隔日。

地上的積雪稍微融了,一片綠色鑽出雪底,連尹府裡頭種植的那片松柏也抖落了白雪花,露出翠綠的顏色。
似乎在這場風雪過後帶來的了些微的生機。

當風停了、雪止了的這一日,穹蒼顯得陰霾。

房裡的雪染無聊的坐在露台上,身著一件淺色月牙白長袍,長髮披散在背後和肩上,衣角滑在纖長秀美的腳邊,纖背靠著繡有花鳥圖案的靠枕,托著腮的雪染滿臉茫然地望著被打開的窗外,聽著鳥兒啁啾鳴啼。

他躺臥的長椅邊放著一朵紅色的燄國產的稀有朱槿花,不知是誰送來給他的。

這樣一天天活著...
好無聊。

抿了抿唇的雪染的氣色似乎好多了,頭上的傷口也不再那麼疼,只是他一直想不通透的那個問題一直擱在心底沒有解答,在他思考之間,時間又匆匆地過了一天。

也許放任那問題存在著而不去尋求答案才是最好的吧!
微微地輕喟了一聲的雪染仰望著那陰鬱的天,自己也沒有最好的解答。

當凝姨在一早端著洗臉水進沁香院時就望見這樣的雪染。
抬頭看著天際,唇邊喃唸著她所聽不清楚的語句,神似朱倩的眉與眼讓她一個看呆了的,慌亂地打翻了水盆,熱水澆了一地溼漉,驚得雪染趕緊回眸探看究竟來了。

「是妳呀!凝姨...」雪染瞥了臉色略顯慌張的凝兒一眼,以為她是因為不小心打翻了熱水而慌,因而包容地露出微笑了。
「別怕...凝姨,我不會跟尹衡告狀說妳打翻水的...」

雪染那對著她的那抹躍上眉、眼間的笑,又讓凝姨大退了幾步,微愕的表情像是看見故人般的詫異。

「怎麼了嗎?」好脾氣地微笑著的雪染依然沒有發怒,只是歪著螓首,小小又似女子的臉蛋十分惹人憐愛,一頭烏髮悄悄溜過肩。

「啊...沒、沒有...」凝姨瞠著眼,然後快速地低下頭來,拿出手帕拭地,邊把水盆扶正並且擱置在另一邊。

「是嗎...」雪染也沒有再去追究為何打翻水,只是微微笑,接著再度撇頭而去,繼續望著雪停了的窗外,那一片銀白色引得他心癢難耐,想踏出凝香院走走,但又怕尹衡不答應。

回頭望了望凝姨那勤奮地擦地的動作,雪染的心底閃過一個主意。

「這樣好了,凝姨啊!」

雪染那聲輕盈的叫喚聲使得凝姨一個慌忙抬首,手足無措的她只得應聲,「什...什麼事?雪染少爺...」瞥著雪染那從容的笑意,凝姨竟有種不太好的感覺。

「我想出門走走...但是怕尹衡...我大哥會不答應...」雪染在提及”尹衡”之時,水亮的大眼眸閃過一抹光點。
照理來說,尹衡是他的大哥,他不該直呼直名諱的,為了不讓別人臆測他們之間的事,他還是小心點好。

畢竟”人言可畏”...

雪染淡淡地蹙眉。

凝姨沒有應好,不知尹衡是否會同意雪染的要求,因此她也不敢大膽地向雪染做保證。

凝姨望著雪染那不開心的側臉,把他跟他的娘親朱倩看成了一個人了。
「朱倩...」
喃喃的語句和這樣溫馨的叫喚沒讓雪染的雙耳錯過,因而訝異地抬眼覷向凝姨的雪染一個抿唇。

「凝姨...我娘她...」

再度聽見那禁止被提起的名字的凝姨一個抖顫,身、心都讓雪染的這句話給掀起驚濤駭浪。
尹衡是不准府邸的眾人再提這個名字的...

雪染看著凝姨那抹細微的害怕,擰眉了,也猜到了凝姨不太想提起他的娘親大概是因為他的大哥的關係。
因此,不願使她為難的雪染低首顰眉,歎息了。
「對不起...凝姨,我只是想問我娘她...真的和我那麼像嗎?」緩緩抬首的雪染對住凝姨已經收拾好全部後起身,她的眼瞳泛著不知所措。

是該提卻又不該提的名啊...
可是雪染有資格曉得他娘的事啊!

在心底交戰了許久的凝姨終於鬆口,透露了一點訊息,「其實你和你娘真的很像...既聰敏又美麗,但是...」頓住,「你是你,她是她啊!」

雪染聽至此,感激地朝凝姨一瞥,唇邊綻出一抹幽雅笑意,看著窗外不知害怕為何物、也不怕生地靠近他伸出的纖長細指,鳥兒的細爪停佇於雪染的指間上,睜著圓亮大眼地歪著小腦袋瞅著他。
「謝謝妳...凝姨...」

對著好似不明白雪染那風華的臉龐上所現出的笑容為何原因的鳥兒呆傻地看著他。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