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十七年後,尹府。

銀白的雪覆蓋整片的大地。
時值隆冬,冰寒的風雪輕飄的季節,無聲的雪白世界取代了春、夏的熱情,秋的爽朗,冬季帶著秘密安靜地來臨。

尹府裡頭一片的靜謐。

自十幾年前的那夜,尹寧與妻子朱倩雙雙離開之後,尹衡和尹雪染在尹府內,不知天、不知地的活著。
靠著爹爹留下的龐大的家產過活的尹衡,突然在前幾年時發現他必須為尹府賺進更多的財富以供養他和雪染所需,還有一些額外的支出。

在他滿十六歲的那年便正式地接下了尹府的家業,成了尹府的主人。
其實,在爹、娘離開之後,他就有接棒的打算,奈何他的年齡實在太小,空有一個名氣,無法行掌權之實。

小小年紀的尹衡怕給人瞧不起,於是請了尹府的帳房替他投資許多事物,處理大、小事情,賺了不少錢的尹衡被要求與帳房管家平分,尹衡無可奈何只得照辦,小不任則亂大謀,雖然他真的挺厭惡帳房的貪得無厭。

所以等到他十六歲時便開除了帳房,沒了絆腳石的他做起事來果然輕鬆不少,隨著他的大刀闊斧的動作整頓了尹府的家業,他的名氣慢慢地像一團霧氣般慢慢散開。
名聲遠播於風國、燄國、麟國的尹衡也結交了不少有權有力的人士。

大至宰相、小至富商、平民。

日夜都忙得不可開交的尹衡當然地對雪染便少了幾句關心的話,也沒見上幾次面。

何況,居於沁香院裡頭的雪染十分不愛與陌生人親近,或許是與他足不出戶有關係吧!
好幾次,尹衡邀他到他的船舫上作客,和幾位大人見見面,都讓雪染一次又一次地以”身體不適”而婉拒了,為此的尹衡實在有點不高興。

不過,這也讓尹衡的生意往來者對尹衡的小弟十分地好奇。

其實,之前的尹衡對雪染很照顧,無一不順,但是雪染不知為何的,老覺得他和尹衡不該是這樣的關係...。
說不上的奇怪感覺。

聽說他是娘親是爹爹的繼室,尹衡便是大娘所生。

自從多年前,爹爹和娘一起離開之後,尹衡便獨自撫養他長大成人,對他來說,尹衡就像是他的爹爹一樣。

自小,他的身體就十分的虛弱,禁不起一點折磨,所以尹衡不讓他作東、作西,反而把他安置於娘親生前住的沁香院裡頭,並且要許多人服侍他。

這樣備受呵護的感覺實在是很沉重。
有時候,他會突然發現尹衡看他的眼神充滿了無邊的怨恨,好像是他搶走了他的什麼重要東西似的。

開口問尹衡原因,他卻逃避地轉過頭,一句話都不接地沉默著,讓他十分狐疑和不解。
究竟...是什麼原因,尹衡對他有什麼誤會嗎?
老實說,這個謎到現在他還不曉得...

他以為...他們會這樣過一輩子吧!

沒想到在秋天的一個風大的夜裡,他終於曉得了他一直沒解開的那個疑問。
經由他的苦苦追問和自下人們口中探來的一點消息的雪染,在受不住他的追問的尹衡大吼、嘶聲地說出那段應該沉於水池底下的往事。

恨意矇住了尹衡那雙精銳的瞳眸,使得他對雪染做出了那件違背倫常的醜事。

最後,總算知道了一切的雪染並未責備他的殘酷行為,反而在事後不言不語地起身著衣,沒有說一句話的沉默嚇住了尹衡。

雪染太善良,捨不得責難他,自己卻完全承受了這整件事情、這個大錯誤,他寧願雪染揚手打人或是生氣,也好過他這樣不聞不問地就把錯誤扛在自己那纖弱的肩上,令人懷疑他的肩是否真能一肩挑起。

因為雪染明白,是他的娘親太傻,愛之深、責之切,爹爹受不了被娘親的背叛的痛苦,因而失手殺了娘親。

爹爹應該是愛著娘親的吧...!?

如果真是這樣...
那麼他尹雪染就該為娘親所犯的錯誤贖罪...
背負著一條血債的他不能活得如此得理所當然...。

所以...

尹衡得知雪染倒下的時候是在他要了雪染的隔日。

據下人們說是雪染坐在沁香院中賞雪的時候,趁著支開所有人的時間裡,把自己的頭撞向一邊的大紅欄柱上...

當他們一回到現場的時候,雪染一臉雪白、長髮飄散,雪白的額上還帶著明顯的紅腫和血漬,孤弱地倒在亭子裡,悶聲不響...

眾人便通知了在城裡的酒樓中與人談生意的尹衡回府,並請來了大夫替雪染包紮傷口和診斷。

而尹衡在接獲消息之時便連個招呼都沒打地自席間離開。

尹雪染...究竟是個什麼樣的人物?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