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在夜色降臨大地前,尹衡和雪染回到了尹府。
一路上一直沉默的雪染教尹衡覺得奇怪極了,雖然覺得雪染那張藏著心事的臉十分惹人憐,他卻連問都沒問一句。
因此,在眾人訝異的眸光下踏進門之後的兩人直接進了房,但是,尹衡沒多久便換了一套衣衫,再度走向雪染的房門口前,恰好碰上了端來晚膳的凝姨。

「大少爺...」凝姨驚訝地瞅著一襲灰袍的尹衡,「您怎麼還沒到飯廳去呢...?還是我幫您把晚膳拿到您房裡?」

尹衡搖首。
「沒關係,這個...」指著凝姨手中的托盤的尹衡垂首,然後再抬頭,「是雪染叫妳端來的?」

她搖頭否認,「不,不是,因為雪染少爺他一直沒有出房門一步,所以...」凝姨蹙著眉,擔憂地望著雪染那善依舊緊閉的門扉瞧。

尹衡一聽,隨著訝然又帶點懷疑地擰眉,跟著看向房內那毫無動靜的狀態,疑慮心起,遂伸過大手端走凝姨原來要給雪染的食物,並且朝她說:「這樣,妳先下去吧!這兒我來...」
該不會是雪染又想起了他被綁架的事吧?
尹衡狐疑半天,也不太確定。

「是的...」凝姨馬上迴身離開,但是大少爺和雪染奇怪的行為已在她心底結了一個很大的疑問了。

好像自看廟會回來之後的兩個人就都變得怪怪的...
尤其是雪染少爺在廟裡住了一天之後,更是像換了一個人似的安靜...
雖說雪染少爺的話本來就不多,但是回來之後便失神落魄和不發一語的樣子還是第一次。

這實在是教人難以不起疑。

沒錯,尹衡並未告訴眾人,雪染遭人綁走的事,一個字都沒透露,僅託詞說是雪染在廟會過後,突然打算在廟宇住上一天,因此才沒有跟他一起回到尹府。
眾人因而不知情地被瞞於鼓裡。

尹衡小踏步進了雪染那道沒有鎖上的門裡,一進門就見他坐在床沿上發著怔,眸光散逸地抿著唇,好像在思考著些什麼。
眸光一斂,尹衡仰首呼了口氣,然後暗暗大吸了一口氣,走到失神的雪染面前悠悠地啟口:「雪染...」

那聲像是在壓抑著什麼情緒的呼喚使得雪染慢慢回過神來,瞳孔漸漸聚焦,看清了原來在他面前的人是大哥尹衡。
那記憶透過尹衡的俊顏慢慢地由朦朧轉為清晰而顯得更加清楚了。

雪染默然又哀哀地望著尹衡,看著他走近他,然後坐在他身邊,隻手握緊他的纖手試探地問:「怎麼了?」
然而,雪染不言不語地瞅著他,哀悽地垂眼,唇角下垂,輕輕地伸出右手來,慢慢撥開尹衡的大掌覆蓋,唇邊的輕語竟清楚得像是比原來的聲音還大過好幾倍般。

「...對你來說,我到底是你的什麼人?」

尹衡倒吸了一口氣,瞠目。
他不知該怎麼回答,也不能回答。
因為...

「是因為你不承認我母親的關係,所以才不要我當手足?...」雪染靜靜地反問著,沒料見自己為了這句脫口而出的話而惹怒了尹衡。

尹衡拚命忍住想對雪染大聲吼叫的情緒,咬牙:「...是這樣沒錯...」天知道他忍得多辛苦...!
這一切的不幸都是他的生母朱倩害的!
如果不是她,他們父子會在一起更久的時間!
他也不用自己獨撐著尹府,撫養朱倩留下的小弟尹雪染。

昨夜的夢也一直在提醒著他,復仇的時候該到了...

忿恨無止息的尹衡黑著臉龐,大力又粗暴地扯過雪染的纖腕,逼他與自己對視,尹衡對雪染一句句地吐出他累積到現今所有的怒火,像座快爆發的火山般的臉色直教雪染駭異不止。

「尹雪染!你聽好了!以後你要代替你母親贖罪!你母親欠我的,我要從你的身上討回來!...」尹衡於失控的邊緣,怒地吐出這番話,然後將手一放、大掌一揚地推過雪染,仰首冰冷地瞪著因為害怕而掉著委屈的淚水的雪染。

接著的,尹衡冷睨了雪染淚流不止的小臉,轉過身摔門離開...

「嗚嗚...」雪染將螓首埋於被褥裡頭,咬唇失聲痛哭,心頭的痛楚一波波地像浪潮狂湧而上...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