梳洗完畢之後的雪染同凝姨一起要到廳裡去。

一清早的雪染忙著打理自己的外貌,心繫著要去出門晃晃的他很快便弄好了,他一身雪色長袍和一件紅色短褂,腰繫同款顏色的束帶,襯出他那纖細的腰身,也由於他不愛束髮,所以還是沒讓凝姨替他綁起來,像一片瀑布地披散於腦後。

凝姨拿他沒辦法,只好依他。
雪染露出頑皮的笑容,吐著粉色舌尖。

兩人沿著迴廊彎彎繞繞之後相偕來到大廳,並沒看見半個人影,只有一桌還無人用過的早膳擺放在圓桌上頭。

雪染疑惑地瞥著凝姨,凝姨知曉雪染那沒說出的問句,於是主動離開雪染身邊,改由一邊的花廳步入,果不其然地裡頭看見主子尹衡正端著臉龐交待了新任管家一些瑣碎的小事,看來似乎是那管家沒什麼經驗,又犯了什麼尹府的忌諱吧!

等了好一會兒的凝姨看著尹衡斥退了管家之後,她才慢慢靠近尹衡,並且跟他報告雪染已經到了大廳準備跟他商量一件事的事情。

尹衡抿著薄唇,看來好像不太高興。

或許她不該帶著雪染少爺來找尹衡少爺的。
凝姨害怕地思考著。

不過,沒想到尹衡竟然微微地歎了一口氣,率先走出小花廳,並且在轉過身後對著他背後的凝姨道:「妳先去替雪染拿來我房裡的桌沿擱著的那條長髮帶...」

凝姨應好,於是跟著尹衡走出花廳,在門口碰上了還未進門的雪染,跟他眨了眨眼,要他上前去跟尹衡提點出門的事情。

雪染隨之苦笑,因為他看懂了凝姨的意思,但是他還是很怕一口被回絕了,於是戰戰兢兢地硬著頭皮靠近尹衡,正在開口之時便聽得尹衡自己先發出疑問。
「凝姨說你有事要跟我商量?」冷眼覷向雪染的不安,尹衡走上前,在桌前坐下了,二話不說地開始拿起箸來。

「是這樣的,大哥...我想要出門...」雪染偷偷瞄了眼尹衡動箸夾了一塊肉到自己碗裡,輕語。

突然地,尹衡在雪染那愕然的眸光下放下箸,回頭瞥著他。

「我不是你大哥...」冷淡道,「我從來沒承認你娘是我娘...」

雪染聞言,怔愕地瞪眼,看著尹衡的那冷血無情的表情,他突然覺得尹衡...
真的變了。

「以後別讓我聽見你喊我”大哥”...」尹衡不悅地皺眉。

雪染無言地收回驚詫的臉色,一抹哀傷偷偷蔓延上心頭,也就在此時的,凝姨拿回了尹衡交待的髮帶,一踏進門就感到一股不對勁,冷空氣悄然地來回激盪著,令凝姨悄悄地打著哆嗦。

難道...又怎麼了嗎?

凝姨蹙眉思考,看著雪染那僵硬又失落的神色和尹衡頗不自在的面色,狐疑又犯了。
在尹衡把目標轉向她之前,凝姨趕緊打圓場,拉著雪染說:「欸~您跟主人提了沒?」故意裝著沒發現雪染那不豫的神色的凝姨繼續說:「您不是想請主人讓您跟著出門嗎?雪染少爺...」

「凝姨...」木然地回視著替他說出來意的凝姨的雪染,已經不太想出門了。

沒想到在此時的尹衡忽然回頭望著凝姨,朝著她問:「要妳拿來的東西呢?」打破了僵凝的空氣的尹衡的這句問句使得雪染微訝異地瞥著眼瞧他從凝姨手上接過一條紅色的髮帶。

那是...?

在雪染還猶豫、驚愕之時,他已讓尹衡拉下來坐到他身邊,然後瞅著尹衡輕攏他的髮,替他結上。

五味雜陳的心情在雪染的心上晃盪著。

他不清楚尹衡究竟在打什麼主意...

「好了!」尹衡替他束好那頭髮絲後,裝著若無其事,「如果想跟我出門就要快些用完早膳...」話鋒一轉,「我今天有筆生意要談...」

聽見這一連串的話的雪染的情緒由不悅轉而回到愉悅,臉上終於綻出微笑的那抹燦爛讓尹衡見了差些忘記呼吸。
隨著雪染微笑,然後飄然地回眸動箸的動作,尹衡聽見自己的心跳急躍地跳動...

雪染...

隨之而來的,尹衡的理智告訴他,雪染是那女人的兒子,是他該恨的對象...
因此,讓自己的情感左右自己的意念的尹衡決定了一件事。

那就是──
他的復仇計劃不該再擔擱了...

他要向那個女人復仇...
而,雪染就是他手中的一顆好棋子。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seelier / Beth 的頭像
seelier / Beth

§ 鏡花水月‧玲瓏幻象 §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