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38695298.jpg 

第一節/離家出走......呃~是離門派出走

 

然後,他就這樣被師父踢下山去了。

說不悲哀不是真的,雖然他其實很不想離開師父他老人家。(真相是他想要繼續留在門派裡面吃好穿好,而且還不用餐風露宿......= =")

大概上天沒有聽到的他的聲音,就在他抱著師父的大腿哀求著想要被原諒的時候,他那無良的師父卻一點都不留情地甩開他,然後很開心地對他這樣說:『乖~快點收拾一下趕著下山去了,師父會等你給我找株長生花回來煉藥的喔!別忘了這可是你自己答應師父的。』

『可是師父,你不是說那長生花一萬年才長一次嗎!?』他突然有種不好的預感。

他家師父笑咪咪的說:『對啊!所以找不到你也就甭回來了!』

江臨水忍不住驚聲尖叫:『什麼!?師父你是想趁機賴掉我這個徒弟吧!?哪有人這樣的──』 話都還沒有說完,他的腦袋就被師父一掌巴了,然後他就只看到眼前好多星星在閃爍。

嗯......今天的星星出現得好早~

『不肖徒,這是你必須要給我做到的補償!』無名道長雙手叉腰,怒喝,一邊瞪著面前死到臨頭還不知道要懺悔的不肖徒弟正露出一臉世界末日的表情,心情忽然間大好了起來,『反正沒找到長生花你就不許回到門裡!』

最後,回應無名道長的是江臨水的一串慘叫聲。

回想起事件發生的始末,江臨水臉色忍不住黑了一大半,因為不管他再怎麼哭鬧或是耍賴都沒有用,就這樣被他家師父在午後一腳踢出門了。

「不肖師父......」抱著簡單的行李,江臨水欲哭無淚地走在下山的山路上,此時的他一副頹喪的表情,步履蹣跚,正往山下那家客店的紅色旗招的方向前進。

抬頭瞥了眼滿天的橙紅色正有慢慢黑去的傾向,江臨水委屈地嘟嚷著,腳步未曾停些過地往前邁進;不久之後,他終於順利走到山腳下方的那家客店,進門去向店家的小二要了一間簡陋的個人房。

待晚餐隨意地用過之後,江臨水便早早爬上了床,就這樣一覺到天明。

隔天一樣是個大好的天氣,被陽光刺得睜開雙眼的江臨水,在起床洗漱完畢,便下樓用過了客店準備的早點,接著回房整理了一下他的行囊,準備前往樓下的櫃檯去結帳。

走在樓梯間,江臨水掏出懷裡不多的銅錢瞧了瞧,順便又在心底算計了一下,接著很心酸地將剩餘的銅錢再度塞回了懷裡。原本想他手上的這點小錢應該足夠付賬的,但是就在他即將前往櫃檯之前,有個身形削瘦的男人早他一步地走上前去。

看樣子是在爭吵......

江臨水不明白地望著前方櫃檯的掌櫃正和那名陌生男子爭辯著什麼,他好奇地走近傾聽,這才知道原來那個男人似乎是因為吃飯沒錢付賬,想要用別的方式扺償,於是就跟掌櫃的起了個衝突。

江臨水知道自己不該插手,但是他滿身的正義感(!?)讓他不得不開口。

「哎唷,兩位,有話可以好好說的嘛......」

被他的這句話給驚得回眸來的掌櫃與男人,訝異地望著走到櫃檯的江臨水,一臉微笑地正要試圖打圓場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