待雪染回過神來,他指間停留著的鳥兒已經一個振翅飛走了,他呆呆地望著鳥兒離去的影子,看見了一根白羽在空氣中打轉了幾圈之後飄落至他的掌中。

什麼事物都留不住。
該離開的會離開,該留下的便會存在。
雪染微微低著首,額前的幾綹髮絲蓋住了他的額,覆住了綁著白布條的傷口,丹紅的唇一抿。

凝姨見雪染低著頭不知道在思考什麼,於是主動地走了過去,隻手拍上雪染的肩,輕呼:「雪染少爺?」

瞬間聽聞的雪染趕緊回過神,抬起頭來對著凝姨的關切露出微笑,垂著眸搖搖頭,讓一頭烏髮隨之飄散搖動,看來有點絕麗的魅惑,還為了凝姨呼他為”雪染少爺”而皺了皺眉,「我沒事...凝姨。」

凝姨皺著眉,「如果頭還疼的話就別勉強了...」

雪染臉上那朵瞬間綻出的美麗微笑讓凝姨打住了話,「不...不太痛了,凝姨,別大驚小怪的...」

凝姨不贊同地鎖著眉頭,為了雪染說她大驚小怪有點不高興,這孩子是朱倩夫人的唯一兒子,她當然要替已逝的夫人照顧好。
不過,雪染這孩子倒是同他的娘一樣善良得緊,連隻螞蟻都捨不得踩死的個性實在是教她非常擔心。

怕他受到一點傷害吧!

從前是因為雪染的身邊一直有他名義上的大哥尹衡給保護著。

但是...現在似乎有點不一樣了。
這對兄弟自前幾天的那次爭吵之後,相處的模式好像悄悄地改變了。

凝姨覺得奇怪地一直瞅著雪染的側臉直瞧,好像發現了哪些的不對勁,可是卻無法很具體地描述出來...。

望著雪染那張秀美的容顏依舊,但是仔細一瞧的,其中好像又夾雜了些不一樣...
唔,奇怪了...
應該是說:雪染以前只是清麗柔弱,現在卻多了點少婦的清豔!?

凝姨愈想愈覺得離譜,卻沒想到她的推測是正確的。

雪染回眸來時就發覺凝姨一直盯著他看了好半天沒有出聲,不在意地笑了笑的雪染只是開口詢問:「凝姨?怎麼了?」

被雪染這麼一喚,凝姨像是被抓到做了什麼醜事般的嚇了一大跳,拱起背來,神色慌張。
「啊!喔......」
雪染頓時啼笑皆非,來回望了凝姨好幾次才又繼續說話:「我只是問您怎麼了?」

凝姨擠出僵硬的笑容,直搖手,「沒!沒有啊...什麼都沒有...」

瞥了眼凝姨那”此地無銀三百兩”的狀況,他忍不住笑了出聲,隻手撫著額際,笑得整個人一聳一聳的。
「呵呵呵...」真是的...

凝姨陪著笑。

然後,下一秒的,雪染將面色一整,轉頭對上凝姨那跟著止住的笑容,央求道:「凝姨,拜託妳去跟我..大哥說說吧!讓他帶我出門...」
凝姨為難地把笑一斂,欲言又止地瞥向雪染那哀求她的瞳眸輕泛著點點水光,任誰見了都不忍心拒絕他的任何要求。

凝姨只好點頭,答應幫雪染詢問尹衡的意思,「好吧!雪染少爺,其實你自己去跟你大哥說會比我的一句話還有用...」

雪染一聽,先是愕然地一個抬首看著凝姨的無能為力,接著失望地一個垂首,說:「難道說...妳不肯幫我這個忙嗎...?」

凝姨將眉一蹙,「不是這樣的...雪染少爺,我聽說今日尹衡少爺會出門一趟,不如我們現在就到他那兒去問他的意思...」

「可以嗎?」雪染高興地問。

凝姨望了望外頭,「應該沒問題吧!這時候的尹衡少爺應該還沒出門...」

一聽有出門的可能,雪染興奮得連眼瞳都亮了起來,他趕緊自露台上起身,然後直直拖著凝姨的手不放地往外頭走去,「那還等什麼!?我們現在就走!」

可是凝姨卻一反常態地不動,連腳步都沒移過半步,雪染再試了一次之後,扁起嘴來回頭望向凝姨:「不是說我們現在要去問嗎?」

「您要這個模樣出門嗎?雪染少爺...」沒好氣地扠著腰的凝姨立在原地提醒雪染,隨著凝姨的話,雪染望向自己那身月牙長袍的衣襟半敞,頭髮散亂得像個瘋子,腳上沒有穿著軟鞋,看來一副窮人家的樣子,非常狼狽。

雪染馬上意識到自己的失禮,赧顏。
「那...那我先梳洗好了...」撇頭去的雪染不讓凝姨見著他已然羞慚地紅了耳根...

凝姨微笑,「好吧!我先叫人替您再端盆熱水來...」

「嗯...」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