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徐若思說完昨夜所發生的怪夢的時候,原本一臉不太相信的安子剛轉為沉思的模樣。
據徐若思所言的,如果他自搬進這兒就一直做著重覆的夢境的話,那未免也太過巧合了吧...

沉吟著的安子剛抬眼覷著徐若思的沒精打采的樣子發著怔。

而且,在他看來,徐若思不像是會撒謊的人,當然更沒必要編出一套故事來騙他...
難道...

安子剛轉著瞳眸覷著徐若思:「你是個小說家,該不會你是最近寫了什麼偵探文嗎!?」問話的安子剛的眸底溜過一抹思考,要說服他相信徐若思,大概只剩下這個原因了吧!

聽說他們那些職業的小說家要寫出一篇篇的好文章還得靠莫名其妙的靈感力和思考邏輯的組織能力,為了寫出好文章賣錢的他們無所不用其極,甚至於還跑去危險的地方去取材...

狐疑的目光輕輕盪在徐若思苦惱的表情上。

忍不住重重地哼了一聲的徐若思輕道:「如果事情真是那樣就好了...」頓言地一個抬眸,防備地以略帶保留的眼神環顧著屋內的四周,「問題是這間屋子裡有奇怪的東西存在,趕都趕不走啊!我的第六感一向不會錯的...」

「但是第六感並不能當成一般證物來取信於人啊...」安子剛囁嚅。

雖說徐若思臉上的驚懼讓安子剛想去相信他所說的一切,但是他根本沒有證據來說服他相信這間屋子裡頭有其他的人、事、物存在...
因此,安子剛也無能為力。

再說,他是個警察,只相信”看得見”的東西。

「你會不會是...太疲勞啦?」

徐若思回頭來,不悅地冷著清俊容顏,「要真的是太過疲勞,總不會我自一搬進來就一直疲倦到現在吧!?拜託你用你的大腦思考一下行嗎!?」怒氣衝天的徐若思一個狠瞪安子剛,見他摸摸鼻尖沒說話,理虧。

「幹嘛這麼兇!?...我跟你又沒仇...」安子剛喃喃道。

徐若思揚揚眉。
「是沒仇啊!但是你再說下去就會馬上跟我結仇了!」翻著白眼,不客氣地沉聲。

安子剛抓著頭,反正他多說多錯,「總而言之,那袋屍塊還不是完整的...」思索,「喂~~你再猜一下,下一袋屍塊的下落吧!?搞不好又給你說中了...」微笑。

徐若思瞥眼睨著他,「你別說笑了,安隊長!我說過那只是我一時胡言亂語就中的,你別鬧了...」不耐地撇過頭去的徐若思一臉煩躁,隻手耙著自己的短髮。

安子剛撇嘴,「喂!搞不好你的夢境與我們正在辦的這樁案子有所牽連呢!我看你還是別逃避了吧...」

徐若思悶著聲,「你想太多了啦!怎麼會有什麼牽連啊...那個跟這個分明是兩件事啊!」

「欸~~你沒發現嗎?」狐疑地瞄著徐若思抬眸,「你的怪夢是住進這裡才開始,我們警方則是在這棟樓下找到分屍的屍塊啊!就地點來說幾乎是相同的...」安子剛看著徐若思依言轉動著腦袋思考,「以我當警察的幾年辦案直覺,或許有某種關係...」

徐若思哂笑著聽完安子剛的推論,「你們警察還說自己只信證據!?你現在都承認了自己也靠直覺啊...」

「那不一樣啦!」安子剛趕緊撇清,「那只是一個提供辦案方向的一個點罷了,以點延伸變成線,線索不就自然而然地找到了!?」

話是這麼說沒錯...
但是,誰能擔保這條線是正確的!?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