尹衡立於人來人往的大街上。

”他,要雪染跟他的娘親朱倩一樣!
但是在折磨夠他之後...

因為”愛”而”殺戮”... ”

這幾句於心中發誓的誓詞仍舊在尹衡的心底與腦海中迴盪著。

「因為”愛”而”殺戮”...?」當街地,尹衡不甚明白地瞇著雙瞳喃喃自語著,長髮隨風飄搖,衣襬在陽光之下翻飛,一旁靠著一棵大榕樹的店家的旗幟飄搖,上頭的深藍底寫著大大的反白字─”藥行”,明明是個豔陽高照的天氣,他卻突然覺得自己恍若置身於寒冬般的沁冷。

意識到自己說出那恍如已經銘刻於心底的那句話之時的尹衡,瞳眸一睜,像是見到什麼鬼物般的那麼駭然,怔住僵硬的四肢。
一個可能竄入他的腦海裡,紮根。

會是...他已然在不知覺間愛上了雪染?

”愛”?

不會的...
不會的...

尹衡那大瞠的眼眸轉而深沉如海,如果真是這樣,他必定會與他那短命的爹爹一樣的...
微悚著的尹衡把唇一抿,他要打破這個魔咒...!

他絕對不會與他爹爹一樣!
雪染不會是他最後的葬身處...。

只是...他不明白,為什麼他竟然會愛上雪染!?

他有什麼好的!?
他不是女子,而且還是個男子、是他的手足,這之間一定是哪兒弄錯了...
是的!

尹衡轉而不理那些會讓他產生一個又一個疑問的問號,努力地整理好自己的心情,他只要記住雪染是那女人的兒子的這一點就足夠了!
其他的東西他不必管...。

他要開始一筆、一筆地要回朱倩所虧欠他的債了。

斬斷了自己心底冒出的那一丁點疑問和不該有的感情之後的尹衡一個抬頭,瞄見一旁的藥館旗幟在他眼前晃盪著,好似在朝他招著手,尹衡像是著了魔般的起步踏進藥館的大門...

◎◎◎

凝姨上了沁香院給雪染端過午膳。
不用說的,雪染自是剛才才爬起床、簡單整理了自己和居室後便來到花廳,坐了沒多久便見凝姨踏著腳步在陽光下朝沁香院的大門走來。

「雪染少爺,午膳我擱著了...」她把托盤放於桌沿。

「凝姨...謝謝...」雪染坐於花廳上的躺椅裡,小几邊擱著一盆清水,凝姨正覺得奇怪地多看了幾眼之後便回眸瞧見了雪染那一邊的頰竟然有著一大片的紅印子,顯然是遭誰毆打了。

雪染發現了凝姨看他的目光不對,知道她一定看見了自己臉上的印子了,忙慌亂地擺著手,「啊...這、這是我自己撞傷的...」還一邊掩飾地抬手遮住那印子,赧顏地撇過螓首,沒想到凝姨卻蹣跚地走上前來,掏出自己的一方帕子沾了一旁的少許清水,敷於雪染的頰邊。

「會痛吧?凝姨等會兒拿涼藥來替你敷上...」關切的眼神盯著雪染那微愕而回頭來的模樣瞧,什麼都沒問。
以雪染少爺和夫人同個性的善良心地,他絕不會說是誰打他的...
欸~
就是這樣的雪染少爺才讓她放心不下呀...

雪染含著淚、仰首看著凝姨臉上的憐惜,驀地,他笑了...
只是笑裡含著未落的淚,顯得楚楚可人。

「謝謝妳,凝姨...」似歎息的聲音逸出雪染的唇邊。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