馬兒在主人的操縱下,像是一陣流星般地往前飛馳,躍動的馬兒身線與那馬上的漂亮身影在外人眼中看來已經合而為一。

身畔偶爾會飛快掠過幾匹一起參加逐獵祭的馬兒,水無情的雙眼忽然跟著一亮,只因他看見在馬兒前方的不遠處有隻稀有的雉雞正被四處偶爾飛掠過周圍的馬兒而給嚇得胡亂竄著,有好幾次都差點被踩死在馬蹄之下。

 

見獵心喜的水無情微笑地搭起弓箭,然後一夾馬腹奔近牠,一手勒著馬繩停下之後,跟著抬手瞄準目標──

 

『嗖』地一聲,箭矢按著水無情的意思,準確地朝大前方直直射出,神準地射中了那隻雉雞,而中箭的獵物馬上倒地不起。

 

水無情於是趕緊策馬奔上前去,還跨騎在馬上的他跟著彎低了腰、伸長了手臂,想要將他射中的獵物毫不費力地拾起,不過就在這個轉瞬間,一枝破空朝他飛越而來的箭矢自後方勢如破竹地襲來,讓耳力甚尖的水無情頓時發覺了潛在的危機,於是將手迅速抬起,再度於馬背上頭坐正之後,調轉了馬頭。

 

而,當那枝沒有命中目標的箭矢落在前方無人的草地上,水無情忍不住皺起眉頭地回過眸。

 

會是誰膽敢在他眼皮底下做出這種事情!?

 

在滿心疑問的同時間,他忽然發覺自開場後就一直跟在他後方的那隊隨身禁衛通通不見了蹤影,驚得他不禁微微地攏眉,懷疑之心頓起。

 

難道……有埋伏!?

 

水無情頓時想通了,緊接著便是急於星火地策馬回頭。

 

如果這是一樁陰謀的話,那麼他就得往人群裡頭鑽!

 

他相信那個幕後主使也不會公然地在眾人眼前對他如何的;只是,雖然他這麼想,但他卻無法保證這個方法是個足以保他性命的護身符。

 

頗無奈地歎著氣,不停地驅策跨下馬兒的水無情發現他的眼前竟然出現了一匹與他往相反方向、急馳而來的馬兒,雙眼登時不禁一瞠,到口的詫異聲就這麼不受控制地流洩出來。

 

……那是──臥炎!?」他竟然跟過來了?

 

「皇上──」李臥炎在遠處揚聲叫喊著,由於他的所在離水無情有點距離,因此他看不清水無情此時的表情。

不過,依他想,那位任性的皇帝大人只怕要對他剛才的跟丟人而生氣了。

 

不,不對!

 

水無情雙瞳一瞪、呼息一窒,忽然驚怖地朝著李臥炎的方向揚聲一呼:「不要過來──!」

 

什麼!?

 

李臥炎愕然地扯住了正欲帶著他往前奔的馬兒,被迫停蹄的馬兒突然揚蹄,並且發出一聲長長的嘶鳴,讓遠處的水無情看的心頭不禁一跳。

 

「臥炎!」水無情揚聲再喊,看著那些毫不遲疑地策馬越過李臥炎的幾名禁軍衛侍,神色複雜地緊緊咬住了下唇。

 

「來吧!朕就在這裡。」水無情緩然一笑,那笑容燦爛如美花,前頭的李臥炎因看不清他面上的神情而一怔,心底下卻對前方沒有任何動作的水無情而感到一絲侷促不安。

 

「太奇怪了,他為什麼不過來?」李臥炎喃喃自語著。

 

水無情笑了笑,在刻意眺望了對面遠處的李臥炎一眼之後,忽然間有了動作,他策著馬兒再度轉頭狂奔,將李臥炎與那幾名緊隨的禁軍拋在身後,「駕!駕!」

 

李臥炎當下詫異不解,直到他看見自己帶領的禁軍們緊追在水無情的馬兒之後,還朝著水無情的背脊搭起了箭簇時候,這才明白了原因為何,於是登時臉色大變地也策馬追上前去。

 

那是安排在禁軍裡頭、欲取皇帝性命的刺客啊!看看他做了什麼事!他早該想到水無情的舉動那麼奇怪……

 

難道那都是為了……保護他!?

 

「皇上──」心頭跳躍的不安立即成了事實,李臥炎瞬間嘗到的驚慌與無措全都是因為剛才水無情那個刻意的剎那回眸。

 

該死!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