夕落。
滿天的橙紅色,但是,在夕落的反射之下,滿地也該是橙紅的顏色。

只是,當那夕陽一照射,寨子裡頭的裡裡外外竟然泛著妖豔的血紅色,非常刺目的大紅令人感到不安與心慌。
就連樹幹上、石柱上也都有著點點的斑駁血跡。

仔細一瞧,遍地凌亂的腳步和大片的血漬滿覆,血腥味道濃重地把人壓得喘不過氣來還差些窒息。

詭譎的靜寂滿蓋上整過寨子,地上除了血漬和凌亂黑印的腳步外,還遍地是屍骨。

斷手、斷腳,抑或是斷掌或是沒頭顱的屍身躺著一地,還有那種背後埋了好幾隻箭矢的屍體堆疊著。
看來是經過一場大戰了。
而且,好像整座寨子裡外都沒有一個活口般的,沒有人聲,只有成為屍體的無言。

杳然無音的寨子裡,突然在一邊的牆角發出一道細微的聲響,原來那是一個小活門,和專門藏寶的通道是連接一起的,當寨主楊立威要手下們將搶奪來的珍寶全都放進秘門裡頭時,不巧就逢了水無痕帶兵來剿匪。

兩隊人馬對峙一小段時間,然後在各自的領導人的示意之下,開始廝殺...

結果,土匪比不上平時訓練有素的官兵,全部戰死...

頭子楊立威在一開始砍了幾個人之後在眾人的聲催下便想要帶著明明自通道裡逃走,沒料到又有一批人殺了過來,於是心一急的他一腳踢開小秘門,把明明推了進去並且大喊:「快走──」自己反而迴身殺敵。

心下對尹衡的恨又更深了一點的楊立威發誓,若他能逃出生天,他必定會為寨子裡的兄弟們復仇,跟尹衡討這一條血債...!

但是,明明因為掛心部眾叔叔和乾爹的生死而沒有按照楊立威的命令逃開,反而一個人安靜地待在秘門中。
直到她再也聽不見那聲聲高叫和喊殺的聲音為止。

透明的淚水滑過頰邊,明明害怕地坐在黑暗的通道邊暗泣著,雙手環著身體,難道這一次她又要被眾人丟下了嗎...!?

這樣的不確定使她趴在自己的雙膝上頭,淚溼衣襬。

是尹衡...
是那名高大的男子,尹雪染的大哥害的!
如果沒有他,他們的寨子裡還是一如往常那麼平靜,沒人會死掉...

明明淚流滿面、忍住了哭聲踏出她感覺上好像待了許久的小秘門中,看著地上那些平時對她噓寒問暖的叔叔們皆以慘死的面目來面對她,心底湧上的酸楚無處可發洩,明明失控地跌坐於血泊之間,頓時覺得自己好似啞了般的說不話來。

她的喉嚨發熱又發燙,明明眼角閃爍著淚光,想開口發聲卻覺得聲帶一緊,像是被人勒住般,說不出話來了。

再次失去的打擊使得明明成了一個啞姑娘。

受不了事實的明明趴於一具屍身上痛哭,發出”嗚、嗚、嗚”的聲音...

還給我!
把他們還給我...!

仰首的明明淚如泉湧地發出破碎的嗓音。

「啊...啊...、啊...」

尹衡──!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