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122979425813.jpg 

《陰陽師》短篇 / 【妖刀】34

下過雨後,四周的空氣悄悄地滲進了一絲夏季少有的涼意。

晴明邸的傍晚時分,蜜露將宅裡的燈火掌起,一邊瞥著自家主子一副悠哉的模樣,兀自坐在略帶一點濕意的廊板上頭。

庭院裡的花草因為被剛才下過的那場陣雨給洗了個翠綠,靑蔥的顏色彷彿上好的玉石般,閃閃發亮著。

周身拂過了一縷傍晚才有的涼風,陰陽師一臉淡定的淺笑,一邊搖開扇子、一邊無語地欣賞著眼前百年如一日的院景。

晴明大人真的有好好地在思考天皇給他的問題嗎!?他都已經在原地坐上了一整天了呢......

等到蜜蟲在嘆息過後回過身來之際,陰陽師忽然間笑著朝她開口:「蜜蟲,麻煩妳去取酒來吧。」

「晴明大人,天色還很早,而且博雅大人也還沒到啊......」蜜蟲疑惑地歪首。

陰陽師微笑道:「因為現在正好是飲酒的好時機。」

「那麼請您等一下。」蜜蟲在頷首回應之後,於是轉身退了下去;然而,就在她踩著輕盈步伐離開後,那柄再度被安置在晴明邸內室的唐刀又開始不停地晃動,向來很是敏銳的陰陽師側耳聽見了,也不起身阻止,一直到那陣騷動自動停止。

陰陽師端著一抹溫雅的笑容,連頭都沒回,就感覺到一股冷風竄過身畔。

「石大人,您感覺還好嗎?」輕柔的問候聲彷彿是漣漪般地,在對方的心湖造成了一波波抹消不去的波動,也成功地誘使對方開口將話接下。

『這樣好嗎?』

「什麼?」

石中玉挪過那道總是冷厲的視線,瞥向仍然一臉如沐春風的陰陽師,問:『你的辦法想出來了嗎!?』

聽畢,陰陽師緩慢地笑著搖頭了:「不,我至今還未有什麼想法......」

『......難道你打算因為想不出辦法,然後被上頭問罪!?』有些質疑似地,石中玉瞇著一雙清冷的眼瞳仔細地觀察著陰陽師面上的細微表情,想要從中看出什麼,但是他失望了。

因為晴明的面上除了那抹從容的微笑就再無其他。

瞥著石中玉面上的那絲疑問,陰陽師頓時失笑地搖搖頭:「當然不......」

石中玉撇唇,冷冷地出聲問:『那不然呢!?你不是已經在這裡坐了一整天了?不要告訴我你什麼都沒有想......』

晴明頓時但笑不語,既不肯定也不否認,這樣模稜兩可的態度讓石中玉忍不住又慍怒於胸,當下忍不住怒火滔天,將晴明往後推倒在廊柱上,一邊用冷漠中帶著一絲傲然的眼神俯瞰著他。

『既然如此,你何不開口求我!?』他當初在殿上故意出的那個難題就是要釣他上鉤的,孰料這個固執的男人硬是不肯向他低頭!

「求你?」

石中玉淡淡地點頭:『對。』望著陰陽師那張看似文風不動、仍舊含笑的優雅面容,他就有點氣憤他的從容如風:『只要你開口求我,就算要我改變立場也沒有問題。』

「那樣好嗎!?」陰陽師只是笑著仰頭看他因為怒氣而顯得有些壓抑的俊挺面容,像在確認似地再次啟口:「但是我衷心地想要你隨心所欲,想去哪裡就去哪裡。」

再也忍耐不住沸騰的情緒,石中玉不由得憤怒地瞪住他,隻手揪住他的衣襟,咬牙:『你明知道我想待的地方就在你身邊──』

晴明定定地望住他,語氣由衷而溫柔地說:「你該去的地方是除了我這兒以外。」

給這句話氣到連臉色都變了的石中玉,怒不可遏地蹲下身,雙眼如暴風雪般的凜冽,口氣更是冰寒凍人,彷彿可以置人於死的風暴氛圍,緊緊地糾纏著晴明,讓他有些喘息上的困難。

忍不住伸手輕掐著陰陽師細嫩的脖子,石中玉表情陰鷙:『你就這麼不希望看到我!?』

困難地擠出一絲淡笑,晴明皺眉,斷斷續續地說:「......這個問題......我記得我們......已經討論過了。嗯......」

『你別逼我......』抑制著即將出閘的怒火,石中玉彎身在晴明白皙的脖頸上,洩憤似地輕咬幾口,一雙如電眼眸偷偷瞅著陰陽師因為脖子上突如其來的刺激而難耐地發出了一聲低吟。

「我從未......逼迫過你。」晴明忽然笑了。即使呼息有點艱困,但是他仍然主動洩出一抹善意,石中玉因此氣得俊臉一白。

他發出一句沉聲怒吼之後就鬆開了箝制晴明的大掌:『為什麼你可以這般淡漠如風,任誰都無法停留在你身邊的模樣!?』

忍不住咳了幾聲,晴明伸手輕撫著剛剛被制住的創處,嗓音聽來有些沙啞動人:「天下......沒有不散的筵席。人總是獨來獨往的,從來就無一例外。」

『所以你才拒絕一切!?』

他不是拒絕,而是已經將這世界上的所有都視為無常。

沒有解釋,晴明沉默不語,那默然的態度讓石中玉的呼吸忍不住跟著一窒。

『......』頓時明白了他話裡隱藏的那些不為人知的傷懷,石中玉登時悄然無語,只挪過一雙清冽的眼瞳瞅著他再度露出那抹他極為熟悉的淺笑。

「......就算是你,也是一樣的。」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