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夜無眠的徐若思一個人獨坐於自家客廳的沙發上頭,發著呆的他看來不是很有精神,朣眸渙散、一頭亂髮、襯衫的釦子沒有扣好,有點頹廢的失神樣。

黑著眼圈的徐若思自昨夜被惡夢驚醒了同時就再也睡不著了,一個人在黑暗中爬起床,然後神遊地走到客廳,就這樣坐了一夜。
等到天明之時,徐若思才微微地闔眼地稅了一會兒,然後再因為肚子餓而在晨光中而醒來。

望著窗外大放光明,徐若思想起來昨晚的惡夢好像有點不真實的感覺。

雖然他自從搬進來之後便一直做著同樣的惡夢,但是昨夜似乎是特別地真實、特別地清晰。
好像...那惡夢是真實發生過於這個空間裡的事情。

徐若思思考著,一股深懼的感覺再度漫上心頭,他努了努唇,不會的...

這應該只是他的胡思亂想所產生的夢吧!?

可是...他實在是很難以這個原因來說服自己,因為他一住進兒便夜夜惡夢不說,還覺得這個屋子裡頭似乎不只有他一個人的詭異感。
只是昨夜的夢境,他隱隱約約地知道這個夢境發生的來龍去脈而已。

想著、想著的,忽然間乍響起的鈴聲讓他驚悚地回過神來,轉過頭去盯著大門,正在考慮是否要前去開門。
待三秒中一過,門鈴聲愈來愈急,逼得徐若思不得已,只好惶然地前去打開門,來訪的人赫然是警察,安子剛,他著急的臉色讓徐若思微微訝然了一下,神遊的狀況也完全消失了。

「你怎麼來了?」徐若思訝異地瞅著他,奇道,因為安子剛的臉色很是複雜,「怎麼了嗎!?」輕問。

安子剛抿著唇不發一語,徐若思側身讓他進入屋內,示意他坐下來,於是安子剛順意地照做了,徐若思在關上門板後亦回身落坐。

「昨天...」安子剛緩慢地啟口,不知道該怎麼說,「你說的那家便利商店...」

徐若思不明白地一個頓住表情,「那家超商...?」雙手交握的徐若思發覺安子剛的臉色很奇怪,而且說話還吞吞吐吐的,教他有些狐疑他究竟要說些什麼。

「那家...真的找到了一袋我們警方想找的屍塊...」

徐若思聞言驚愕到馬上直身地站了起來,「你說在那兒找到...屍塊!?」彷彿聽見了什麼天方夜譚的事情,徐若思的極度震愕並不在安子剛的算計之內,他以為徐若思原來就知曉這件事情,也就是說他懷疑徐若思是看見了什麼或是知道些什麼。

但是,就現在他這種如此大的反應來看,他是猜錯了...

「不會吧...」徐若思呆愕了半天後便搖晃晃地坐回原位,神情呆滯,連安子剛呼了好幾句,他都沒聽見。

不會吧...不會吧...
他當時只是隨意說說而已呀!
沒想到...他真的沒想到...

安子剛皺眉,「喂...!若思!?徐若思!?」

「我真的不知道...我真的...」徐若思目光呆住地喃喃。

安子剛抿著唇,握住他的手以示安撫,「你放心,警方不會因為這個原因就將你收押的...你只是巧合地猜中罷了...」抬眸瞥著徐若思,「不過,你的臉色看起來很糟糕啊...」憂心的瞳眸鎖住徐若思那微微蒼白的臉蛋,輕語。

「沒事...我沒事,我只是昨晚又做惡夢罷了...」徐若思淡言,瞅著安子剛擔心的眼光,強打起精神搖頭道。

「是什麼樣的惡夢?能說說嗎!?」安子剛望著徐若思因他的話而垂下了首,雙手緊緊交握。

「其實...自我一搬進這屋子裡就一直做著那個夢境了...」徐若思緩慢道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