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86.jpg 

第二十七回  存在的價值

花白的神情一悚,盯著玄冬眼底那抹了無生趣的情緒,心房立即湧上一股不安。

「玄冬,你別在意那個女孩剛剛所說的話!沒有誰是不該存在的......」就因為他明白玄冬是如何地珍惜著這個世界,所以他才希望他活著!

因為玄冬不可能會希望自己倖存到一切毀滅的,可是......

玄冬張著一對茫然的眼,抬眸望向他:「但是花白,我是『玄冬』,是會毀滅世界的怪物......」

頓時,花白怒吼著打斷了他未竟的話:「別這麼貶低你自己,玄冬!」

沒想到會被花白激聲怒吼的玄冬,在面色一怔之後,無言地覷著花白。

伸出手來握住玄冬的雙肩,花白繼續堅持地沉聲勸著:「任何的生命都是有意義的,相信我,玄冬!你只要活著就能夠找到──」

玄冬卻是愣了愣後,最後還是無奈地搖著頭,輕聲:「來不及的,花白。」

難道要他一直等到這個世界毀滅之後,才能找到他生存下來的價值嗎!?

那樣實在是太殘酷了!

「花白,等到世界毀滅之後,那是一個什麼都沒有的狀態。......難道你想要讓我揹負著那樣沉重的負擔就這麼活下去嗎!?」

「玄冬......」

玄冬朝著他在唇畔邊勾出了一縷淒清的微笑,忽然伸手自花白腰間拔出了他的長劍,讓後知後覺的花白的臉色立即刷白。

「玄冬,你......」

玄冬將長劍直指著自己的胸口,恍惚地喃喃:「只要我不存在的話......」

花白神色難看地伸手想要攔阻,但是被玄冬識破他的意圖,緊接著後退了二步:「不要,玄冬──」

「不要阻止我,花白......」

「你不懂,玄冬!」花白忿怒地出聲大吼,就只希望玄冬能夠回心轉意,「為什麼你不懂,我就只剩下你了啊!你這樣真的......很過份!」

玄冬歎息了:「......花白......」原來自己在花白的心裡已經佔去了一席之地了嗎......那麼,現在的花白又是帶著什麼樣的心情拉著他一起逃離的呢!?

因為兩邊對自己來說都是同等的重要,但卻必須在其中做出選擇的花白,應該也承受了很大的壓力與痛苦的。

「玄冬,你把劍放下好嗎!?」花白趁機抓住了玄冬的手,並以希冀的眸光瞅著他。

白梟的手也是這樣溫暖的。不過,就算得要甩開那個人的手,我也要抓住你的手......

所以,請讓我守護你,玄冬!

然而,在默然地瞥了眼神情緊張無措的花白,玄冬仍然拒絕地搖著頭:「對不起......花白,因為我的任性,所以讓你這麼痛苦......如果沒有我就好了......」將這種沉重的負擔硬是推給花白一個人的他,實在是太狡猾了......

──如果沒有我就好了。

「玄冬!」

如果沒有我就好了。

「不要──」萬分恐懼地看著玄冬正將劍尖往自己的胸口大力刺去,花白驚怒交加之下,立即在放聲大叫之後往前撲向玄冬,奈何只能眼睜睜地看著玄冬全身染血地倒下。

接下玄冬軟倒的身軀,眼瞳因為雪地上映著刺目的鮮紅色而一陣緊縮,花白最後只能心碎地揚聲嘶叫。

「不要啊啊啊──」

這時,雪,依然無聲地下著......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