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會要那個接近水無情的男人付出代價!不過,現在並不是提起這件事的好時機......

不久之後,青青一語不發地踏出皇帝寢殿,隨即轉往長長的廊道上方,將腳下的步伐踩得又急又快,神色僵凝得可怕,好似在隱忍些什麼似的。

這個時候應該是眾百官因為等不著皇帝水無情上朝議事,各自散了朝而去的時刻。

就在青青欲回到自己居處之時,沒想到竟被一個穿著禁軍服的男子叫住。

「青青大人,請留步。」這句話喊得青青當下狐疑地回過頭來,但是他的臉色依然不甚好看。

「你是......?」

「卑職其實是代宰相大人前來向您傳話的。」

「我素來與宰相大人不相識,宰相大人為何要讓你代為傳話?」防心一向甚重的青青神色戒備地望著眼前的禁衛,當下詫異地出聲問著。

......宰相竟連守護皇帝的禁衛都給買通了嗎!?

「青青大人,您其實......有想要的東西吧!?」

「什麼?」聞言的青青頓時瞇了瞇眼,防心更上一層;他現在的確是有想要做的事情和想要的東西沒錯,但是為何他的事情,宰相大人竟會曉得!?

「宰相大人說您現在有想要的東西,因此讓卑職特意過來與您談一樁買賣。」

買賣?

青青抿起唇來,瞟著眼前陌生的禁衛:「我憑什麼相信你!?」

「這是宰相大人給予卑職的令牌。」禁衛隨手掏出一塊木牌示意,青青瞪眼一瞧,上頭果然刻著宰相的名諱;回頭瞥見青青已經稍微相信了他的身份之後,再度續道:「只有宰相大人能夠完成你的願望。」

青青的臉色不由得跟著一凜:「宰相大人......」他連他的心情都曉得!?

知道青青現下心底的驚疑,那名禁衛繼續說了下去,「宰相大人沒有不知道的事。只要你肯幫助宰相大人,他可以給你你所想要的一切......」

「也包括......人嗎!?」青青的面色一正,猶豫地問。

「當然。事成之後您也是開國功臣之一,不管您想要什麼,宰相大人都會答應您。」

真是如此嗎!?其實他並不是很相信,不過......

「......好吧!」青青咬牙答應,「宰相大人想要我替他做些什麼?」

「宰相大人請您務必要偷出先皇當年寫下的密詔,他想證明現在的皇上不是先皇原本指定的繼位者。」

「什麼!?他想造反!?」青青震愕在當場,隨即撇唇反諾:「那麼請你回去覆命,說我青青無法做這種事!」

「你......」禁衛瞬間黑了臉,沒想到他特意說了這麼多,這小子卻還是拒絕──

「我怎麼可能去做這種事!」青青怒顏地說,一個旋身之後便要離開原地,但卻又被禁衛的一句話給絆住了。

「難道你不想將水無情拉下皇位?這可是你的大好機會!如果他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皇帝......」

「......」青青不語地僵住了肩。

如果他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皇帝的話......他是否會多看他一眼!?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