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分離的日子來得特別得快。

尹寧常常因為很多要處理的商事而常年不在家,使得朱倩暗自垂淚不說,就連幼子尹衡也给丟在尹府裡頭,要朱倩和管家照顧著。

而,自從朱倩剛進尹府大門的那一天被新郎冷落不管之後,她就告訴自己要堅強自立,因為在這個陌生的大宅院裡,誰都無法給她伸援手。

於是在與夫婿見面的那一個早晨,她已經大概略微知曉她嫁的人到底是個什麼樣的男人了!
雖然他的外表翩然俊美,但是卻出奇地情癡,對於前妻留下的兒子百般的呵護著,就怕他有一個不順或是萬一,當然,這看在朱倩眼底有點刺目。

畢竟她才是他的新婚妻子啊!

他徹夜不歸,聽說是為了照顧尹衡,他前妻的孩子。

朱倩不滿的心情並未傳達給尹寧,終究的,尹寧的萬事都為孩子設想,這讓朱倩有點不太平衡。
於是,在尹府裡頭,第一次見面的當晚,朱倩誘惑了尹寧...。

原以為用孩子便也能如願綁住尹寧的心的朱倩卻在後來大大地失望了...

尹寧還是老樣子。
而且隨著尹家的經營店面和商機愈來愈多,尹寧為了處理這些事情已經自顧不暇了,根本沒時間回家探視妻兒,往往都是在外地外宿著,很少回府裡頭來,要真有重要的事也是發封信回家。

尹寧與談生意的對方夜夜徘徊在茶樓、酒肆,朱倩卻被鎖於尹家大宅裡頭當個每天發呆、沒事的老闆娘,寂寞無人知。

尹府像個打造精美的鳥籠,把朱倩囚於裡頭,像隻被豢養的雀兒,逃不開也掙脫不去,更加無力反抗。

當然的,以朱倩這樣的個性必定會與尹寧爭吵起來的。

當那一次,朱倩終於下定決心要在尹寧回家休息的那半天與他討論一些事,原來希望他能夠明白她的難處的朱倩,卻與他起了爭執,最後,尹寧生氣地頭也不不回的走出尹府。

結果,自那一次之後,尹府裡就未再見到尹寧的身影了。
這讓朱倩完全放棄了這個丈夫。

要不,以她一個弱女子,她還能如何做呢!

其實她也沒臉再回去見自己的爹爹的。
只因為當初是她希望嫁給尹寧的,卻沒想到今天的自己竟然會發生這種事...

於是這幾年都渾渾噩噩渡過的朱倩也慢慢忘了她還有一個夫婿,是當年任何女子欲嫁的心怡對象,而隨著時間的流逝,尹衡也慢慢長大成人。

自己也在不該發生的那夜生下了孩子,名喚”雪染”,是她的寶貝兒子。

”雪染”,是取自於她生孩子的那夜恰好是個大雪紛飛的黑夜,白色的雪花就像水一樣,染漬了整片大地。

才只有幾個月的雪染,就已經會笑了。
只可惜他的父親沒有瞧見,也不知道他長得如何...。

望著滿地的落花,沒想到春天又過了...

「娘...」
突然的一聲輕喚自朱倩耳邊傳來,是尹衡。

朱倩打量著身前只有七歲的少年,感歎時間過的快速,她也已經是有了年紀的女人了,不再像當年那般的年輕與風華使得她常常看著銅鏡中的自己恍神去。
好像只有那一眨眼的時間般的短。

記得她好像才是昨夜剛進門的尹家人,但是如今卻已經一個有孩子的婦人了!

但是唯一不變的只有尹寧的不歸和負心。
她到現在仍舊不明白自己為何進了尹家門,然後被放在尹家大宅裡不聞不問好幾年...
連她臨盆的時候,尹寧也不在她的身旁。

這多麼心酸!
但朱倩知道,這是一切都是她自己找來的,怨不得誰...
只能怪命運弄人吧!

「什麼...?」朱倩歎息,閉眼。

「爹爹要我跟您說一聲,他回來了...」少年這麼說著,眼瞳裡頭閃爍著一抹精光,或許...

朱倩聽了忙不迭地一個瞪眼,「真的?你沒騙我嗎?衡兒...」

「是”衡少爺”!妳別忘了,妳又不是我的親娘...」唇角微露著一抹嘲諷的笑的尹衡提點道,看著朱倩瞳眸一黯。

朱倩聞言這才憶起他們說好,在下人面前,她喊他”衡兒”沒關係,但是私底下的話就不能這樣叫他,得尊稱他為”衡少爺”。

「是的,”衡少爺”!」

「妳快點打扮一下...我爹爹要見妳...」尹衡那冷淡與疏離的眼神和語氣擺明了不認朱倩為娘親的態度,只視她為一個不相干的外來者。

「好的...」朱倩咬唇,「那...請衡少爺...代我抱一下雪染吧!」接著,便把雪染交給了點頭答應、走上前來的尹衡抱住。

尹衡抱著嬰兒,慢慢地走向房門口,「記得快些!我只幫妳一下子...」淡漠地走出房外的尹衡覺得不可思議地瞅著懷中頗有重量的小雪染,對著他揮著小手,笑了。

「咯、咯...」

嬰兒的笑容既純真又無邪,尹衡看傻了,那純摯的微笑讓他第一次露出了笑...。

「你叫...雪染?」尹衡轉著眼瞳,扯著唇,「那麼,我要定你了...」

這時候的尹衡是七歲稚齡,雪染一歲。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