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崖壁邊的風勢甚強。

 

當李臥炎抱著中箭的水無情一起跌落崖下之後,被勁風吹偏了墜勢,讓李臥炎奇蹟似地攀上了崖壁旁生長的一棵小樹樹枝,暫時止住了狂猛的下墜動作。

 

「皇、皇上……」隱著著手掌心緊攀住樹枝的淺淺疼痛,頓時有點困難地自喉底擠出一絲聲音,李臥炎睜著一雙略帶驚惶的眸子,趕緊低首探向懷裡就連墜崖的時候都沒有放開過他一刻、被他攬得死緊的水無情的情況。

 

水無情咬著牙、忍著肩上的痛楚,在聽見了呼喚之後,微微地掀開了眼皮,正好對上了李臥炎投來的關切眼神,心知他正在擔心著自己,唇畔邊於是浮出一縷苦笑:「我沒事……

 

「您沒事……就好。」李臥炎暫時鬆了一口氣,略微收緊了攬著水無情腰際的大掌。

 

……你錯了,這樣一點都不好。」水無情低聲喃喃著,忽而抬眸望著李臥炎,神色冷淡地啟口罵道:「你這個老愛盡愚忠的將軍!朕不是已經叫你別過來了嗎!?」怒意在他胸口裡蔓延著,雖然知曉他趕來救他完全是一片忠心,但他終究還是無法不對李臥炎生氣。

 

這個傢伙的腦袋不知道到底是什麼做的,遇上事情的時候怎麼就不會自動轉個彎呢!?

 

「因為你是皇上。」

 

「如果我今天不是皇上呢!?」水無情瞥著他的側臉,在他頸窩邊吐著氣,然後再看著他因為癢意而縮了縮肩。

 

這傢伙還真的是塊無法雕刻的木頭。

 

「我或許會考慮回頭去找人來救你。」李臥炎很老實地回答了。

 

「你這笨呆子、臭木頭,你真要氣死朕了!」沒想到他給的答案還真是他料想的那一個,因此水無情滿腹怒氣無處發,只得出口咒罵。

 

「皇上……」本想叫他不要太過生氣的,但是李臥炎卻被水無情在當下賞了個大白眼。

 

「你閉嘴!」水無情氣得兩頰漲紅,欲再開口說些什麼的時候,被他一直忽略的肩傷偏偏因為他的怒火而被挑起,此刻正隱隱地泛著火熱的痛楚,讓他臉色跟著一刷白,到口的話也頓住了。

 

李臥炎登時察覺了一絲的不對勁,於是開口詢問:「皇上!?」他怎麼沒繼續罵下去!?

沒料到等他低頭一瞧,李臥炎這才發現原來水無情已然面容扭曲、似乎是在隱忍著什麼一般的難看,於是驚詫地訝呼:「皇上!?」

 

「吵死了!」他忍、他忍。

 

李臥炎乖乖住嘴,知道他可能因為肩傷與墜崖這兩等危險一起發生而感到心情不舒坦,所以他很配合地沉默著。

 

「我們……要這樣到什麼時候!?」他好累,而且他也快要被這個呆子抱得快要喘不過氣來了。

 

「等人來救。」

 

「你說誰會來救我們!?」水無情冷冷抬頭瞅著他,「在落崖之前你有告訴過誰,我們人在這裡的事實嗎!?」

 

被這麼一問的李臥炎不禁苦惱地想了想,然後放棄似地說:「好像沒有……

 

……」水無情當場翻了翻白眼,他老早就已經知道李臥炎這男人大事精明、小事卻偶爾糊塗,為什麼他還會替他感到挺沒力的!?

 

「皇上?您快別亂動了……」兩人在崖邊搖搖晃晃的身軀讓李臥炎皺眉地馬上喝止,奈何水無情沒肯聽他的話,逕自做著他想做的事。

 

「你真囉唆,臥炎!」水無情低聲喃著,剛才在衡量過情勢之後,要離開這種危險的情況只有一個方法,「你等會兒就按我的吩咐去做,聽見了沒!?」

 

「是……」無奈答應的李臥炎很清楚地知道自己的身份在落難之後仍舊是個人臣,沒有改變。

 

水無情艱難地自自己的懷裡以沒有受創的左手掏出了隨身的匕首,跟著抽出了刀刃插入崖壁裡,並將刀鞘咬在嘴上後,回眸對住李臥炎驚訝的神情:「放開我。」

 

「皇上!?」

 

「我說放開我。」水無情炯然的眸光瞪著李臥炎的,看穿了他的不願意,「我保證我不會有事。」

 

「皇上……

 

「難道你想害死我嗎!?你看看下方那塊凸出崖壁的平面,如果我們不下去那兒就得掛在這裡等死了!」

 

李臥炎抬頭看著被他抓緊的小樹樹枝已經有開始斷裂的跡象,忍不住蹙緊眉頭:「好吧!」

 

「我喊鬆手的時候你就放手,然後在我往下墜落的那一刻你再鬆手,憑你的功夫應該可以安全地到達下面那塊平地。」

 

「那麼,您呢!?」李臥炎詫異地回眸瞅著他。

 

水無情沒有回答,左手緊緊地抓著匕首不放開:「鬆手。」

 

「皇上!?」他愕然。

 

「快鬆手!」他冷靜。

 

李臥炎被臉色遽冷的水無情這麼一開口命令,隨即便在咬咬牙之後鬆開了攀著他腰間的大手,緊跟著的是水無情失去了束縛,單手抓著匕首一路下滑,往下墜落的趨勢讓他頓時咬緊了牙關忍耐著,「唔……

 

「你可以鬆手了!」

 

聽見了命令的李臥炎讓自己鬆開抓著小樹的手,跟著起腳往下縱躍,果然安全無虞、比水無情更加快速地降落在下頭凸起的平面上方;當他跟著一個仰首時候,在他眼前的水無情就像花瓣一般地即將飄落於地,於是他連忙趕至他的下方好準備接人。

 

「皇上!」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