聶宅。

坐在客廳中的沙發上頭的冥月架探手拿過桌沿的遙控器,散漫地轉台。

自從他和聶澪定下了約定之後,他便要求自己必須要搬來和他同住,而這也就是他為何會在這裏的原因。

這時,正專心沉溺在自己思緒當中的冥月架並沒有發現他身旁那個不尋常的凹陷,直到對方的手臂毫不客氣地攬上自己纖弱的腰身之時,他才發覺自己的身邊有人存在的事實。

「你在想什麼?這麼專心......」聶澪將唇靠近他的耳邊輕聲低問著,那句低低的醇厚嗓音猶似天籟,讓冥月架的肩膀為之一顫,不過他掩飾得很好,並沒有被聶澪發覺。

待冥月架那張沒有表情的臉蛋對上聶澪那雙灼熱的眼,微微掙開他的束縛後,刻意地淡道:「我在想怎麼將大野狼敲昏。」他氣自己為何老是掙脫不開聶澪對他的箝制。

想來他冥月架也身手不凡,哪時受制於人過了!?偏偏他就是拿聶澪沒辦法,這叫什麼!?一物剋一物!?

冥月架賭氣地將頭一撇。

沒想到聶澪聞言之後卻是笑了開來,「如果我是大野狼,那麼你就是可愛的小紅帽了吧!?」一隻手臂隨著話落而將懷中的冥月架摟得更緊。

他說過了,他絕對不允許他再逃了。

「臭美!快放開我啦!」冥月架不悅地掙扎著,奈何卻再也扒不開那雙死黏在他腰間的大掌。

「喂!」聶澪好笑地制止他的掙動,一手拿出他準備好的鍊墜在冥月架還沒反應過來前套進他纖白的頸子,「這給你。」

被頸間突如其來的一陣冰涼給當場震回了神志,冥月架低頭望向那條閃著銀光的墜子,心中不禁疑惑:「這......」他知道這顆掛在自己頸子上的是他當初用來交換自己的『天使之眼』,不過他不是已經物歸原主了嗎!?那麼他又將它給他又是什麼意思!?

仰首望著聶澪的冥月架的眸底輕漾著不明白。

看他的表情就知道他的疑惑為何,聶澪馬上好心地替他解惑:「它該是你的,月。」他原本就是用它換得他的,而且失去『天使之眼』對他來說並沒有什麼。

乍聽如此親暱的稱呼,冥月架的全身似乎隱約地僵了一下,「不要叫我『月』......」畢竟他和他還沒熟到互喚單名的地步,何況他還是仇人之子,他絕對不許他和自己太過接近。

絲毫不清楚冥月架心中所思考的,聶澪跟著又遞出了一隻閃著銀光的鑰匙予他,那是他特別為他訂做的,上頭嵌著許多碎藍鑽,中央還鑲著一分為二的『天使之眼』。

「喏!這是這幢別墅的鑰匙,從今以後,它是屬於你的。」 

面無表情地接過鑰匙,冥月架心知他已經無法再回頭了,他將成為聶澪的籠中鳥,直到他完全放棄這個遊戲為止。

而這是他的選擇,他不能後悔,也沒機會後悔。

「謝謝。」輕言淡語的冥月架低下頭來望著被掛在自己的脖子的鍊墜,頓時心思複雜了起來;但是他的一句道謝畢竟還是不能滿足聶澪,只見聶澪一個扯住冥月架的纖手,傾身。

「唔......」倏地,冥月架的粉唇立即被聶澪堵住。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