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2979425813.jpg

《陰陽師》短篇 / 【妖刀】28

待坐上了熟悉的窄廊,博雅抬起頭來面對著那張總是讓自己百看不膩的秀美臉龐。

「晴明啊......」

這時候,招來蜜蟲端來酒具、並讓她替自己斟酒的陰陽師,連頭都沒抬地輕吟了一句,充當回應。

「這麼早就在喝酒啊?」

「這回是異國來的葡萄酒喔!」陰陽師笑了笑,抬眸瞟了好奇的博雅一眼,唇邊的笑意燦爛如飛花,「這是上回來拜託的那個人回送過來的禮物,所以我就收下了。」

原來是事件的委託者回送的謝禮啊......

博雅立即沒輒地搖搖頭,說:「晴明啊,雖然是這樣......但是你好歹也少喝點。」

陰陽師扯唇,順手遞過一杯給博雅:「只是淺嘗而已。喏,你要不要也喝點!?味道很特別呢......」

頓時,拒絕不了好奇心的博雅,於是在當下伸手接過,跟著陰陽師一起賞酒;待陰陽師狀似滿意地擱下了碟子,這才抬起頭來。

「話說回來,很難得在這個時間裡頭看到博雅你呢......」緩慢地出聲,陰陽師笑語晏晏。

「因為今天不用上朝啊......」博雅飲盡了碟中的酒液,接著便對著蜜蟲伸長了手,「蜜蟲,麻煩妳再給我一杯。」

蜜蟲笑了笑,跟著就如了他的願;此時的陰陽師也帶著一抹微笑,瞅著博雅那雙眼睛頓時閃閃發光的模樣。

「原來如此......我還以為今天你是刻意提早來找我一起喝酒的呢。」

博雅一聽,這才想起自己今天的任務,因此放下了握在手裡的碟子,正色地說:「晴明,其實今天我是有事情才來找你的......」

陰陽師一邊聽著,一邊從容地給自己倒酒,眼梢跟著微微一挪,瞟向坐在對面的博雅,唇角勾出一抹蜜笑:「哦?該不會是『那個男人』又給你出難題了吧!?」

「『那個男人』......」博雅一開始愣了愣,後來又慢半拍地板起臉來,「晴明!不是讓你不要再那樣稱呼皇上了嗎......」

「有什麼關係!?他又聽不見。」

「晴明!」

陰陽師撇嘴淡笑:「好吧!這回他特意讓你過來,該不會是為了那把唐刀的事情吧?」

博雅將雙眼一瞠:「晴明,什麼事情都瞞不過你!」

陰陽師緩慢一笑,最後學起博雅在牛車中的喃喃自語,讓博雅詫異地張著嘴,無法反駁:「因為你在戾橋上說了這樣的話:『這回皇上說什麼都要見一見那把刀,萬一出了差錯的話......』」

博雅尷尬地大吼:「晴明!你果然在橋下放了式神對吧!?你怎麼可以這樣──」

作弄對方得逞的陰陽師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博雅則是負氣地瞪住他。

「我是在為你擔心,你還笑得那麼愉快!」

聞言,陰陽師只是笑了笑:「沒事的。既然『那個男人』想要看一看那把唐刀,那麼我也就只能遵令了......」

博雅有些擔憂地撇頭看他,猶豫:「晴明,你真的確定嗎!?還是我再回頭去跟皇上說再延遲個幾天......」

陰陽師淡笑道:「沒關係,你別擔心。」

也該是帶著石中玉進宮去的時候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