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染不明白。

昨日,當他問尹衡”為什麼”的時候,他並未給他一個明確的答案,或許真如他所想的,尹衡會改變全都是那怨、那恨給害的,而他,是尹衡的一個復仇的媒介罷了。

尹衡對他根本就是不在乎的。

坐在沁香院偌大的涼亭中的石椅上的雪染身著一件白袍,搭上那件尹衡昨天替他穿上的大紅外衣,一個人安靜地坐著,賞雪。
雪染請凝姨將他的頭髮全數解下,他不愛那被綁著時的微微痛楚襲上頭皮,再加上他的額傷未癒,還包著雪白的布條。

白雪無聲地、幽幽地下在天地之間。
正如雪染的心,已經慢慢地變得冰冷,不想面對尹衡的復仇那般。

雪染仰首覷著天際邊的點點雪花孤伶伶地飄落到積了有點深的雪的地上,一頭烏亮的髮絲垂肩,失落的感覺突然讓他覺得他或許是像這雪花吧!

孤獨地飄零在這空間裡。

那一道道寂靜的聲音不住地迴響在這裡、他的四周,引得雪染的雙眼隨之染上孤寂,唇角微微下垂著,連他以前唯一相信的大哥現在都變了...

他不知道自己還能信些什麼。

也罷,他已經不太再想去思考什麼了!

雪染抿著唇,隨意尹衡去吧!
他沒有了可以相信的事物,那麼他也不再固執些什麼了...

忽然間,他想要做一件瘋狂的事。
雪染的眼瞳一閃,緩慢地站起來踱出亭子裡,仰首站在飄雪的天空下,感覺那白雪打到自己溫暖的身上和衣上,然後再行融化的冰冷感覺。

冰,是否一旦有了溫度就會融化?
雪染歪著螓首,仔細地思考著這個可能。

不過,過了不久之後,他淡淡的笑了...

呵呵,他大概是真的瘋了吧...
因為有些事是無法改變的。

但是,不去試試看的話,說什麼都是白說的啊!

既然如此,那不如...

脫去了身上披著的那件大紅外衣,大衣掉在雪地上,那紅與白形成一抹耀眼的對比,而,雪染少了一件禦寒的衣物,便在飄著雪、颳著冷風的的天氣之下,獨立於雪地之上,接著微笑了起來,縱使再冷、再凍,等到冬季一過便又是百花齊放的春天了呀!

那時候,不管多厚的雪都會融的。

雪染就這樣想著、想著的,紅唇揚起一道優美的弧度,就這樣伸長了手臂在雪地裡旋了幾旋,隨著衣裾的飄動,彷彿如雪中的仙子般笑得笑容燦美,腳上的軟鞋隨著雪染的足尖一點、一收間,恍然間,一只鞋鬆脫而去,讓雪染的一隻纖足直接踩上了雪地上的積雪,一陣冰涼馬上竄進腳底,直達心肺。

”好冷...”雪染的心底如是想著,低著頭望向足尖,所有的動作也停下來了。

低著螓首、垂著眼,讓長睫覆住眼底真正的想法與情緒的雪染,發現自己的耳邊忽然傳來一道凝重的腳步聲。
步步沉重的足音引得雪染一愕。

怎麼?
尹衡不是還有很多事要處理嗎?

雪染回眸,神色複雜地望著尹衡朝他走來,眼帶責備地看著雪染足上的一只鞋已經躺在一邊的雪地上,收到此訊息的雪染知道尹衡正在生著氣,因為他瞪著他的眼好兇。

「...你應該不是個孩子了!」淡淡的語句就這樣溜出尹衡那張利嘴,他的表情顯得很是不悅,但還是彎下身來替雪染撿起地上的鞋,接著朝他走來,在雪染那雙瞠大的不敢置信的雙眸底下,尹衡拉過雪染,在石上坐下。

「尹衡...」雪染訝異地張嘴。
因為尹衡竟然半句話都不答地替他穿上鞋子。

有好一陣子,雪染轉頭,不讓尹衡發現他臉蛋上有抹可疑的紅雲停佇,纖手緊握住了自己的白袍衣角不放。

握住雪染那纖細的白皙足踝,並替他套回鞋子的尹衡垂著頭沒讓雪染發現他眼底的一抹光。
「為什麼在這麼冷的天氣裡還要做這種事?」

雪染淡淡地覷了他一眼,放下那隻穿回鞋子的腳,「...我想試試我能否融化冰雪罷了...」

「......」尹衡沒有說話,僅是以一種奇怪的眸光看著雪染。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