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染自那夜之後,便很少再見到尹衡一面。

問凝姨,凝姨只是笑笑地說尹衡最近忙著一樁很大的交易,所以忙著交際應酬而沒有時間回府。
雪染還是相信了。

因為凝姨不會誆騙他的。

但是隨著次數愈來愈多、尹衡愈來愈少出現在府邸裡頭,雪染開始懷疑起來了。

這天夜裡,雪染因為沒有辦法入睡而睜著眼一直數著時間慢慢地過了一刻又一刻,或許是因為心底的疑問未解,所以他根本很難讓自己睡去,轉頭不再去想這些煩人的問題。
身著一件白色單衣的雪染在床沿邊坐起身,前方的桌沿還點著一盞微弱而隨風舞動的燭火,映著窗邊的樹影,長髮披肩的他的臉色雖然看起來有點疲憊,但是毫無睡意的他根本還沒沾枕。

發愣了好一會兒的雪染,等著一刻鐘又過了的時候立起身來,然後慢動作地披上一件月牙色白長衣,向前點了一盞燭火、拿過椅子邊放著的一盞紙燈籠,將燭火置入之後,打直了腰,拿著燈籠就踏出房門...

一個人孤孤單單地繞過他住的沁香院,由黑暗沉寂的院落走到前廳的迴廊間到望見凝香院的通火通明與溫暖,雪染的心底打了個突。

沉默地垂著長睫,雪染不讓自己的自怨自艾跑出來作怪,隨即便想打道回府地回到自己所居的沁香院之際,一道呼聲喚住了提著紙燈籠的他,他一個回首盼眸,見是凝姨立於主院的門口,揮著一方帕子叫住他。

「雪染少爺...」

雪染立於原地,微笑,「是凝姨...」

凝姨見雪染沒有向前的意思,便自己走了過去,看著雪染提了盞燈,問:「少爺要出門嗎?」

雪染面帶微笑地搖了搖頭,「不,我正要回沁香院去...」

凝姨點了點頭,「這樣啊...」隨即臉色一變,傾過身靠向雪染,像是在透露什麼極大的秘密般的輕聲地說:「您是被凝香院裡的這幾位舞伶的吵鬧聲吵醒的吧!?」凝姨撇撇嘴,「我們做下人的又不能違逆主子的命令,但是我們真的看不慣那些伶人們把尹府當成是煙花之地一樣不尊...」

雪染只是聽著地露出微笑,他什麼都幫不上忙。
「那些姑娘們都是大哥帶回來的嗎?」

凝姨攤攤手,「可不是嗎!?...她們都是那些與衡少爺有來往的生意人送過來討好衡少爺的,說是平時讓她們跳跳舞給衡少爺當娛樂,不過少爺他剛剛不久前又出門了...」

微微皺眉的雪染馬上一個迴身,小臉染上一抹淺淡的孤寂,「凝姨,那我要先回去了...」

「我陪您吧!雪染少爺...」凝姨笑著想接過雪染手中的燈,卻讓雪染一個後退而拒絕,「雪染少爺...?」

閉眼微笑的雪染恬靜的表情引得凝姨一個瞥首懷疑,「您怎麼了?」

「沒事,只是不好意思煩妳這一趟,我自己回去就行...」

瞅著雪染那說什麼都不願麻煩她的樣子,凝姨也不再勉強雪染,跟著頷首:「那好吧!少爺您走好...」彎腰。

雪染的臉頰透出柔和的笑,在遽冷的風中迴過身,離開...。

然後那一夜,雪染直直地躺在床舖上,睜著雙眼無眠到天亮,倨強地不讓自己委屈的淚再度落下...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