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緒紊亂的尹衡坐在他常去的酒樓的一個靠窗位置,耳邊聽著眾人的交談或是隨意的閒聊,偶爾還有小二的吆喝、招待客人的聲音、甚或是掌櫃的撥算珠聲。

”那就是─他真的愛雪染...”

猶記得昨晚,他在回府之前本想乾脆在雪染的飲水中下了毒以便一了百了的,這樣他也能自多年的怨恨中脫身,自己也得償所願地要朱倩後悔一輩子的...
沒料到,他竟然自己發現了這件事。

他是真的愛雪染...

尹衡皺眉地抬起自己的大掌,望著那隻手直瞧,心想自己昨晚差些就害死了雪染...

可是,他應該是恨雪染的呀!?
尹衡想不透為何自己對雪染...還有一點的留戀!?
他明明說過要他不好過的啊!?

煩悶的情緒齊湧心頭的尹衡隻手撫額,痛苦地閉上眼,他現在完全不知道自己該如何面對雪染,也不知道自己該拿雪染怎麼辦了...

恨,使他想殺了雪染。
愛,讓他想擁抱雪染。
愛與恨交織出一張網子將他緊緊束縛住,那動彈不得的窘況就是尹衡現在的寫照。

他愛上雪染果然是個錯誤...
尹衡掙扎著,雙手覆上自己的臉龐,輕輕呻吟,如果不是這樣就好了...
如果...

驀然地,尹衡抬起頭來,雙目閃著精爍的光芒,似乎是做好了打算。

雪染...

因為他愛他,所以...

殺。

尹衡那自指縫間露出的堅決眼神教人毛骨皆悚立...

◎◎◎

尹府大門口。

管家立於門前的兩只石獅前方,正在吆喝著僕人們掃著門前的一地落葉與飛沙,聽著風兒搖動樹葉的沙沙聲響、還有陽光刺目地灑落午後的地上,看著眾人皆汗流浹背,管家心頭突然有種莫名的優越感。

嘿!就因為他是尹府的大管家,所以不須跟眾人一樣打掃幹活兒的,一身輕鬆地盯好眾人,偶爾傳傳主子的命令就好,這種輕鬆工作到哪兒找啊!
而且尹府是大戶人家,工資給得也多,真是份肥缺啊!

若是主人不要那麼頤指氣使、仗勢欺人,那就更加完美了!

管家微笑地心想著,縱有不滿,看在這份差的銀兩多的份上,他就不再說了。

他看著灑掃的僕人們一眼,嘟嚷著地轉過身,就要踏上石階,「喂,你們勤快點,知道嗎!?」正巧說完的管家一個迴身之時,卻撞上了一個自樹下衝出來、莫名其妙的老頭子,那老頭子被這一撞,撞跌了,坐在地上哀哀叫出聲。

「哎、哎~跌死我啦!」老頭瞇著眼撫著摔疼的傷處直喊,管家沒耐心地朝他揮揮手,示意他快滾。

「走開,老頭子!等會兒要主子回來定罵我來著了...」管家不悅地轉身,卻被大地上的老頭子抓住腳踝,留下了他,說實在的,管家覺得那力道不像是是個老頭子該有的。

老頭子的眼閃著精芒,唇一撇,「怎麼?這樣就想走人啊!?還不扶我一把!」

管家見他如此兇他,心底也不太高興,但見左鄰右舍已經朝他圍攏而來了,管家這才心不甘、情不願地扶起老頭子,只見那老頭對著他笑得跟什麼似的,管家覺得很刺目,皺緊了那兩道稀眉。

「喂~先別不高興,你今晚到這兒來,我有好事要告訴你,如果你沒來,那你可錯過就別怪我囉!」故意靠近管家的老頭悄悄地附在他耳邊輕語,還露出一抹神秘微笑,讓管家覺得莫名其妙和半信半疑。

「啊...老頭子我沒事,謝謝你啊!年輕人...」老頭子迴身對著圍觀的眾人行了個禮,然後再轉過頭對管家眨眨眼。
「像你這種好心人,以後會”大富大貴”的!」特意強調了那幾個字,最後在管家的狐疑表情中轉身離開了。

這老頭...葫蘆裡頭賣的是什麼藥啊?
管家不解。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