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倩和尹寧成婚那日。

夜色逐漸在即將燃燒殆盡的紅燭間衰微,窗櫺外頭透著青光,已經即將天亮的時刻,原本頭蓋紅巾的待嫁的嬌柔新娘已然死心地把重如千金的頭蓋摘下來擱到床沿上頭,明眸暗垂著,濃密的長睫覆蓋了她眼中的哀怨,等了一夜的疲憊和灰心讓她不言不語,獨坐床沿、獨守空房的哀怨讓她的眼底含淚。

為什麼不回來?
為什麼讓她一人獨守於火紅的喜字和燃燒的雙燭前?
迴看四周的喜色,朱倩只覺得委屈至極。

桌上的交杯酒和酒菜還擱著,已經冷卻的溫度就如同她的心,被凍結般的冷意悄悄然地直泛起心頭,朱倩情不自禁地打了個冷顫,好冷!

弄不懂為何尹寧徹夜為歸的新嫁娘,朱倩紅著眼兒,猜想尹寧或許是在新婚之夜想起了他的娘子,他的前妻曲香兒而冷落了自己吧!?
會是這樣嗎?
朱倩並不知道自己才剛進尹家大門就要這樣被對待,好好一個新娘,原是該被新郎捧於手心上呵疼的呀!

奈何,世事不如人意,新郎偏偏冷落她一晚。
連個人影都沒有見到。

咬唇著自怨自艾的朱倩,望著天外那泛著光亮的天際,神傷...

◎◎◎

另一方面,書房裡的燭火被人吹熄。

俊俏的臉,歷經喪妻之痛的尹寧的眼底有抹疲倦,他歎口氣,吹熄了桌上的那盞照亮他一整夜的微弱燭火,心知肚明,朱倩大概會因他沒去洞房而怨怪他吧!
但是...

回眸瞥向床邊那抹熟睡的小身子尹寧忍不住露出了愛憐的眸光盯著他直瞧。
話說妻子曲香兒離開他們也有一年了,尹衡也七歲了,逐漸長大的他很需要一個女人讓他喚”娘親”,考慮到衡兒以後的生活,他要給衡兒最好的...。

當年愛妻沒說一句話就離開他們,據她的貼身侍女,凝兒說她唯一的心願就是要把小少爺...也就是衡兒,養大。
所以他一直記著沒忘。
畢竟這是香兒臨前的遺憾,而他會代她完成。

只是他一直沒敢問凝兒為何香兒要瞞她的病情的這件事。

他害怕聽到不堪的原因。

於是在香兒過世後,他讓凝兒自己選擇留下或是回到故鄉,很欣慰的,凝兒選擇待在他和衡兒的身邊。
雖然這樣,但這並不能對衡兒彌補些什麼。
那失去親娘的痛,傷口無法痊癒。

但是,這樣也好...
畢竟凝兒從前在香兒身邊服侍她,未來她還能把一切都再度還原,可以與衡兒聊聊他娘的事,即使香兒離開了,衡兒會永遠記得他的生母以供懷念。

「主人...」房門輕聲地被來人推了開去,年輕的管家和凝兒自房門外頭踏了進來,外頭已經漸露曙光的天色讓房內的尹寧曉得天已經亮了。

這時,恰巧雞鳴起。
三人仰頭望著門外,凝兒率先回過神來,道:「那我把小少爺抱走好了...」說著,正欲走向床前時卻被尹寧攔住。

「不...」緩慢地搖著頭的尹寧對著凝兒說:「妳先去備早膳好了!讓衡兒再多睡一下...他一夜纏著我,應該累了...」

凝兒點頭:「是的,姑爺...」說完,便望了一眼在床蹋上安睡的小少爺一眼後又轉身出了房門。

待凝兒遠走後,尹寧澀然開口:「新夫人呢?」

管家欠身:「我已經讓橘兒去請夫人用膳了...」

尹寧點頭地一個抿唇,「好吧!那我馬上就到...你先下去張羅其他事吧!」

管家頷首,領命也跟著離開了。

最後,尹寧回到床沿望著尹衡貪睡的小臉,慈愛地低喃著:「你要好好長大成人...衡兒...」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