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地等到了陽光稍斂的傍晚,尹寧自桌前起身,然後伸手擱下手中的筆,再拿起桌上那只他剛剛寫完了的白紙,白紙上頭漆黑的墨字很顯眼地書寫了兩個大字:”休書”。

尹寧的眼神轉為深沉難辨。
他要測試一下朱倩。

為了證明尹衡的那番話是真、是假,他要用這個方法親自問出來!
到底...朱倩有沒有和管家胡來...

不是徹底地不相信朱倩,只是他被騙怕了。

一個曲香兒,對他隱瞞了隱疾的事,害他連出事了都還不知情,最後才恍然大悟,這樣的感覺實在是有夠...窩囊和痛心!
因為這樣,害他救不了愛妻,只能眼睜睜地目送她走,死前還不能見她最後一面,連她的手都抓不住...

懊恨的尹寧思及此,痛苦地垂著首,兩手交握住,擱於胸前。

然而,再抬首的他已然換上一臉的冰寒。

朱倩...希望妳最好都沒有事瞞著我...
不然...

◎◎◎

夜涼如水的夏夜。

沁香院那靠近荷池的幽暗的亭子裡坐著一個人。

星、月爬升於天頂,那輪光輝的月下,樹影搖搖,池邊的荷花亭亭靜立,在幽暗裡頭休眠,只是那池邊的人還未入房,伴著明月與星子共皎潔。
偶爾會吹來一陣輕風,不只是荷枝輕晃,樹稍也跟著搖動,發出輕響,在這寂寥又無聲的沁香院裡多添了點詭譎。

亭子中那坐了許久的身影突然有了動靜,她忽然站起身來,整個人沐浴在月華之下,原本蒼白的臉也給添了一點的縹緲,再加上她那默默無言地靜立著的姿態,恍若荷池裡的荷。

朱倩那一身粉白的衣衫隨著輕柔吹送的夜風微盪,一頭長溜溜的烏髮也被吹得鬢散髮搖的,在月光點綴之下,彷彿自天宮裡下凡沾塵的仙子,那麼優柔絕麗。

之前的生子的豐腴已經讓這陣子的食不下嚥給抵消了大半的體重,清瘦纖細的身體和四肢顯得很柔弱,襯著她不言不語的木然神情,真令人懷疑她是否是個下凡而來、無欲無愛的仙子。

肅然的神情,根本無法與初來尹府時的那個朱倩相提並論,她,為情,已經變得不像是她自己了,放棄了一切的她已經失去了所有。
只剩下雪染。

憶及那日,尹衡帶著滿藍的糕餅來見她與雪染,她還依稀記o他說過:”我會讓妳會悔的,朱倩...”這句話。

如果,若是...她連自己的兒子雪染也失去了呢...!?

驚喘了一聲、在一瞬間瞪大那呆滯了一會兒的瞳眸的朱倩一個彎身,撫著因為思及有此可能性之下而泛起疼痛的心頭,不安悄悄然地溜了上來。
不!
絕對不行!

她不能再失去最後一樣東西了!

刷白了以往總是透著光彩的晶瑩芙頰,朱倩迴身往後一轉,想要回房裡去看著兒子雪染之時,突然間的,她迷離的眸底中冷不防地闖入了一道魅影...
那人影嚇得朱倩往後退了一步,腳步微微蹎躓了一下。

「...是...你?」來人那張熟悉的臉孔使得朱倩像被什麼東西螫到似的,縮了縮肩。
望著朱倩那張驚疑不定的臉的尹寧冷笑:「怎麼,妳又沒做虧心事,幹嘛怕成這樣!?」挖苦的話再出口的尹寧看著朱倩毫無反駁的意思,有點火了。

「...相公...有什麼事?」朱倩害怕地低喃著,雙手擱於胸前,保護的意味明顯,因為尹寧...

