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衡懷抱著那名被他贖回尹府的美麗歌妓,皺著眉的他依然感覺不到一絲的快活或是高興。

他是要藉由她來忘記雪染的女人啊!
但是愈看著她,就不免的把她與雪染拿來相比。

她沒有雪染那乾淨的氣質。
她沒有雪染那渾然天成的柔弱身段。
她沒有雪染那不染纖塵的仙子容顏。

看著她,愈來愈覺得她俗不可耐...

連那個性都沒有雪染來得溫婉。

思考中的尹衡瞅著面前的賣笑女子,突然良心發現地覺得自己很是荒唐,竟然把他的錯誤牽連到一名無辜的纖弱女子身上,對她來說是很不公平的。
這樣想的尹衡一個揮開她伸過來關切的柔荑,「我有點不舒服,妳先回房吧...」

她望著尹衡那張難看的臉色半天,委屈地努了努小嘴,看尹衡皺眉伸手撫著額際的那個模樣似乎真有些不適,於是點頭同意:「好吧!...」說著,在尹衡的懷裡起身,往內室走去,離開了原地。

尹衡坐在花廳上良久,久到還待在內室裡等他的歌姬以為今晚就要這樣分隔兩地地過了去時,尹衡掀簾進入臥房。
她眉開眼笑地迎了過去,隻手攬上尹衡精壯的腰,露出滿意的微笑,然後扶著尹衡往床沿踱去。
「為了報答您的恩澤,今晚就由奴家服侍您吧...」說著,也沒等尹衡應答便兀自地解開衣結,褪下裙襬,只穿一件嫩粉色的圍兜兒,修長的玉腿包裹於短褻褲之下,整個人柔軟地靠進尹衡懷中。

柔柔的纖長玉臂白皙得不可思議,她紅著臉兒和垂著眼,雙手攀上尹衡的肩頸處替他鬆開衣結,剝除了外衣,卻在此時,她的皓腕教尹衡一扯,隨著兩片熱燙的薄唇吻上她的,給了她一個火熱窒息的吻。

尹衡嘗到了滿唇廉價的脂粉味道。

她嚶嚀出聲,感覺她的腰際被緊緊勒住,一隻大掌襲胸而來,探入衣內攫取她的柔軟,邪惡地看著她的眼神逐漸迷離,舒服的呻吟逸出唇邊,兩隻腿兒攀著他的腰。
「唔...唔...嗚...」

「尹...呼...呼...」她的話話還沒說完,便見尹衡的臉色一變,眼神深沉地放開她,在她驚詫的目光之下起身,然後順手拿過他剛被褪下的外衣回套上,恍如陌生人的眼光睨著床沿那衣衫不整的她瞧。

「呃...」她奇怪地盯著他,難道就這樣...結束了?

沒搭理她那驚訝的表情的尹衡只是沉默。

「今晚...妳好生休息...」尹衡居高臨下、冷冷地睨視著她,說完了這句話的同時間再一個轉身,離開了內室裡,轉往花廳,連看都不回頭看她一眼地踏出凝香院,往另一邊闃暗的迴廊走去,那是往沁香院的方向。

◎◎◎

雪染坐在床沿邊暗泣完之後,眉眼間躍上一抹的沉靜悠然。

他知道光是流淚並無法解決問題、解決這個結。
況且他才剛發現自己對尹衡...
咬著自己那潤紅的唇瓣的雪染感到一抹無助。

當尹衡慢踱於夜裡,來到沁香院所瞧見的便是這一幕,雪染正垂著首,幾綹髮絲輕飄於夜風中,那素淨的臉龐、眼神迷茫、咬著唇瓣的無措。

尹衡感到一陣的心悸。
他想要他...
這不是宣示,而是行動。

尹衡無聲息地來到床邊,猛然將還在發愣的雪染一摟──

雪染被驚嚇著,很自然地伸手反抗,待眼兒一抬才發現尹衡正用一種不可思議的眼光直直瞅著他看,並且輕聲喃道:「你到底有什麼魅力...?」陌生的情愫湧起於尹衡那狐疑的心版上頭,一時之間他並不清楚那代表什麼意思。

雪染的瞳眸染上一股愕然,瞪著眼前的尹衡將唇貼於他的,雙手緊縛住他,固執地不讓他逃避,雪染將螓首一歪,眼兒微瞇,掙扎著的他再度被壓制於床板上頭,侵略的眼神牢牢地罩住他。

「放開我...」雪染啞聲,他已經嗅到他的身上隱約帶著抹女子的香味。
難道他是與女人交歡完畢後才又到他這兒來的嗎?
還是說那個女人不能滿足於他,所以找他當候補?

不堪的猜想在雪染渾噩的腦子中一閃而逝,悲哀的鼻酸隨之而來,雙手更加用力掙扎,尹衡不耐地揚手一揮,將雪染的臉頰摑出一道紅痕,隨著尹衡傻住半天,雪染使力掙脫了,使的尹衡眼兒危險地一瞇,扯住了即將逃離他身邊的雪染的纖手,一個帶回自己懷裡。

「你沒資格逃避我,雪染...」尹衡冷冷地瞅著他,隻手輕撫他被傷了的頰,看著雪染咬唇不讓淚掉落,最後,淚水還是不聽使喚地滑過雪染的頰邊,梨花帶淚的美麗教尹衡一怔。

「為什麼這樣對我...?」抖著唇發聲的雪染語帶哭音,淚水滿腮,淚眼朦朧,尹衡老是讓他迷惑,讓他霧裡看花。
即便是他們現在相距不過幾寸,他卻看不清他的顏面。

「...」尹衡沉默。
拉過雪染,他心底的傷口還沒痊癒,結痂了卻又被大力扯開的痛誰都不了解,「因為你娘是這樣害死我爹的,所以你要跟她一樣...」
冷酷的眼神教雪染震愕,止住了哭泣,感覺自己恍如身在冰天雪地中一般。

再度擒回雪染的尹衡吻住他白皙的纖頸,尹衡的話教雪染久久無法回神。

”「為什麼這樣對我...?」”

”「因為你娘是這樣害死我爹的,所以你要跟她一樣...」”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