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微安撫了頹喪又不安的徐若思幾句便回到派出所的安子剛一路思考著剛才前不久,徐若思提出的那些疑問。

當然的,那些問題現在也升格成為他的疑問了。
那些謎團就讓他是在霧裡看花般的弄不清楚...

雙手插於自己的口袋的安子剛邊走邊想,派出所就在他的前方不遠處,忽然間的,他徒然有了一個想法,便一個快步向前,走進所裡頭後的他找來了跟他一起在警界服務了很久的警員小三,若他記得沒錯的話,小三也是很相信那些有的、沒的神鬼之說。

也許把徐若思的困擾告訴他,說不定他會給他一個很好的答案才是...

安子剛抿著唇瓣,打亮了辦公室的燈光,在小三走進門內之後便要他將門板闔上,自己更是神秘兮兮地把百葉窗拉起,阻隔外頭的目光騷擾。

「喂...小三啊...」安子剛這才想要轉身問問小三的意見,沒料到他回過頭時便望見小三那靠得很近的方臉和那對小眼直瞪住他,讓他什麼都還沒問出口就先是嚇了一跳。

「...幹嘛、幹嘛啊?」往後仰的安子剛怕怕地望著小三那正在觀察他的雙眼,「你那種表情很可怕...」

小三撇撇嘴,有點不可思議,「你也會嚇到喔?安大隊長啊...」

「喂~~喂~~我也是人啊!」安子剛以一種”你在說什麼傻話”的表情瞪住小三,回到桌前的椅子上坐下來,問:「喂...小三啊!...」朝小三招招手兼小聲地輕呼。

警員小三狐疑地看著隊長那種鬼祟的模樣瞪眼,不明白哪時隊長的口氣像今天這樣好過了,忙著抖抖冒出頭的疙瘩,應道:「什麼事...?」嘖~真不懂隊長又在搞什麼鬼,還是今天吃錯藥了...

不過,小三還是乖乖地靠了過去,在離安子剛幾吋的桌沿前方彎下身,「隊長啊...你今天很奇怪喔...」瞥了眼故作小聲的安子剛,如果不開門的話,辦公室裡交談聲是沒人會聽見的啊!幹嘛那麼神秘...

安子剛輕語,「我也不想啊!拜託...」翻白眼,「我是想說在所裡談這個會有點...呃~不方便啦!」

小三歪首,奇道:「到底是什麼事啊?是你大姨媽來喔?」

「你才大姑來咧!」安子剛氣到沒轍,賞了小三一個大爆栗,「你看清楚點,我是男的!那種東西只有女人才有!」呿~搞什麼啊...真是夠了...

「啊不然咧?」撫著被揍疼的頭的小三開始懷疑,「拜託你一次說完啊!隊長...」

「還記得上次我找到的那袋屍塊就是徐若思說出的地點的那件巧合吧?」

「記得啊...」小三頷首。

「我問過他,他說那是直覺...」安子剛皺眉,「還提了說是那家便利商店感覺很奇怪,陰風陣陣的,所以他才會猜那個地方...」

小三聞言後轉著瞳仁思考,「這樣啊...」

「可是直覺並不能當成證據啊!所以...我懷疑他是看到了什麼,但是我告訴他那袋屍塊就是在他說的那地點找到後,他真的很驚訝,這點應該能排除他事先知道的懷疑才是...」

「...」小三看著安子剛煩悶地抓頭。

「綜合來說,他真的是胡言來的吧!」小三摸著下巴,煞有介事,「搞不好他的體質就是那種算命師說的”靈異體質”咧...」

安子剛眼一睜,「那是什麼樣的體質?」

「這個啊...就像是有人喝水會胖、有人卻不會那般的,其實我們一般人是感應不到”那種東西”,但是偏偏就有人可以辦到...」

「那個東西?」安子剛被弄糊塗了,看著小三對住他的眼,接著露出神秘的詭笑。

「靈魂,你要解釋成”死靈”也可以...」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