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這天午時剛過,夏季的蟬鳴蟲叫在連片樹叢間響起,鳥兒翩飛。
沁香院裡有個種滿荷花的荷池,池水清澈無波,放眼望去,落入眼底的只有稀稀落落的幾枝荷苞,因為還未仲夏的緣故,所以荷花仍含苞待放。

池底的金鯉游來游去,不時在水面上翻躍嘻遊。

尹衡提著竹籃路經要到沁香院前必經的荷池。
眼見許多荷枝上皆已含苞,突然覺得時間過得還真是快...
轉眼間又到了夏季。

近來的天氣已經開始悶熱了,爹爹在這時節似乎又要到別的地方去收租,大概過幾天便會出發了吧...
尹衡如是想著,腳步走得又急又快。

不知道朱倩有好好餵養雪染嗎...?

狐疑的情緒發酵著的尹衡實在覺得不太保險,照朱倩那種時而清醒、時而瘋癲的模樣瞧,雪染該會餓著的吧...

不行!
雪染不能有個萬一...
他是他的小弟,在未來即將與他相依的兄弟。

踱步及竄過荷池,尹衡沒想到他的這一次拜訪會令他做出一個天大的決定,也參與了朱倩和尹寧的糾纏裡,更造成了一個他與雪染擁有眾多交集的未來...

◎◎◎

朱倩抱著雪染獨坐床沿,任一旁的床柱上繫著的帷幔被放下而隨風兒幽幽捲飛,那種看不清床上的人究竟在做什麼的縹緲感使得朱倩臉上的笑顯得更幽遠與難解了。

雪染在午時前被朱倩哄著睡去了,任她抱著不語,偶爾低首看著雪染的朱倩時笑、時哭,為她自己與雪染的不幸而哭。
沒人關心她們母子,更沒人問候的寂靜無聲悄悄地進駐了沁香院、更進駐了朱倩的心底,讓她覺得惶惶然與不安。

沁香院裡的落葉多了、落花飛走了、雜草叢生,一片荒蔓交雜,只是偶爾的,那個管家會帶著兩名僕役來幫忙除草和整理這兒,並且為她帶上一頓吃的,或是幾樣糕點。
給雪染就帶著幾樣玩舊了的竹具,有球、有馬。
但是,那也只是”偶爾”...

其實她都知道。

管家冒著被發現的危險來看她和雪染,她十分感激。
但是她不能一直接受他的好意。

這會傷害他與自己。

她看得出來,管家對自己頗有好感,也曾經說過若她不是尹寧的妻,那麼,他想跟她一輩子相守...
只是現實歸現實,夢歸夢,他們完全是八竿子打不著邊的女主人和下屬。

這段美好的緣只得淪落悽慘。
明知自己所嫁非人,朱倩仍舊離不開尹寧,只因她背著尹雪染這個重擔,她是個有夫、有兒的婦人,她不能悖德違理。
因此...

”還君明珠淚雙垂,恨不相逢未嫁時。”
朱倩以此句贈給了管家,他亦明白地接受了,無奈,他們的關係只能到此為止了。
後來隔沒幾日,管家辭去,讓尹寧難過了好一陣子。

因為管家的爹也是在尹府服侍過他的,只是後來,老管家因病況嚴重而去世,尹寧才讓他的兒子到尹府來幫忙。
這會兒他一走,沒人可以再繼續幫尹寧看顧尹衡和料理所有府中的事,尹寧不得已,只好張貼告示尋人,不久便錄取一名年輕人進尹府。

待朱倩回想完畢,雪染幽幽睜眼,看見朱倩時便放聲大哭了,但是朱倩理都不理,逕自沉默著,沒打算餵哺雪染。

這景象看在尹衡的眼底,令他十分地不悅,攏起了眉峰,學著爹爹煞有介事地朝朱倩威吼:「喂!妳到底有沒有聽見啊!?他餓了!」

朱倩只是回頭瞥他一眼,不耐地朝他撢袖,「你走!別來妨礙我們...」

尹衡對朱倩的冷淡和面無表情的臉色為之氣結,沒想到朱倩是這樣照顧自己的孩子、照顧他的小弟!
「妳這女人究竟要逃避到何時啊!?」忿怒使他紅著頰發出震天怒吼,小小年紀的他就有乃父之風,懂得以這招威赫對方。

「我們的死活與你無關...」朱倩的唇淡淡吐出這句話,眼兒無神地一瞟,反正所有的人都不會真正關心她們...。

尹衡氣得直顫抖,小嘴直呼息著,順了順氣之後,他仰首吸了口氣,回神時已然換上一副如鷹隼獵食般的陰狠表情,淡道:「這樣嗎?那妳就別怪我了...」

朱倩好像不怎麼害怕,睜了睜眼,只是輕問:「看夠了落水狗就該識趣走了吧!?」這句的疑問句好似平淡風輕那般淡掃過兩人之間。

尹衡在下一秒怒不可遏地將竹籃一個甩到地上,不只蓋散籃滾,裡頭裝著的幾樣糕點也隨之滾出籃子裡頭,沾上了塵泥,無力地躺在地上,就像尹衡的心一樣蒙了塵,而朱倩也為他突如其來的動作而驚得拱背,緊摟著雪染那小小的身體。

「我會讓妳後悔...朱倩!」輕輕吐出這句話的尹衡面色一整,又再度恢復之前的無波狀態,令人覺得驚悚極了。
尤其是他臉上的那抹微笑更加增添了一絲的詭秘感。

朱倩驚懼地猛搖頭。
「不...不要...」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