瞅著跑在自己大前方的遠處的獵物,水無情緩慢地笑了。

 

加快了馬兒往前奔馳的速度,水無情一邊伏低身子,一邊目光精準地直直瞅著草原上那些刻意被放生的動物們瞧了許久,直到快要追上獵物之時,這才悄悄地取出弓箭,搭箭上弦。

李臥炎跟隨在他的身後守護,與水無情一直保持著適當的距離,直到他發現水無情已經張弓欲獵取目標時候,這才與身後緊隨的禁軍於不遠處守備著。

漂亮的身姿與俐落飛躍的弓箭,身形飄逸地追擊著獵物的行動,水無情的各種反應與動作皆映上了李臥炎的眼,他十分專注地盯著他的一舉一動,忽然發現有時當他順利獵獲之後,還會回頭朝他們這些禁軍露出一抹勝利的微笑,眼神當然也刻意滑過他的。

 

當水無情已經獵了一兔二鹿之後,他在廣闊的大草原上勒馬停下,接著下了馬;李臥炎見狀,連忙與其他禁軍兄弟們趕至他的身畔護著。

 

「皇上,請您不要在此地歇息。這個地方其實並不安全……」話才說到一半,李臥炎便被眼前朝他飛來的黑影給嚇了一跳,下意識地抬手接住,低頭一瞧之後才發現,原來水無情將他剛才獵獲的獵物扔給他。

 

「這些東西就暫時請李統領代為保管了。」沒搭理李臥炎的喃唸,水無情表情溫溫地勾著笑,看著李臥炎領命地將獵物遞過給了某一位禁軍侍衛。

 

「是。那麼,現在請皇上立即上馬吧!」見水無情取來水壺喝了口水,李臥炎馬上皺起眉頭地勸導。

 

「知道了。」水無情懶懶地回答了一聲,將水壺繫於原位,跟著再躍上了馬背,瞥向了一旁的李臥炎,說:「現在就走吧!不然等會兒可就什麼都捕不到了。」不知是在說笑還是認真的水無情此時一臉的面無表情,讓隨侍的禁軍們面面相覷。

 

「皇上莫不是想要那個第一名的頭銜?」

 

「不,朕只是想要知道自己的能力在哪兒罷了。」水無情挑挑眉,跟著攢緊了手裡的韁繩。

 

「皇上,您的箭法已經很不錯了。」李臥炎恭敬道。

 

而且,光看這隻被獵著的兔子就曉得了。既然他可以在逐獵一開始之後就馬上獵到最難打的兔子,可見他的箭法並不弱。

 

……」水無情轉眸瞥著神色認真的李臥炎一會兒,但笑不語了;而,看著水無情在揚笑之後策馬前驅,李臥炎於原地愣了一愣之後,跟著伸手招了招後方的禁軍兄弟,也立即跟了上去。

 

「繼續保護皇上。」

 

李臥炎繼續領軍,亦步亦趨地跟隨著水無情往前方推進著,在水無情又獵了一頭小彘之後,殊不知密謀者已在暗處裡佈下了陷阱,就等著他與水無情往下跳……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