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夜。

尹衡替那位酒樓的美人贖身之後便帶著她回到夜深了的尹府裡。

其實他並非是真心地想替身邊的歌妓贖身的,只是想藉著她來痲痺自己的神經,停止自己對雪染的真情摯愛,因為他是他欲復仇的對象。
他不能放任自己對雪染動情...

那會對不起他的爹爹。

尹衡心情複雜地與那名美人一同踏入尹府,僕人們見他們十分的親暱,也沒敢說什麼,只當這一位姑娘是尹衡又不知是自哪名富商手中帶回的獻禮,一邊盡責地打開了掛著兩只燈籠的尹府大門讓他們進入。

管家笑咪咪地迎過主人和這位嬌客,機伶地讓其他人再去整理了一間廂房打算安置這名美人,但是卻讓尹衡抬手斥回,只見尹衡睜著精銳的瞳眸對著管家小心翼翼的那彎腰鞠躬模樣,說:「她和我一起住凝香院就行...」

管家應好,連忙讓僕人再去備一席酒菜,更加惹得尹衡不悅,發聲:「這麼晚了,廚子們早早歇息了,別擅自傳我的命令!」

這三言兩語讓管家覺得尹衡真是難以侍候極了地臭著一張臉,低著頭答聲。

如果不是缺家用的話,他豈會給人做奴僕使喚!?
他也有自己的自尊心的!
管家暗怒於胸,尹衡卻是連看都不看一眼地就帶著那嬌客走往凝香院的方向去,更加教管家聽著身邊還未散去的家僕的小聲的嘲笑、交談聲而難以抬首。

哼...是主人就了不起嗎!?

管家慢慢抬頭望著兩人遠去的方向暗咒出聲。

◎◎◎

於荷池邊呆坐的雪染睡不著。
只要一躺於床上,他就會想起以前的舊事和現在他與尹衡的點點滴滴,是愛孰恨的奇怪感覺啃咬著他的思考,讓他根本沒有辦法真正地闔上眼睡去。

於夜裡頭端坐許久的雪染失神地垂首,眼眸渙散而去,長髮沒有束起地任它披在腦後,襯著那張雪白小臉顯得更加纖弱可欺。
一身瑩白的衣衫讓他看來更加柔弱。

他明白,思考那麼多,對他來說是沒有用處的,既不能解開尹衡的心結,也救不了沉淪的自己...
也許這一切都是個錯誤!
原本,他便不該活著存於尹衡的面前,當然也就沒有這些事情發生了...

不知道娘親有沒有思考過這個問題?

雪染抬頭仰望漆黑的天際,月兒如鉤,沒有得到答案的他緩慢地在夜風中起身,翩飛的衣角掠過腳踝,雪染開始邁步回到屋內,但是隔著不遠,卻聽到凝香院中傳來女子的嘻笑聲音。

雪染的心痛又像是發病般的開始蔓延於胸,他像著了魔一樣地轉開步伐往凝香院瞧去,果然在院前發現了尹衡和一名女子,她嬌嬌弱弱的偎於尹衡的懷裡,露出滿足了微笑,那種帶著抹幸福的笑容刺痛了雪染的眼,心下一揪,差些無法喘息。

如果她才是正確的選擇的話...
那麼他跟尹衡又是什麼樣的關係?

他還以為自己只要不看、不聽,便不會痛...
以為自己可以成為尹衡的唯一,沒有誰會介入,也只有他才能救得了正在與怨與恨交手的尹衡...
可是,他好像錯了...

看著那兩人親愛的模樣,他...
想逃!

一思及此的雪染咬著下唇、忍著淚即將奔流的焦急、轉身急奔而去。

隨著那抹翩影轉身而去,那揚飛的淚在雪染的身影消失於原地後才來得及落下...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