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著李臥炎一起順利地回到了皇宮之後,在朝中眾官們既憂又喜的迎接之下,水無情留下了還在殿外與眾官員們做著解釋的李臥炎,自己先行回到了寢殿裡暫時安歇,一邊等候太醫前來。

因為在他們一進宮門之後,李臥炎便在第一時間要人找來御醫替他看看傷勢,並且讓禁衛保護他先回去殿裡休憩,自己卻轉回頭去應付那些憂心忡忡地追著他們的百官。

 

在寢殿等待御醫,一邊思索著的水無情默然無語地坐直身軀。

 

他與李臥炎墜崖後,失蹤了一整天,而當逐獵儀式因騷動而被迫提早結束之後,眾人心焦地等待了許久,卻還是不見他們的蹤影,因此所有參加國慶大典的官員們皆急得滿頭大汗,沒想到派了人去尋,卻都得不到任何的回音,在這種無奈的情況下,他們只好先行回宮,打算調動整座皇城的兵力前來找尋。

 

水無情忽然自唇畔綻出一朵冷笑。

 

想也知道這應該是那隻想要他性命的幕後黑手幹的好事。

 

如果不是他事先派了李臥炎在邊界的幾個親信們混入禁軍裡待命,他跟李臥炎或許都回不來了。因為那隻黑手不會放過這個可以除掉他的絕佳機會點!

 

哼,真是隻老狐狸啊......

 

水無情扯扯唇,眼角發現被李臥炎叫來的御醫已經跟著才剛應付完百官的李臥炎入了殿,此刻正朝著殿內走了進來,兩人在他面前站定之後,馬上恭敬地彎下腰來:「微臣參見皇上!」

 

瞥了兩人一眼的水無情隨意地擺擺手,「免了。」

 

「皇上,請讓微臣看看您的傷勢。」御醫連忙走向前去。

 

「你過來吧。」

 

「是。」

 

水無情看著御醫領命走來,但是李臥炎卻是動也不動地立在原地,於是他瞬間皺了皺眉,視線轉而挪向他,問:「你在這裡幹什麼?」

 

「皇上,貼身保護您是微臣的職責......」李臥炎一板一眼地說。

 

水無情瞅著他,沒轍地歎氣了,「這裡暫時不需要你,你退下吧。」

 

「是......」李臥炎沒敢抗令地轉身。

 

「等等。」水無情突然喚住了李臥炎欲離去的身影。

 

「皇上?」李臥炎微愕地回頭。

 

「你去御膳房端碗溫的薑湯過來。」水無情喃喃吩咐著,還特地強調說:「要溫的!」

 

「是。」

 

等到李臥炎一離開,御醫這才開始檢視著水無情的肩傷,一邊喃喃:「皇上,您還是一樣呢......」

 

「什麼一樣?」看著御醫拆開了李臥炎隨意包紮的傷處,水無情連眉頭都懶得皺了,一旦習慣了痛楚,他也就感到麻木了。

 

「您還是這麼倔呢。」

 

水無情將雙眸一瞇,「貝大人,你可知當你說出這句話的時候會招來怎麼樣的後果呢?」

 

「微臣知道。」

 

「既然曉得,那你還是要說嗎?」

 

「微臣這是在自言自語啊,皇上。」

 

水無情笑了,「哼......好個自言自語啊!」貝大人何時學會狡辯了!?

 

「微臣這是在替某個人不值啊!」貝大人繼續說著,「那位總是這樣,一心為人卻給對方誤會了也還是說不出口,讓老臣看了很心疼啊!」

 

水無情臉上的微笑消失了,盯著貝大人在詳細檢視後,在傷口上灑了點藥粉再重新包紮好傷處,沉默了。

 

「難道那位打算一直隱瞞著事實嗎?唉......」

 

「不是故意隱瞞,而是無法說出口。」水無情歎氣,「何況,謊言說久了就變成真的了,沒人會願意去相信那醜陋的真相。」

 

「皇上,您怎能以您的心思去揣度李將軍的呢......」貝大人想歎息,這對孩子究竟要折騰彼此多久的時間!?

 

「別再說了。」水無情擺手,明顯不想再談論這個話題,「朕的傷口有大礙嗎?」

 

「皇上,傷口已無礙。但是......」貝大人很猶豫該不該將實話說出,但望著水無情那張逼迫的臉色,他又無法隱瞞......

 

「但是什麼?說吧!」

 

「......您以後不可能再拿劍了。」貝大人一陣歎息,而,聽畢的水無情則是默然無語。

 

當御醫被遣退,便在長長的迴廊上碰見了端著薑汁過來的李臥炎,神色一凜,「李將軍,您都聽見了是嗎......」

 

李臥炎不答,僅是垂著頭;但是此刻他的心頭正心音澎湃,為了剛才側耳聽見的那些話,他久久無法出聲。

 

他不能再拿劍了......

 

他曉得劍術是水無情唯一的興趣也是最想追求的東西,而今,他卻再也──

 

「李將軍?」

 

「我沒事,貝大人。」

 

「是我無能啊......」貝大人喃喃自語著,李臥炎看了,不忍他責備自己,於是歎氣。

 

「是我沒保護好他,不是您的錯。」

 

「李將軍。」貝大人轉眸瞅著他。

 

「是?」

 

「你還恨皇上嗎?」

 

突然被問及了心底深處無法解開的這個結,李臥炎神情複雜地說:「......我不知道。」他是該討厭水無情並且怨恨他的,但是自他被調回國都、當了禁軍頭之後,好像卻再也不是這樣了。與水無情相處的這些日子裡,他總覺得每件事情並非如他所見、他心所想的那樣子,而他也似乎從中遺漏了些什麼......

 

「這樣啊!」貝大人輕聲喃著,「李將軍,在這座皇宮裡,你千萬別用雙眼去看事情啊。」

 

「......」聽著御醫語重心長的這串提醒,李臥炎沉思著。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