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冰冷的石地上坐著一抹纖盈人影。

長長的髮絲微亂地披散於肩上,一身的衣也凌亂不堪,雪染雙手環胸地抱住手臂、把頭低垂於自己的雙膝中。
這兒是山寨裡頭的一座冰冷石牢,沒有半個人看守,僅有一片的鐵欄關住犯人,微弱的燭光映入鐵欄裡頭,照得雪染渾身幽亮,那盞燭火擱於牆上設的燭台裡,於夜裡輕飛跳躍。

雪染剛剛看著一名類似山賊的手下的一個滿臉落腮鬍的男子前來替他送了菜飯之後便離開了,並未同雪染多說什麼。

因此,雪染聽著牢中的寂靜和不時有東西奔竄過他的腳邊那毛絨的觸感,或許是待在這石牢中的一、兩隻的老鼠吧!

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了。
雪染還是沒有抬頭用食物的打算。
也不曉得這兒的食物不知乾不乾淨,再說,只要不是凝姨親手煮的食物,他根本不吃。
就在雪染彎身埋著臉、無所謂地窩在牢裡的一角的這段時間裡,他能聽見牢外那不時走動與觀望的腳步聲音。

呵呵...

雪染終於慢慢地抬頭,那張被驚嚇過後、略顯蒼白的絕麗小臉泛著苦笑,不明白那些人為何還多事地派人看著他。
他根本逃不出這裡的。

雪染抿著唇,撇頭,難道說那些人是為了防止有人來救他而日夜守著他嗎!?

思及有此可能的雪染馬上聰敏地聯想到那個人─尹衡!

如果說...尹衡要來救他的時候,一定會碰上這些人的!
到時,尹衡要怎麼辦才好?
他一個人是敵不過那麼多的山賊的...

雪染的眉心淡染著憂心。
但是,轉念一想的雪染發覺了一件事。

今天,尹衡和他著了那販子的道,那小販以匕首抵住他的脖子,尹衡的臉色焦慮又難看...
可是,在那之前,在那個人用匕首抵住他的脖子之前,尹衡明明知道那小販有問題,但是他並未加以防範,終究使得他被當成了人質,然後被山賊強行帶走...
結果,他最後就身處於山賊窩了。

不停地思考著的雪染低垂著眼眸,看來很是專注。

尹衡他...是否是故意的?
雪染睜著因此想法而略微失神的瞳眸,咬著粉唇,他的懷疑在疑問沒解開前仍舊是個謎團。
只怕這疑問得去問當事人了!

現在,不管尹衡是否是故意的、或是他來不來這趟約,他,尹雪染決定了一件事。
那就是─活著。
因為只有活著,他才能得到他想知道的答案。
不管尹衡是真心或是假意,他執意親口跟他證實。

因此,下定了決心的雪染趕緊湊過托盤邊,看著盤上擺著一碗白飯和幾樣菜,雖是簡單的菜色,卻也看來時非常可口。
雪染瞪著那食物發著怔,不知那夥人會不會在飯菜裡添加什麼人工香料,而且還是無色無味的那一種...

正打算緩慢伸出手來輕觸到那一旁擺著的木筷時,幾道繁雜的腳步聲音一步一步地踱近石牢,然後聽得一陣的招呼語,雪染見著一個跟他差不多年紀的年輕男人走下石梯,腰間還繫著一把長劍,面龐很是性格。
看來似乎是個窮人家的孩子吧!

雪染盯著他發怔,熟料,對方也盯著牢裡的他直瞧,最後看他一個轉身又朝石梯走上去,到了外頭又聽見他正在訓幾個手下的豪爽聲音。

「喂!你們到底有沒有抓錯人啊!?怎麼抓一個礙事的女人來!?」怒聲質問外頭看守的手下的男子繼續罵:「不要一副唯唯諾諾的樣子!誰來給我一個滿意的答案!?」

「不...不是啊!頭子,他是男的沒錯...」手下之一這樣小聲地說著,卻馬上被頭子賞了個爆栗。

「少來!他明明是女人!那張臉明明是女人的!」

「頭子啊...」手下之二看不過去地替兄弟喊冤了,「他沒有”這個”、”這個”啦...」雙手比了比胸前,臉色紅得跟蕃茄一樣。

男子一聽,不確定地再問了一次,「真的?沒拐我?」

兩個手下直連著搖手稱不敢,不過,男子的疑惑還沒解決,他決定回到石牢裡頭去,下了階梯,然後瞪著牢中的雪染緩慢地用著晚膳,他打開了牢門,驚動了雪染,讓他露出防備的眼神,乾脆丟下手裡的飯菜不吃了地避至牆邊,害怕地盯著男子步步進逼。
「你別怕...我只是想確認一件事...」他緊張地看著雪染兩手貼牆,懼怕地瞪著他。

「你...你要做什麼?」

「沒...沒有...」男子只差一步就抓到雪染了。

雪染害怕地轉身,男子卻在這時一把摟住他,聽著雪染在他耳邊驚叫,他的耳膜都快給震破了般,但是他的魔爪依舊襲上雪染的胸,一探。

沒有!
真的沒有!

天啊!

當男子太過震驚地鬆了手之後,雪染掩耳的驚叫聲還沒停止,「啊────」

男子瞪大雙眼看著眼前那張芙蓉般的絕麗臉龐,驚傻地喊出一句話。

「啊!你是男的!!」

雪染的聲音被他的大嗓門蓋過了,聽見之時的雪染只覺得兩耳嗡嗡作響,什麼啊!?
這人竟驚訝他是男的!

雪染愕然地回視他,放下手。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