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12971759481.jpg 

他知道李翔麟對自己很上心。

「王......」在收到身邊人瞬間投過來的那枚眼神之後,他不由得不為此改了個口,「翔......麟。」總覺得叫名字老是喊不出口來的南天昭,還是忍不住有些窘迫。

雖然他明白李翔麟是想要同他親近,但是像喊名字這一樣要求,就讓他因此而失去了些許照作下去的動力。

但是要求的本人似乎沒有任何適應的困難......

李翔麟笑笑地回過頭來,笑容是那個心花怒放的燦爛:「鳳雛,何事喚我呢?」

「......」有點被他臉上的那抹特大號的笑臉給閃了難過,南天昭無言了。他就不能正經些嗎......

「嗯?」

「沒什麼。」從容地歎了一口氣,他改而低頭望著被李翔麟連人帶椅地扛出房間來的這床軟榻,突然覺得他這個粉面王爺果然不是只有外表好看的而已。

瞥著李翔麟仔細傾聽的模樣,他忍不住又嘆氣了:「我又不是不能動,只是到庭院裡賞個花而已,我可以自己走的......」

「不行。」暴君馬上板起臉色,望著南天昭一時間的怔忡,最後語氣很委婉地說:「你的傷勢才剛好,不能隨便亂動。」

南天昭又無言了:「......」就是他的傷才剛好,所以再床上躺了很久的他才要動起來啊!

李翔麟見他不答,馬上就拋出了這麼一句:「鳳雛,我擔心你。」

南天昭在望了望他臉上出現的那抹委屈,不由得又是一歎。記得在養傷中的時候,他聽過李翔麟不只一次地告訴他,當他見到他受傷的時候有多麼難過與晴天霹靂。那種即將失去的感覺緊緊地攫住他,讓他寧可對他嚴格一些也不願再度嘗到。

......結果就是他聽了很是受用。

他原本以為自己不會與李翔麟有太多的牽繫與連結的,結果他刻意地躲了這麼久,卻還是逃不出命運的手掌心。

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哪時候開始在乎起這個王爺的,就在他發覺他會因他的一喜一悲而被牽動之時,他就發覺自己已經陷下去了。

也許是因為李翔麟處處體貼他的小溫柔而因此綁架了他的整顆心和整個人,讓他再也無法逃出他的手掌心。何況這些年來的打滾也讓他感到疲倦,這才會覺得身邊有個人願意疼愛自己,其實也是件好事。

南天昭莫可奈何地仰首迎來李翔麟在他額上落下的憐愛輕吻:「你當王爺太可惜了。」

「你有什麼好看法呢,鳳雛?」滿眼笑意的李翔麟輕問。

南天昭挺不甘願地說:「......你會是個擅於經營的奸商。」

李翔麟忍不住哈哈大笑。「這是你的看法嗎?」

「不然呢!?也不想想你老是喜歡用你的方法來威脅我......」南天昭咬著唇,輕聲地控訴。誰讓他老是逼著他順他的意,萬一他不肯不願的時候就用那些做來會讓人臉紅的小方法來打發他。偏偏他卻是一臉理所當然,因此造成他在心底積怨過深,老是偷偷罵他......

「我這是為你好啊,鳳雛。」微微地摟住他,李翔麟不禁愉快地瞇了瞇眼。

「誰相信!」

「別生氣......嗯?」給他摟著不夠,順便親個幾口當報酬;這陣子南天昭被堵嘴堵得很有經驗了,於是用雙手推出兩人之間的一點距離,微慍地咬了他的唇一下,「哎!」

南天昭半掩臉,遮起面上的羞紅:「節制點。這裡是庭院......」

「好吧,回房再繼續。」

南天昭白了他一眼,李翔麟卻是滿臉笑容地瞅著他。

「怎麼了?」

李翔麟笑著搖搖頭:「沒事。只是覺得以往老是推拒我的你跟現在的你,有很大的差別。」

「是嗎?」裝作無事的南天昭故意問。

「我喜歡現在的你,鳳雛。」李翔麟微笑地握緊了他的手。

「......」

「怎麼了?」他發現他的鳳雛竟然主動窩進了他的懷裡。

「沒事。」藏起了微熱的臉蛋,南天昭喃喃著聽不清的話。

唉......愛情的盲目就是不管對方跟自己說什麼好話都會讓自己馬上臉紅。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