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漆黑如墨,月兒上枝頭,星兒閃爍。
夜涼如水,風兒輕搖樹影,那沙沙的聲響在偌大的沁香院裡聽來是特別地清楚。

尹衡似乎在傍晚把沁香院中的僕人與雜役們全數都調走了,使得沁香院原本的冷清更是加劇,廣闊的院裡找不到一個人。

夜裡睡不著、坐在荷池邊看著稀落的荷苞開放,已經快秋季的荷零零落落的,沒有夏季的繁華,在深夜裡看來反而有種悽涼的感覺。
靜謐的荷池邊只有雪染一個人,凝姨不知哪兒去了,沒在夜裡怕他著涼地給他送衣來。
低垂著螓首、半垂著長睫掩蓋瞳中的失望與失落,雪染披垂著一頭烏髮,無精打采地坐在亭子裡頭的石椅上頭,沉默。

他知道,尹衡已經開始對他採取報復的計劃了。
從他沒有同他說一聲就遣走了他院裡所有的佣人來看,他似乎真的打算這樣做了...
也罷。

他明白尹衡這麼做的原因不外乎是在對他的娘親報仇,藉著傷害他來得到一點安慰,但是這樣子只會使得尹衡更加空虛。

因為他要復仇的真正對象已經不在了...

或許這麼做可以暫時平緩他的心情,但是當尹衡認清的時候...
一切都會再轉成空的!

尹衡比他尹雪染還要可憐,因為他憎恨的對象不過是個假象。

仰天看著星子仍舊不變地閃爍著耀眼的光芒的雪染決定要讓尹衡明白地知道他的想法與這些事情...
他必須救他脫出那會吞噬人的深淵底...
縱使他這樣做會讓尹衡笑他可笑、會讓自己痛苦難抑...

他,已經決定了。

當把自己的脆弱轉化成堅強後,或許還能看見那剩餘下來的希望...

雪染微微地站起身來,踱著輕慢如貓兒的腳步正要踏進前方的屋裡時,突如其來的一股力量拉扯過他,把還在驚愕這力量不知打哪兒來的雪染給一口氣扯回亭子裡頭,然後感覺到一股熱氣盡數噴灑於他的臉上,雪染想要叫喊,卻被那抹躲於暗處的黑影壓制住了雙唇,把他制於石柱上。

「唔...唔...唔...」雪染邊嗚嗚叫著,瞳眸染上一抹驚懼的光點,因為逆光的關係,讓他看不清這個強壓住他的人是誰。

突然間,黑影與雪染的影子融為一體。

雪染感到胸口裡的一整片空氣全數被擠壓光,黑影肆無忌憚地把唇熨貼於他小嘴,執意又狂暴地汲取他所要的,無論雪染如何地掙扎,全都沒有用處,黑影背著光對著雪染勾起唇角。

「呵呵呵...」

雪染一聽,這分明是他熟悉到再不會認錯了的嗓音啊!
心下隨著一震的時候也順便放棄了掙扎,沉默地垂下手,任黑影掠奪他的所有。

在迷離的淡淡星芒的光線下,雪染的眸底閃爍過一抹哀芒,略垂著長睫半覆蓋著眼,在眼窩底下造成一小圈黑影的他,已經不願想那麼多了。

如果這麼做能使尹衡滿足,他就這麼做...。

歪著脖頸的雪染任尹衡在他身上造成一個又一個的驚歎,任他啃咬著他嫩白的頸邊肌膚,隻手悄然解開他身上的衣結,探入,再把他的氣息全部據為己有了。

「唔...」雪染因為略冰涼的大掌觸及胸前的皮膚而因冷與熱的反差輕聲吟呼,長睫微眨,微微昂高下頷,表情帶著迷離的美,一頭烏瀑於月下甩了甩,閃爍著一圈的淡淡光芒。

最後,尹衡在黑暗中抬眸,眸光深深鎖住上方因他的挑弄而眼神迷亂的雪染瞇著眼兒,眼神深遂而難懂,那彷彿是夜裡頭存留的邪惡,教人不寒而慄...
「雪...」輕喚一聲,尹衡一個打橫抱著雪染,在他喘息未定前步入沁香院,再反腳一抬地踢上大門。

夜,深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