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他對他無法無天地糾糾纏纏的沒多久之後,展於歡竟然來找他加入學生會,說什麼不想埋沒他的才能。

而他當然當面拒絕了,因為他知道自己根本不適合和人群相處,他以此為由直接回絕了展於歡,沒想到他只是不做任何反應地以目光灼灼地望著他,然後就在他面前離開。

原本想說他們之間大概已經玩完了,沒料到展於歡竟在隔天的上學途中給了他一個大『驚喜』。

那天,凡是路過的聖華學院校園的學生一律低呼出聲、一陣嘩然。

臉龐上那抹略帶驚愕的表情仍舊無損冥月架渾然天成的美,一頭軟黑色的烏髮隨著他被揭開的假面皮而曝光,沒料到展於歡竟會在上學的途中送給他一個這麼大的驚喜,因此,他的眸中滿盛著不敢置信。

冥月架愣愣地望著眼前的展於歡盯著他有好幾秒鐘之久的時間,但是沒想到對方也似乎對他的原貌感到很意外,就在這兩人對立之時,人群中隱約傳來一陣陣的騷動。

人群中不止的低呼與訝然聲音卻沒有因為此時讓他感到困窘的這種狀況而被冥月架忽略過去。

「他就是那個不茍言笑的冥月架!?」

「不會吧......」

「那張臉是怎麼回事......」

聽著眾多談論聲音,展於歡終於回過神來,「我現在回答你昨天的那個問題。」唇一抿,展於歡手中揚著那層偽裝的薄膜,引得冥月架倏地心一凜,聽得他續道:「你從未用真面目和別人相處,那麼你就沒資格要求別人同等待你。」

聞言的冥月架臉色一變。

「我說的沒錯吧,模範生!?」展於歡揚起漂亮的唇,緩步走到冥月架面前,將手中的偽裝撕毀。

驀然,一直盯著他看的冥月架露出了旁人都為之失色的絕美微笑:「你真有趣......」

結果,展於歡代冥月架給大家的解釋是冥月架在替某位教授的研究做實驗,而這個試驗很成功;最後,欠了展於歡一筆的他仍是在展於歡的耍賴下進了學生會,那一年也同時當選了聖華學院的校花。

往事再回想仍是有著一抹期盼,真希望再回到那段無憂的日子。不過,他可不會忘記了父母的仇恨,他還記得聶家當時是怎麼對待世交的冥家。

而現在,好不容易仇人之子就站在他眼前,他不會傻地放過,只因父債子償、天經地義。相信父親若是地下有知,也會贊成他想復仇的心願,不願讓害死他們的兇手就這樣逍遙法外而沒人制裁。

也因為如此他才會同意展於歡向他提出的計劃,他要的是門主的爛命一條,而他想要的是看著“那個人”的兒子──聶澪永遠失去他最寶貴的東西。

他現在已經什麼都不在乎了,因為這世上再也沒有能讓他牽腸掛肚的事,何不乾脆就此了結,也好完成他一心想完成的願望。

冥月架倏地嘆了口氣;他只希望來世不要再遇見展於歡了,至此世開始,他們將是互不相干的陌路人。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