯表情。

她......說了什麼!?她要嫁他!?

這就是十幾年前龍擎和燄無雙第一次見面的經過。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