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了這個被他自眾人手裡救回的可憐陌生男人,楚紫菀於是破了自己的例,攙著男人尋了間中等的旅店暫時屈就一晚,打算先替男人療傷。

當他們被店小二領到一間佈置尚可的房裡之後,楚紫菀將男人扶上床榻邊沿躺臥好,然後再回頭整理自己的隨身物,也順帶找了一些瓶瓶罐罐出來,丟在桌邊。

「為什麼不還手?」

沒有回答楚紫菀抽空問出的疑問,男人在榻上躺平,眸光迷濛,像是在思考什麼的,但是一個回頭的楚紫菀知道這個男人並非有將他的話給聽進,而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裡的表徵,於是哂笑地扯扯唇。

男人似乎擁有與他曾經有過的心情。

見他不回應的楚紫菀也不怒,只是淡淡地撇首,將手上裝著藥粉與藥丹的瓷瓶全都打開封口,接著再回到床邊探出一雙大掌,扯開了男人的衣襟察看傷勢,而男人完全沒有一絲反應地任他操弄,長滿青髭的面龐看來神情悠遠。

「看來只是一些皮肉傷。」楚紫菀淡淡地說著,又替男人攏好衣服,神態漠然地轉過身去,「你要尋死我管不著,但是你有沒有替你身邊的親人想一想!?」聲音聽來很是縹渺的溫柔讓床上的男人終於有所反應了,他睜著大瞠的眼瞳瞥著楚紫菀背過的纖細身影。

「......」想說些什麼的男子張口,但卻又將未到口的語句往回吞。

楚紫菀淡聲:「被留下來的人多可憐,你曉得嗎?」似責難又似哀慟滑過了男人的耳畔,讓他瞬間瞪眸。

被留下來的人?

男人朦朧的記憶被楚紫菀的幾句話給當場喚醒。

是啊!

他還依稀記得......在她離開之前,曾經用力地握住了他的手,忍著心碎將孩子交待給他,而他因為太過傷心了,所以他拋棄了他們到不聞不問的地步,不知道那些孩子現在還好嗎......!?

「......」無言地回過眸子,楚紫菀望見男人的眼角滑下了回憶的淚水,有痛苦、傷心、難過,以及──後悔,於是,楚紫菀輕地笑了。

「想起來了嗎?」

「......」男人任由淚水瀰漫出了眼眶,無力抬手拭去的同時間,眼前開始映出前塵舊世。

楚紫菀的聲音在此時聽起來既深遠又虛幻:「我曾經是個孤兒,就被拋棄在大雪止的那一日,如果不是遇上了師父,我可能無法活下來。你知道被拋棄的人的心情嗎!?我相信你知道的。」瞟了眼男人頰邊那止不住的淚,續喃道:「那是一種很孤寂、很哀傷的情緒......」

男人細細聽著,最後流出的是懺悔的淚水。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