另一方面,水無情為了引開混入了禁衛隨軍的刺客而拚命地策馬前馳,臉上的表情在風中看來顯得焦慮不已。

他不能回頭。要是一旦他回頭與李臥炎接觸,就連他也會被他給拖累的!而且,就是因為知曉李臥炎這根木頭對君主十分忠心的這一點,他才要做下這種決定,即使會讓他誤解也沒關係。

 

反正……這多年來,他這個人或許早在自己將他無情地趕出火奴奴之時就已經被他誤解與痛恨過不下幾百次了,那麼再多一次似乎也無妨。

 

於風裡揚著一抹灑脫且無奈的輕笑,水無情分心地聽見了大後方追上來的馬蹄聲,心下忍不住一怔,不顧危險地在一個馬蹄顛簸之下,暫且回過了一雙帶著一絲詫然的瞳眸,只見李臥炎正自落後的遠處朝他的方向急奔而來。

 

水無情的雙眼當下一瞠。

 

這傢伙到底在幹什麼!?他剛才不是叫他不要追過來了嗎!?

 

此時又驚又怒的水無情不察,策馬的速度忽然緩慢了下來,以至於被後方趕至的刺客追上,瞬間縮小的距離讓他忍不住地擰起眉來;而還在遠處拚命追趕的李臥炎則是更加驅策著胯下的馬兒,神情萬分地緊張而慌亂。

 

水無情!

 

「皇上,這次就請您乖乖地受死吧!」為首的刺客一臉冷冽,驅著馬兒的他即將靠近毫不放棄任何脫逃的希望的水無情身畔,冷冷地瞅著他已無力的回應。

 

「就憑你們也想要朕的命!?『那個人』未免也太過異想天開了吧!?」不顧額際猛冒著冷汗,水無情抽空呵呵一笑,接著瞥了那刺客一眼,隨即再將馬兒駕馭得超前了他們一大段。

 

「哼!是不是作夢,等會兒就會知道了!」刺客們還是窮追不捨。

 

水無情淡淡地勾起唇來,「那就等你們追得上朕再說了。」

 

「想用緩兵之計嗎!?哼……

 

水無情看似不樂意地歎著氣:「不,因為馬上就會有人趕來救朕的。」如果他沒料錯的話……

 

刺客在黑布下方一個撇唇,這水無情還真是挺奇怪的,有人來救不是要比一箭穿心來得好嗎!?

或許每個當皇帝的傢伙一生來都是那種個性奇怪的人吧!不然怎能穩坐大位?

 

就在刺客們思量之間,李臥炎已然憑著他多年在邊界磨練過的功夫,快速地馭馬趕上了他們,眼見刺客們已無耐心地對準水無情的背,馬上搭起了長箭,心下一驚地揚聲呼喊:「皇上──小心!」

 

這個笨蛋!

 

水無情當然聽見了李臥炎的聲音,忍不住在暗地裡痛咒了一聲。

 

他都說了不要他來陪死了,為什麼他老是這麼固執!?

 

還記得以前他刻意用權勢欺負他的時候,他很多時候裡都是一聲不發地任他欺凌,只為了不拖累其他人……沒想到,被他派至邊界這幾年來,他的個性還是那樣不移如山!

 

這個李臥炎啊……他到底該怎麼樣讓他乖乖聽話才好呢?

 

水無情莫可奈何地歎息,乾脆伸出手來勒過了韁繩,調頭瞪著他大聲回喊:「李臥炎,你馬上給我離開這裡!」

 

這時候,已騎著馬兒追到不遠處的李臥炎竟然無視於他的命令,逕自取出長劍與其他兩名阻止他往前推進的刺客們交相打了起來,而馭劍之術一向絕佳的他從未失手,當然這一次也是。

 

很快地,李臥炎解決了兩個黑衣刺客,馬上就轉往水無情的方向來了;而水無情垂睫歎氣,咬著牙關策馬便跑,餘下的刺客首領於是也繼續追著他,結果這三人又開始了一段不短的追逐。

 

刺客頭子心知再不能拖延下去了,只因前方就是一片斷崖,於是他挽起弓箭,任由馬兒繼續飛奔之際,瞄準了跑在他前頭的目標,「你的命,由我取下了!」喃喃著的同時間也放開了手指,任由手裡的箭往前直撲。

 

沒料到後方的李臥炎終於追上了他們,眼見此情況的他臉色一青,不管三七十一地也跟著急急前馳,但是只能來不及趕上地看著那箭神準地射中了水無情的右肩,他忍不住發出一串焦急的疾呼:「皇上──」

 

「啊!」水無情只覺右肩一陣火繚的痛楚襲來,忍不住伸出左手捂住了泛疼且出血的右肩,隱忍著痛苦地咬緊牙關,眼前一黑地摔落了馬蹄之下,情況危急。

 

這時的李臥炎大大地被振撼了,當下奮不顧身地勒住了馬兒,在躍下了馬背之後,趕緊伸出兩臂抱起因受箭傷而痛到無語的水無情,再度跳上馬,「皇上,您再忍忍,微臣馬上就帶您回宮…..」他的話未落,沒想到刺客再次挽箭射來,李臥炎心一驚,無處可逃的他本想自己代君王擋下這箭,但是刺客的這一箭的箭頭卻不是對準兩人的。

 

最後,箭簇射中了馬臀,馬兒瞬間吃痛而狂奔,李臥炎勒緊馬繩的制止動作無效之後,兩人就這麼一起墜崖……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