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雪染今早晏起了。

不外乎是那夜,尹衡拉著他不讓他有喘息的時間,一次又一次的肉體與精神的非人折磨使得雪染眼角的淚流了再乾、乾了再流。

帳裡帳外全是不堪的凌亂。
當刺眼的陽光光線悄悄地射入沒有尹衡的房內,雪染甚至於連眼皮都沒睜開過一下,足見他實在是太累了,在哭完之後又睡去,連尹衡什麼時間離開的都不太清楚,直到日上三竿了的時間,終於地,雪染自沉睡中醒來。

雪染那嫩白的肩上蓋著一件外衣,微露著肩膀、趴在柔軟的床鋪上,意識即將醒來的剎那間,他半睜著眼瞳,因為受不了屋內那束束耀眼的光線而瞇著,唇角抖了抖,好像在說什麼。

「好...痛...」雪染皺著眉頭,臉色蒼白,想提起自己的手腳卻發現根本沒有半絲力氣的他因而感到四肢全都在叫著疼痛的狀況下,輕輕呻吟。
蹙緊了眉心的雪染看著自己的兩隻手兀自抖顫著,不信的雪染一個咬牙,將兩手撐於硬實的床板上頭,靠著它半爬起身。

長髮披散於裸露的纖肩上,外衣微微下滑至上臂處,雪染一個抽氣,望見了自己的身體四處都是青紫色的吻痕,因而羞愧地垂著螓首,紅了雙頰地拉攏外衣覆蓋住這些痕跡,以為這樣就可以讓自己不去在意。

但是,那是不可能的...

因為這房內全都瀰漫著一股濃重的歡情味道,散不去。

雙頰邊貼著幾綹散落的髮的雪染一個咬住已經傷痕累累的唇,又再替自己的唇角添了一道新傷口,淚水悄然地滑落於他握住自己衣角的手背上,這時的淚水讓雪染顯得更加狼狽。

腰背叫疼的雪染根本挺不直自己的腰桿了,他難堪地撇過頭,正想以雙手攀住床沿的石柱子,藉著它爬出床外,只是事與願違的,他一丁點的力量都用光了,雪染只得待在床沿約坐了半刻才有力氣撐起因昨夜的歡愉而在今晨顯得虛弱的身體。

他使盡力氣攀住床柱,然後顫巍巍地站了起來,然後,雪染的表情在瞬間閃過逼抹羞慚,咬住自己流血的唇,低首看向由自己那雙白皙大腿間奔流而下的液體,失神。
「為什麼...」雪染的熱淚灑落於地的熨燙也一併燙著了他的心,他只覺眼前一片的模糊。

為什麼事情會變成這樣?
不該是這樣的呀...

虛弱地把額靠向扶著柱子上的手,雪染已經分不清什麼是對、什麼是錯了...

◎◎◎

撐著還仍舊恍惚的意識的雪染替自己簡單地處理過後,以比平日還緩慢的速度穿戴好衣物,然後踱出房門。

沁香院裡沒有半個人,他想找個人替他端午膳都沒有辦法。
走出門檻的雪染以艱困的步伐一步一步地走往飯廳方向,這時已經晌午了,僕人們先一步用完午膳後便開始下午的工作,往自己的工作崗位執行份內的事,沿路走來的雪染咬牙沒叫誰幫他,固執地來到飯廳的門口。

凝姨恰好在裡頭收拾著已經用過的碗筷與瓷盤,十分忙碌的模樣讓她並沒發現門口辛苦站著的雪染,直到她抬頭。

一個驚呼逸出口:「雪染少爺!?您不是還在小睡?」凝姨的驚訝使得雪染抿唇不語。
凝姨這才想起她正在收碗筷了,而雪染卻還未進食,因而問:「您餓了吧?我等會兒煮碗粥給您送去好嗎?」

雪染搖頭:「不必了...,凝姨,妳能扶我一下嗎?」雪染撇首輕問,凝姨則是被問得有點莫名其妙。
尹衡少爺一早並沒有說雪染少爺有什麼異樣呀!?

凝姨微笑地攙過門口的雪染來到桌沿邊坐下,「您怎麼了嗎!?要讓大夫來看看嗎!?」

雪染撇過嫣紅的頰,抖著肩敷衍:「沒,我沒事...」那種事叫他怎麼好意思給大夫瞧一瞧呢!?

看著凝姨萬分疑惑的臉色盯著自己看的雪染拿過一邊未被使用的碗筷餐盤就開始挾起這些未收完的飯菜,在凝姨的驚愕下放入口中。

「雪...雪染少爺,那是已經冷了的食物...您要吃的話我差人馬上替您重做...」凝姨作勢欲拿過雪染放入菜餚的盤子,但是卻被雪染以眼神制止了。

雪染微微搖首,輕言:「不用忙了...這樣就行...」垂眼的雪染不理凝姨那詫異的表情,繼續動手。
只是他那微翻開的衣袖,露出的那隻右手上頭竟然有枚青紫的印記,看得凝姨差些大呼。

那究竟是...?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