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時後,躺臥於床榻上的雪染正準備幽幽醒來。

顫著眼睫、那略微蒼白的乾澀唇瓣微微開啟,輕吟了聲的雪染因為意識的再度甦醒而感受到自己的額上的痛楚,微蹙著細眉的他的眼皮悄悄地動了動。

而,自剛才就坐在床沿一直盯著床上的雪染的動靜的尹衡見他似乎有醒過來的跡象時,連忙抿了抿唇,整肅了自己臉上那看不見的失落表情,改以那懾人的炯炯目光直盯住即將醒來的雪染。

「醒來了?」

瞇著眼眸,尹衡見雪染正慢慢地睜開眼,一臉的迷茫的他看來有些虛弱地伸出一隻手來輕撫著自己的傷處,看來,他沒死成,反而去地府那兒繞了一圈之後再回到凡間。
雪染感到自己的頭隱隱作痛著。

「唔...」輕吟了一聲的雪染就著自窗櫺外射進的微弱光線,把來人看了個清楚,原來是他,尹衡。

瞅著雪染自榻上艱困地爬起來,半直起身的他僅著一件單衣,十分單薄,望見的尹衡連忙拉過衾被替他蓋上,引來了雪染那奇怪的注視。

「為什麼?」雪染想不透地抬首,那透明的小臉上嵌著一對柳眉、一雙美麗的雙瞳、挺直小巧的鼻和一張如花瓣般柔軟、弧度恰到好處的美麗唇瓣。

應該是遺傳自尹寧的俊和朱倩的美麗。

尹衡回視他,「什麼為什麼?」淡語地替雪染拿過一邊擱著、用以禦寒的大紅雪衣,回頭替雪染穿上,那專注又保護的模樣仍舊使得雪染覺得莫名其妙。

甚至於有點...

將雪染的衣帶仔細繫好的尹衡,順手替他攏好一頭烏髮,那微微自雪染髮間散逸而出的淺淡香氣讓尹衡微微失神。

「...你不是恨我?」瑰麗的菱唇吐出這麼令人心疼的一句話,眼眸底泛著疑惑與不解,似乎是被尹衡的態度搞混了。
恨他、怨他的尹衡竟然會出手救了撞柱而意欲尋死的他!?
這再怎麼說都有點不可思議...

望著那仰著的、對他發出疑問的絕逸小臉,尹衡竟說不出一句傷害他的話來。
多麼美麗的雪染...
既天真無邪又單純良善,不懂得怨與恨的他根本和他不一樣。

他是為了復仇而來,為了復仇而養大了雪染。
他選擇傷害他來報復讓他失去爹爹的恨...

尹衡的眸光在瞬間變得又深又沉,那教人無法測量的莫測高深不禁讓人的背脊微微一涼。
雪染在轉瞬間明白了。

尹衡...是來復仇的。

因為娘親已故,所以他找上他─尹雪染為代替。

雪染睜著水眸怔然地望著尹衡伸出手來撫上他的雪頰。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就隨便尹衡了。
他不想為自己或是娘親辯解什麼...

欠的就當償還。
雪染是這麼想的。

沒有回答雪染的問題的尹衡只是一陣的沉默。

「雪染...」輕呼一句的尹衡看著雪染在聽聞之時抖著長睫,唇瓣微抿,他一個使力扳住雪染的下頷,逼他與自己對視。
「...」
說不出的話語,只能以眼神代替傳達給對方。

雪染受不住尹衡仔細的盯視地微微赧紅了雪頰,撇頭、轉瞳。

他們之間的關係早在那一日的晚上過後就已經變質了,他已不再是那個只會跟在尹衡身後、天真又唯諾應好的尹雪染,而是知道了一切事實的尹雪染了。

但,最終的,尹衡還是逼迫自己說出了那句忍了好久的話...

「你的生命是我的...別忘記了你已經是我的了!」尹衡那道悍然的眸光緊緊鎖住雪染那張瞬間轉為複雜神色的臉龐和那想說什麼卻又全數吞回的微微開闔的唇瓣。

「...我不屬於任何人...」

雪染固執地抿唇,無聲地注視著尹衡的霸道,第一次從頭到腳把尹衡看個清楚的雪染知道,尹衡已不再是他記憶中的大哥了!

自他強要了他的那夜、自他意欲尋短的那日起。

只是...
他不明白,他活著並不能改變些什麼,起碼尹衡的怒與怨不會消失。
如果他不在了,尹衡才能自怨恨裡解脫,所以他真的不明白...

抬首偷覷著尹衡那有話卻偏不點明的樣子發愣,雪染決定走一步、算一步...

「錯!」尹衡怒瞪著雪染,像被踩到痛處般地扭頭瞪住他,隻手粗暴地扯過雪染的纖腕,看著他吃痛皺眉頭的模樣,雖然止不住自己心頭泛起的心疼,但他還是決意這麼聲明,只為讓他認清整個狀況,「怎麼?還需要我再證明一次嗎?」咬牙。

「不需要...」雪染想奮力推開尹衡壓上來的身,但是偏偏大病初癒,沒什麼力氣抵抗。
看著雪染眼底的厭惡,尹衡的心像是被完全掏空,空盪盪的什麼都不剩了,只餘一股凝重的悲哀感覺無止盡地蔓延著,像是要把他整個人吃乾抹淨地殘酷。

「你最好別再做傻事...」尹衡放開雪染,把他推回床沿,害得他一時沒注意到那反彈的力可能會傷了雪染,因此,雪染撞上了灰白的壁面,胸腔感受到一陣痛楚地喘不過氣來,背脊也疼的要命。

而且他的頭也跟著撞上了,”砰─”的好大一聲。

「啊...」痛吟的雪染抱住頭,清麗的臉全皺了起來,尹衡瞅著他垂首撫額,眼神閃過一抹疼痛,原本想要伸手安撫他,腳步卻在原地頓住了,像生了根般移不動,只能懊惱地瞪著自己那肇事的手掌發怔。

尹衡為免露出更多的情緒,因此快步步出沁香院,留下雪染一個人,無助的淚水跟著離去的腳步聲無聲地滑落...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