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衡已經自沁香院回到自己的書房裡,然後在晚上沒有出席跟爹爹和霍漣同桌用膳,難得地讓凝兒把晚膳端至他房裡頭,他已經醞釀了一晚。

他正在計劃一個天大的陰謀。
不管他這麼做會不會使得雪染在後來怨他、恨他,亦或是爹爹知情後的責備,他都準備一肩扛下了。

他想要的東西,他要得到手才甘心!

隔日的一早,尹衡讓侍女打水端到他的房裡讓他洗臉,接著再換上一襲的白衣服,那翩然飄逸的神態使得他看來非一般的男童那麼簡單。
精爍的雙目襯著兩道斜飛的眉,緊抿的薄唇和那張有如冠玉的臉龐似乎是得自爹爹尹寧的真傳。

但他身上那股隱約的溫文又聰敏的氣質卻又像是娘親曲香兒的翻版,有涵養而不形於外。

小小年紀便有種大人般的氣質。
他將來應該會是個了不得的大人物。

待他打理好自己的所有一切而不需別人幫忙時,常常給人一種難以親近的疏離感覺,因此,尹府裡的人們都不把他當成一個小孩,而是一個成熟的少年看待了。

踱著緩慢的步伐,尹衡像是在思考什麼事般的,露出了這個年齡的孩子該有的表情,不然平時的他都是緊斂心思不讓別人探察的。
走在長長迴廊上的他偶爾和幾名侍從擦身而過,聽著那一句句的巴結呼喊聲音,尹衡只是當沒聽見,然後慢慢走過。

「小少爺好!」

「您早!少爺...」

那幾句話似乎不讓尹衡放在心上。
人都是這樣的,哪邊有利就往哪邊靠去,這是生存法則。

輕哼了一聲的尹衡準備面見爹爹地來到大廳上,一進廳門就看見爹爹正摟著霍漣坐在椅子上頭卿卿我我的。

尹衡紅著臉,輕咳了一聲,剛好的,這個聲響使得正陶醉於尹寧的甜言蜜語的霍漣馬上被震醒,伸手推開他靠來的俊臉,赧顏。

尹寧面色不悅地撇嘴,朝著霍漣的眸光輕盪過去,見是兒子尹衡站在大門前方,雙手抱胸又一臉的興味十足,忙不迭地把霍漣摟得更緊,接著又端出笑臉輕問,「怎麼了?衡兒...」

「爹爹,我來只是想告訴你一件其他人都不知道的事...」

尹衡對著廳中四處站立的僕人們使了個眼色,要他們通通退下去,然後只見尹寧和霍漣覺得奇怪地互視一眼,霍漣不明白地搖首窩進尹寧懷裡,下人們已經領命地四散而去。

「到底是什麼事?衡兒...」尹寧面無表情地看向尹衡忽然衝著他就露出微笑,「你知道了些什麼嗎?」

尹衡終於在尹寧的一串問句中止住了微笑,「爹爹,您知不知道為何管家叔叔求去的真正原因?」說畢,闔上了唇瓣的尹衡在尹寧和霍漣的不解眸光之下笑得十分得邪惡。

「真正原因?」尹寧皺眉反問,「管家說是他有個親戚要他過去幫忙...」不確定地說著,尹寧對尹衡又突然地提起這個問題很是狐疑。
因為管家是當著他和尹衡的面掛冠求去的啊...

所以,這件事尹衡應該很清楚,又怎麼會舊事重提呢?
除非...

尹寧瞪眼,「衡兒?」

「爹爹,管家得不到你的夫人朱倩,所以含恨遠走啊!」尹衡笑得邪惡,他是故意把這件事挑出來說的,他要讓朱倩後悔莫及...

然後,雪染會是他的...。
呵呵呵...

果不其然地,初聽聞此事的尹寧臉色青白交錯地推開還賴在他身上的霍漣,讓她猝不及防地跌撲在地,驚懼瞳眸鎖住尹寧的咬牙含恨,顫著身子,回首瞅著尹衡那得逞的狐狸微笑,難道她懵懂無知地來到了不該來的地方、愛上了不該愛的人嗎!?

這...誰能給她答案?

霍漣安撫著驚嚇不止的心,臉色遽變。

「你說什麼...!?」猛地怒拍桌而起的尹寧氣得七竅生煙,被背叛的痛楚又湧上心頭,沒想到當年香兒瞞騙他,現在又是朱倩背著他和人胡來...。

「爹爹,我是證人哪!」尹衡微笑,「那天我路經了沁香院不小心聽見的...」

尹寧微質疑地看向他,「衡兒,你是路經沁香院才聽見的?」路經?沁香院那麼偏僻,衡兒是要去哪兒才會”路經”!?

「嗯!是呀...」尹衡撒謊撒得有點虛心,「不信的話,您可以自己去問繼娘...」

尹寧直直瞅著尹衡半天,確定他應該不會誆騙他,這才放心地說:「好,這件事我會自己查個清楚...」
眼見爹爹鬆了口的尹衡笑了。
原以為自己的計天衣無縫的尹衡可沒想到自己的一個莽撞決定竟害死了自己的爹娘...

疑根深種的尹寧在尹衡說了這件事之後,想了一個下午的他決定當晚到朱倩那兒把事實搞清楚!
也許...那雪染亦是她與人私通生下的!

愈想愈不甘心的尹寧忍住即將爆發的怒火,仰頭望著當空的烈日...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