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早,聽著鐵窗外頭傳來一道的腳步聲音,那道輕緩細拖著的足音讓雪染微怔。
這個聲音...聽來不像是個成年男子的腳步聲呀...

歪著螓首的雪染好奇地自牆角起身,往鐵欄外一望,隨著腳步聲愈來愈近的同時間,但見一個年紀輕輕的女娃兒端著一盤食物一步步地踏下石梯,往下走。
雪染怔住了。
奇怪...
這兒如果是山賊窩,應該是沒有女子存在的啊?...

除非是...

一愕,雪染看著那女娃端著托盤來到他面前的鐵欄,隔著欄杆望著他,語氣很是同情地對著他說:「我聽乾爹說寨裡綁來了一個有錢人家的少爺,就是你啊?」上下打量著雪染的目光有點不可思議,「你看起來好...漂亮喔...」女娃睜著好大的一雙澄澈明眸瞅著雪染瞧。

「呃...」雪染驚愕地看著她,這女娃身上有股乾淨的氣質,不像是土匪窩中的人,「請問...妳是?」

坦率一笑,女娃把托盤放下,然後掏出乾爹交代給她的鑰匙打開了鎖,然後大剌剌地走到雪染身邊。「我是明明,爹爹都叫我小明...」

雪染點點頭,「妳好...明明,我叫雪染...」怔忡之間,雪染繼續問:「妳的乾爹是誰啊?」疑惑。

這次,明明卻托著腮看著雪染不說話了,沒想到他還有閒情逸緻去關心別人,自己都深陷囹圄了呢!難怪爹爹一說到他就...
「唔?我爹爹是昨晚來過這兒的那個人...他叫楊立威,是這個寨裡的頭頭,他是在貧民區撿到我的,然後把我養大...」

「喔...」雪染壓根兒沒想問那麼多,不過在聽見山賊竟會養大一個與自己毫不相干的女娃兒的時候,他有點驚訝。
山賊不都該殺人不眨眼的嗎?
看來,所有他認為對的事並非一定是真的對的...

雪染默然。

這令他再度想起了他的大哥尹衡,他也是尹衡一手養大的。
雖然他們之間並不是完全沒關係...

看著面前的雪染失魂落魄的模樣,明明睜著眼一眨,然後異想天開地同雪染問:「你想不想出去動一動?」

「咦!?」雪染抬起螓首,瞠目結舌。

◎◎◎

真的不敢相信,他會有踏出那石牢的一刻。

午時過後的沒多久,明明仗著乾爹頭子的威權,私自帶著雪染出了牢底,第一站就去了乾爹的臥房。
突然看見明明帶著虛弱的人質出現在他的房門口的楊立威登時傻住,還是在明明的呼喚聲裡被喊醒的,尷尬地回了神。

沒想到在牢裡那灰暗的地方看見的雪染已經很夠清麗了,而在一般時候下所見的雪染又有種不染塵世的乾淨秀美。
像是午夜裡開放的曇花,那麼清新脫俗。

雪染害怕地躲在明明身後,隻手拉著明明的衣角沒放開,明眸帶著怯懦,深怕被這兒的狼狗群們吞噬。

然後,在明明的說項下,她帶著乾爹的同意令與雪染同遊半日,帶他認識整座寨子,明明很高興能有雪染的陪伴。
最後來到後院,那棵大榆數下,明明坐在樹下的大石上,看著雪染立於午後的微風中,傍晚之前的這個時候是寨裡最美的時候。

藍空爽朗、白雲輕掠、樹影於風中搖動。

「...雪染,你猜那個人...我是說你大哥會來嗎?」

雪染回眸,逆著風兒輕撫飛揚的一頭髮絲,眼神帶著猶豫和不確定,「...我...不知道...」

明明望著他沉默,「...沒關係,如果他不要你,那麼我要你!」明明肯定地道。

「...」複雜的情緒使得雪染沒再開口,回頭。

「我覺得...當一個被拋棄的人...很痛苦...」明明仰著首,瞇眼看著烈日當空...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