雪染驚愕地一個回眸,美麗的瞳中帶著淚光。

什麼?
這個山賊頭子竟然驚訝他是個男兒身!?

瞬間地,一股被看扁了的怒氣教雪染頭一次揚起了怒沖沖的怒火,燒向他眼前的這個無禮的年輕男子。

雪染一個站起身來,樣子十分的凌亂,髮絲微亂、衣服鬆垮地掛在他那纖弱的身上,明明知道這兒非尹府,而是山賊的地盤,卻還是像隻警戒天敵的貓兒般的虛張聲勢,「無禮的人!你幹嘛那麼大驚小怪!?」他的顫抖質問只讓男子一直盯著他不說話。

瞧瞧他那張有如女子的花容月貌,嫣紅的頰像是可口甜蜜的蜜桃,性感的模樣足以撩撥每個見到他的男人哩!
只是...那個性好像差了點...

他應該學學一般女人的順從...

嘖!

雪染的眸光輕盪著懼怕,往後退了一小步,因為這個山賊盯著他的目光好像是即將到口獵物般的可怕,雪染機伶地打了個冷顫。

「喂...你又是誰啊?趕緊放了我...這兒好黑又好暗...」軟弱的眸光望著石牢的四處,他沒忘記剛被擄來、對四周的陌生與害怕。
而且...
尹衡他會擔心他的吧?

男子不言地瞅著他瞧。

「你以為我們抓你來幹嘛的啊?」末了,山賊頭子緩慢地在雪染帶有疑問的眸光之下問出口。
「你是我們全寨的希望...我們已經好幾天沒吃過一頓好的了...」

瞥著那男子坦澈的目光,雪染突然無言地安靜了下來,不再驚聲吵鬧。
一句疑問就這樣溜出雪染的口:「為什麼你們要做山賊?」

望著雪染那如花般、不似是在開他玩笑的認真臉龐,男子知道他是真的不清楚。

看看他的穿著,美麗的衣物和精緻無比的繡工,優雅又高貴的氣質,根本是某戶人家的有錢子弟!
難怪他不懂他們這些老是屈居於平民之下、被人以異樣眼光看待的族群。

山賊頭子微微靠近雪染,一隻手貼於牆面,看著他愈來愈近的雪染害怕地抖著長睫,隨著他逼近的腳步一步一步地往後退而不敢與之對視,只聞男子對著他威赫:「你們這些有錢人家真令人厭惡...」鄙夷的口氣使得雪染抬起首來,驚詫地望著他,「其實你們的錢還不是來自於壓榨平民和窮苦人家的戰利品!?」

「不...我沒有...」驚懼地一個反駁,雪染白著一張美麗小臉,猛搖頭,看來楚楚可憐。

「還狡辯!」山賊頭子一個大喝,雪染被嚇著了,抖著肩,淚水快要流下,「你看看你自己身上穿的或是用的,哪一樣是你自己生產的!?」指指雪染身上所費不貲的華美衣物,嫌惡的目光輕溜,「你們根本就是平民們身上的吸血蟲!我生平最討厭你們這種人!」

雪染縮起肩,頹然地滑下身子,對他的指控無法反駁,因而淚水像是開閘般滾滾而下,唇邊喃喃唸著:「...我...對不起...真的...對不起...」脆弱地掩面哭泣。

山賊頭子居高臨下地睨視著蹲在石地上大哭不停的雪染,突然地,心頭泛上一抹奇怪的不捨。
奇怪了,他又不是他的什麼人,而且他們是第一次見面,還是他最討厭的貴族...

他一定是哪裡不對了...

男子咬著唇,心底那被自己提上來的疑惑無法解釋,悶得他突然地往一旁的鐵欄使力一搥──

哇!痛!
媽的...

男子的臉色青白交錯,撫著自己已然紅腫的大掌欲哭無淚,暗罵自己是個笨蛋。

而坐在地上的雪染只聽得自己的哭聲和好大一聲的搥欄聲音,止住淚水而正想抬頭探看的時候,男子已經消失於自己的眼前,往石牢的梯子踱去,還留下一句話。

「你最好乖乖地吃飯,然後等著你大哥來贖你吧!」

◎◎◎

輾轉難眠、因那舊時的夢境而滿頭大汗醒過來的尹衡獨坐於深夜的窗邊,桌前一盞燭光微弱地照著黑暗。

他決定了一件事...
那就是──營救雪染!

然後,他會開始索取朱倩欠他的債...

雪染,別恨我也別怨我...
因為母債子償。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