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從曲香兒歿後的幾日,尹寧不吃不睡地日夜不眠守在木棺旁,看著那素白的佈置和愛妻的牌位,往事一幕幕地湧上尹寧的腦海裡。

他們相識和相戀,沒有歷經大風浪就順利地結合了,婚姻更是美滿到連旁人都羨慕不已,本來他們還有更長的未來要一起渡過的,現在他卻只能對著棺裡頭的無言屍,默默掉著男兒淚...。

究竟是怎麼樣的命運捉弄呀!

不只是讓他們夫妻天、人永隔,還一併打了個讓他永生沒有答案的活結來...

悲哀、痛苦都無濟於事了,他要的那個問題的答案和曲香兒一同湮沒於另一個世界裡了!

紅著眼眶看著棺木裡頭那正安穩地躺臥著的親愛的妻子的屍首,尹寧悲從衷來,淚水流個不停,好像有許多話還沒對妻子說完,她就突然放開他的手,與他分道揚鑣了...
而且還是”永遠”...

共同約好要遊遍各國的約定,現在已經無法再實現了...
尹寧號啕大哭。

愛妻...香兒啊!
妳可知...為夫的還沒有好好地看過妳,還沒有聽妳的解釋,妳怎麼捨得拋棄我和兒子呢!?

尹寧仰頭,任淚水奔流,想令其帶走他的哀痛...
但是,心在跳,只要還活著就會感到痛楚蔓延四肢。

◎◎◎

人,會老會死。
不管是什麼動物,只要存於這世上的生物,終有一天都難逃一死。
這是”人”的世界。

塵世之人,不外乎那些醜惡之事,爭權奪利、殺人越貨,或是爭一口氣,諸如此類的事不勝枚舉,有別於神仙世界的超脫與悠然。

在這個千奇百怪的世界裡,每一個人,拚命地、努力地想要活下去,所以可以不在乎其他,放手一搏自己想得到的。

時光飛逝。

曲香兒死後有了一年之久的尹府。

這年時值即將入秋的時節,由於風國不只富裕,天生的環境也好,農作物可以每年三收,可說是四季如春。
風國首都的人民們過著富足的生活,尹府家大業大,更不用說了。

尹府位於風國與外國互通有無的海港─”青之岸”的附近,得天獨厚的地理位置使得尹府的海運生意經營很順利,況且,尹府不只經營海運往來,也營收酒樓生意,當然還有其他零碎的生意版圖,因此在很久以前便躍升為風國的首富。

現在的當家是前年喪妻的尹寧,外傳他傷心於妻子的驟逝,留下了一名稚兒沒人教養的憂慮下,今年剛娶了一位酒樓掌櫃的掌上明珠,名喚”朱倩”,芳齡二十。

朱倩的外表亮麗,一頭烏髮和一張清秀的小臉,但卻有著一顆纖細秀弱的心,是掌櫃的手中寶。
因為她立誓要嫁一個自己喜歡的人,又一直沒碰到對的男子,才拖到二十的高齡還雲英未嫁。

另一方面,也是朱掌櫃的捨不得女兒太早離開他,就這樣蹉跎著,朱倩都二十了還未許人。

由於尹寧常常因為交際應酬而前往酒樓消費,隨著次數愈來愈多,不只讓朱倩認識了他,還一併偷偷愛慕他。

尹寧年輕俊俏,風度翩翩,擄獲不少待嫁女兒心的他雖然成過婚,但是由於他的身價日益水漲船高,傳說他對待前任病死的妻子也好到不能再好,也有不少姑娘傾心於他,想做他的續弦夫人。

所以,朱倩也暗自許下芳心,不時藉著端送菜餚之便偷覷著那位年輕商賈。
沒多久的,朱掌櫃的發現自己最保護的女兒竟然對尹寧有意之時便也想乾脆撮合他們兩個。

朱長櫃的找了天,問過女兒的意思之後,便選了一天到尹府拜會尹寧。

尹寧在朱掌櫃的說明來意之後,念著兒子尹衡得需要一個後娘照顧,自己又沒有中意的女子,所以便草率地答應了這門婚事。

最後,兩家在慎重地商量過後,於一個月後成婚...。

誰知道這竟是另一個不幸的開始...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