尹寧哈哈笑了,「我只是想把一樣東西送來給妳...」

朱倩瞪眼,懼怕使得她忽然間又青了臉,暫時無法出聲應答的她看著尹寧自懷裡掏出一張紙遞過來。
只是在她接到手之前,尹寧放掉了握住紙角的手指,任那白紙隨夜風飄盪,在逐漸泛冷的空氣裡飄了幾飄,然後落地。

為了阻止那只紙張再度晃盪,尹寧抬腳踩住,恰好與彎身撿拾的朱倩同一步,朱倩在幽暗的夜裡抬首覷向尹寧那張冷淡至極又帶著嘲弄的臉孔,淚,奪眶。

因為她望見了紙上的一角寫著”休書”兩個斗大黑字,滾滾而落的淚水馬上沾溼了紙上的墨跡而使得字糊掉了。
「...為...為什麼...?」晶瑩的珠淚直滾而下的朱倩抖著唇瓣,那張臉比雪還要蒼白,心底已經結成凍。

呵呵...
她的真心就只配得來這兩個字嗎!?
真是愚蠢...愚蠢...

朱倩的熱淚落了又落,眼前盡是一片模糊,耳邊嗡嗡作響,難過與傷心的感受直撲而來,受不住的她當場身子一軟,跌坐於池邊,尹寧只是冷冷地看著她,不言不語。
「還敢問我嗎?妳與管家偷來暗去的,以為我不知道嗎!?」冷諷暗嘲,尹寧全都使上了。

朱倩抬起淚眼,滿臉錯愕,沒想到他竟然知道了...
這原是一樁秘密,只有她與他知曉的,現在他早已經離開了尹府,不會是他說的...
那麼,告密的人是誰?

看著朱倩沒有反駁、只有震愕的臉,尹寧忿怒地咬牙切齒,恨不得把他們掐死,果然如尹衡說的,他們之間是”有什麼”...
氣怒的他把頭一揚,冷笑:「妳這不守婦道的女人...很好!...妳這麼做是嗎!?膽敢背叛我的人,一律趕出尹府!這條規矩妳該不會不知道吧!?」瞄了眼已呈木然、呆滯狀的朱倩一眼。

「......」

尹寧見她沒應答,蹲低身子,伸手掐住她的下頷,發出比冰還冷的聲音,輕道:「妳明日就給我離開尹家!至於那個雜種...雪染,因為衡兒喜歡他,所以我破例把他留下...」

聽至此的朱倩流下了淚,驟喊:「不──!雪染他是你的孩子啊!他...」

尹寧沒興趣再聽這些會氣瘋他的話,於是想要起身時卻被朱倩拖住了腳,聽著她哀哭:「我...我求你!我求你!不要把我和雪染分開...拜託你...拜託...」
朱倩哭得驚天動地,滿臉淚痕的她再不顧自尊,拚死也不要與雪染分離的心情,讓她憂思得幾乎瘋狂。

尹寧不耐地一腳狠狠把朱倩踢開,但是她又再度撲了過來,大聲哭叫:「我求你...我求你...拜託!我...」

就這樣死抱著尹寧的腳不肯鬆手的朱倩又被踢、又被踹的,尹寧氣瘋了似的想掙開她的雙手,但是就好像朱倩的手是天生黏在他腳上那般,掙脫不掉,尹寧被這樣一拖再拖逼得快抓狂,不顧朱倩的性命的,伸手掐住朱倩的頸,朱倩又哭又咳地喘不過氣來,但是她的雙手改攀上尹寧的肩,身體不住地往後仰──

極怒的尹寧咬牙邊使出所有的力氣於自己的手上,終於眼看朱倩快要翻過白眼斷氣了,這才想到要收回力道的他已經來不及,與朱倩雙雙跌進荷池無法順利呼吸,過了許久,再無生息...

只餘下池邊那張引來殺機的白紙飄盪,兩條人魂恨歸天...

自此,尹府裡再見不到兩個人的蹤跡,尹寧之子─尹衡,在隔一日尋遍了府邸上、下,最終在荷池底下發現了兩人的屍身,他與雪染自此開始成為相依為命的兄弟。

他們的愛、恨糾葛也從此處開始寫下新的一章...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