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扮好的朱倩讓尹衡領著進入了大廳。

手裡懷抱著小雪染的朱倩以為尹寧回心轉意,專程回來尹府探視她與雪染,所以面帶微笑地蓮步輕移地走進了大廳。

華麗的大廳裡的上位坐著剛從外地回來風國的尹寧,當然,管家也站在適才回府的男主人尹寧的身邊,這一切都理所當然的。
但是,當朱倩微笑地望著兩人,視線一掃到尹寧身邊的位置上竟然坐著一名年約十七、八的美麗姑娘,正滿面笑容地倚在自己丈夫的身旁時,唇角頓垂,瞳眸怔愕地瞠大。

雙手不停地顫抖著的朱倩差些抱不住懷裡還在呀呀笑著的雪染,朱倩面色一個刷白,抖著抹上胭脂的紅唇:「相公...她是誰?」

尹衡轉了轉瞳眸,緩慢地踱近爹爹身邊,討好地輕聲喚著尹寧身邊的那位姑娘,好像也識得她般:「妳好,漣姐姐...」臉頰帶著甜笑。

「衡兒好乖!漣姐姐這兒有幾顆糖...」那位美麗的姑娘聽見尹衡對她釋出的和善,低著首,忙掏出手帕裡的幾枚糖果,和藹地塞給尹衡。

這個樣子簡直就像是親子和樂的一幅畫般,在朱倩的眼底慢慢地誇張與擴大著,不安也因此慢慢爬上心頭。

而,尹寧的沉默和霍漣的微笑都讓朱倩覺得好生刺眼,也令尹寧身旁的管家以同情的目光偷偷覷著朱倩。

主人似乎是有了新歡忘了舊愛了...
朱倩是個可憐的女子。

不過,自從前任的少夫人曲香兒去世,再過門的朱倩夫人好像並沒得到主人的蜜愛輕憐,會是主人其實忘不了前任夫人嗎!?

如果事實真如他所猜的那樣的話,那麼,朱倩就太過可憐了!

真是那樣,那麼,朱倩和霍漣...到底在主人的眼底又算是什麼呢!?

管家偷偷打量著霍漣,發現她似乎有點前任夫人的影子,無奈地搖著頭,接著再看看像是做錯事般地低著首認命的朱倩,這未免...

不巧的,管家的質疑與同情眸光落在朱倩身上的這一幕便讓尹寧瞄見了,他心裡有了懷疑,於是暗自掩下了真正的打算。

「你去玩吧!衡兒...」尹寧微微笑地看著寶貝兒子尹衡開心地自霍漣手裡接過糖果,便接著撫撫他的頰,看著他又長高了一點,看來他過得很好。

尹衡認真地點點頭,「好呀!那我找管家叔叔陪我玩...」眼兒瞄瞄身邊的管家,等著尹寧答應的巧模樣又讓尹寧覺得尹衡更加懂事了,所以尹寧點頭。

准許地頷首著,「你就陪衡兒玩吧...」眼瞳瞥向管家對著他欠了欠身之後,便讓尹衡拉著他的大掌相偕出門去了。

待尹衡和管家出了大廳,尹寧便把矛頭指向朱倩,冷聲:「妳去把妳的東西整理整理...」
突如其來的要求令朱倩不明白地皺了下秀眉:「為什麼?相公...」一堆疑惑待解的朱倩一頭霧水,反問。

尹寧沉聲冷道:「妳讓出凝香院給霍漣小住,遠來是客...」

朱倩訝然,「那麼...府裡還有其他的院落,可以...」原本她想提出其他的解決方式的,但她未完的話全數陣亡於尹寧的暗怒裡。

朱倩顫著身,緊抱著小雪染後退一步。

尹寧忿怒地瞪住她,喝道:「我說去整理就整理!妳哪來那麼多的廢話!」拍案怒聲質問的那種不容侮蔑的氣勢讓朱倩一個往後撲跌於地,震愕於丈夫的無情翻臉和怒不可遏。

忽然地,朱倩懷中的小雪染因為突然間的怒聲使得他深感到不安和詭譎地哇哇大哭了出來,嬰兒那宏亮的哭聲震天,驚醒了尹寧的良心,讓他頭一撇,火氣頓時被蓋了下來。
而霍漣也似乎也受到些微影響地怔愕住,對方是有丈夫的女人,還有一個小孩待哺育啊!

愣於原位的霍漣一個低頭思考著。
這樣欺壓一名弱女子實在不符她的個性。

於是乎,「算了...尹寧,我住別的院落好了...」好言相勸的霍漣那楚楚可憐的聲音和語氣實在像極了當年的曲香兒,因此,尹寧又心軟了。

「不,不用了...」安撫著不安的霍漣,再度冷下了臉色的尹寧,回頭瞅著還跌做於地上的朱倩,惡狠狠地說:「限妳明日內搬出凝香院...其他的隨妳挑。」

「可是...」霍漣還是覺得不妥地擰眉,臉龐上滿載著憂心,瞥著朱倩那暗自流著心酸淚的模樣,她還是覺得難以釋懷、不在意。
看著尹寧那冷漠樣子,她很怕自己成為第二個朱倩...。

可是尹寧沒有給她很多的思考空間,忙不迭地拉過她的纖手起身,笑容翩然地對著霍漣,「這樣好了,我帶妳在府裡走一走、繞一繞吧!妳才剛到這兒難免會不熟...」

霍漣也只好點頭同意。
但是還是不免地問了句:「這樣...行嗎?」

尹寧熱情地攬過她,微笑:「當然...我們走吧!」說著,就與霍漣也踏出廳門,留下朱倩和仍舊哇哇哭的雪染。

無助地繼續坐在冰冷的地上的她回望著大哭、淚溼小臉的雪染,朱倩想哭卻哭不出來...。

這一切...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她沒有答案。
雪染也沒有。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