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早膳後的不久,尹衡讓管家備好了馬車,於是在凝姨和管家在大門口的目送之下,自己和雪染搭上了馬車,讓馬車咿咿軋軋地駛離尹府門口。
尹衡的目的地是城西的那家圓滿酒樓,他已經與對方約定好了,在午時要見個面,然後相談下次的合作案。

車後的尹衡瞥著與他對面而坐的雪染一臉沉思,尹衡沒說會帶了個人去,對方不知會不會不悅?...

他其實不太想帶他出門的,尹衡的目光隨著雪染垂首,一閃。

不多時,雪染在搖晃的馬車裡頭抬起頭來,眸光輕盪:「大哥...唔...」

尹衡那精銳的瞳眸一閃,唇微抿著,不過卻在下一秒鐘泛出一抹邪惡的微笑,不管馬車裡頭要容納兩個男子而顯得很擁擠,硬是要靠近雪染。

拉過雪染因他的動作而微抖了下的纖手,瞅著他受驚的臉龐,尹衡突然覺得想作弄他一下,想看他像隻受驚的白兔般為他抖顫著身心。

「你又忘了...」尹衡的目光泛起邪念,薄唇一抿,接著露出一抹別有所圖的微笑,伸手撫過雪染那白皙又透明的雪頰,盯著他為了他突如其來的作弄而微微紅了臉,撇頭,纖手卻傳達給他一種”雪染害怕他”的訊息,讓他不禁地自心底冒出輕笑,「別喊我”大哥”!」似乎心情很是愉快的尹衡撫觸著雪染的頰,把他拉進自己懷裡。

雪染猝不及防地一個被拉扯,整個人隨著晃盪不停的馬車順勢地跌進尹衡為他展開的懷抱裡頭,掙扎不得,「大...尹...衡!」

沒搭理雪染的驚聲尖喊的尹衡笑了笑,大掌邪意地侵入雪染的後腦,小心翼翼地伸入雪染的一頭烏髮裡,捧著,邊嗅聞著雪染與他不太一樣的清香薰染至他的鼻尖,令人心神都給勾走的微香讓尹衡不太想抗拒雪染的美。

仔細一瞧著雪染不再是當年哇哇啼哭的嬰孩了,現在幾年過去,他卻變成了翩翩如仙的美麗男子...
時間過得還真是很快!

雪染遞過尹衡像要透視他的全部的眸光,那被侵擾的不舒服感覺自心底漫起,雪染想掙脫卻沒有辦法,只得與之沉淪直至滅頂...
待他的一張小臉被扳正了,望著尹衡那專注瞅著自己的眸光,雪染像是要醉了般的紅著雙頰,垂著睫的他為了掩飾心底的波瀾而硬聲打破了雙方僵持的沉默,開了口。
「...你...放...」

話都還沒說完的雪染被尹衡那突然靠過來而顯得放大的俊臉和那溫暖的唇瓣給嚇得四肢僵硬。
皺眉又睜著眼瞳的雪染不可思議地看著眼前的男人,他的大哥,正陶醉地吻著他。

驀地,尹衡好像不太高興雪染的沒有反應和那張臉上的驚訝模樣而睜眼,一隻手隨著覆上雪染那雙美眸,讓他感受一片黑暗襲來。

「尹衡!」雪染驚叫,想扳開他覆在自己雙眼之上的大手卻揭不掉,氣怒的他也因此讓尹衡更加有機可乘。
「你...唔...」被堵住了唇瓣的雪染只能咿咿呀呀地出聲,偏偏左手也給制住了,沒有辦法發揮,右手只好不住地搥打著尹衡的肩,結果,連右手也被握住,整個人被壓上馬車的木牆上無法動彈。

「...唔...唔...唔唔唔唔唔...」

尹衡心一動,隨著雪染的反抗愈來愈激烈,突然一陣疼痛闖入腦海裡頭,微鬆開了對雪染的箝制。

頭一偏的雪染將額際靠於冰涼的牆面,小嘴不住地喘氣,嫣紅著雙頰的他現在沒辦法說出一句完整的話來,瑰麗的唇瓣邊沾著一點血漬,無力地抖顫著身體,眼眸如絲地微瞥著尹衡冷著面色正盯著他瞧。

糟糕...
他一不小心就──

垂著首懺悔自己的不該的雪染的眸底閃過一抹的失策,他根本不想惹怒眼前的豹子...

「...很好...很好,膽敢反抗我...雪染。」尹衡仰高著首,不氣也不發怒,微笑。

雪染的眸底掠過一抹害怕,抬眸瞅著尹衡又對他步步進逼,偏偏他只能像隻待宰的羔羊般的將背抵住牆面,沒後路可退。
一個把唇一咬,雪染的眸光閃爍得厲害。

「...我...對不起...」囁嚅著,「只是...我...」

尹衡忽然間又拉過害怕他的侵略而張開雙手、貼著牆的雪染,「不准反抗!」

眼底閃著不容置喙的光芒的尹衡,又半強迫地吻住雪染,雪染軟著身,偎著尹衡,雙手緊握成拳...

”不准反抗!”
這一道似咒的語句將雪染緊縛住,因此,提不起勇氣反抗的雪染只好乖乖地趴臥在尹衡身上,不住地喘息,赧顏,先平息他那胸口裡頭為此震顫、跳躍的心。

忽然間,馬車停止了往前駛,尹衡覺得奇怪地撩簾一探,原來前方有個廟會阻礙了車行,看樣子只好改道而行。
但是若是改道的話,一定會趕不及午時的約。

尹衡輕輕想著,回頭瞥著雪染也朝他靠來,跟著他撩開簾子的縫隙探視外頭的喧鬧而露出了淺笑。

眼見雪染如此興奮的尹衡一個攬住雪染的腰,避免他跌出馬車裡,並對車伕吩咐道:「你先到預定地去跟對方傳話,這個約會改成明天...就說我另有要事...」

「尹衡...?」雪染抬高螓首,疑問地看著他。

頭一撇,尹衡不願多做解釋,「反正到不了,乾脆下車看一看...」

雪染瞅著尹衡的樣子半晌,然後意會地微笑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