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開了銀色皇朝、離開了刃炎舞身邊的展於歡,一身狼狽、腳步踉蹌又帶了點酒意的他頂著傾盆大雨,一路跌跌撞撞地走在雨中,過大的雨勢將他整個人澆淋得濕答答的,可是這點大雨打在身上的微微刺痛並不能稍解一會他的心痛。

......他的心,真的好痛啊!

因為那個人已經不再需要他了,不再依賴他了,他要他走,他要他走得遠遠的,他自己主動切斷了和他之間的唯一聯繫!

那麼樣的絕情,那麼樣的決絕,要他如何不難過、不揪心!?

他很明白,他那天的一席話只是為了讓他不再存有對他的滿心依戀,但他究竟還是愛著『那個人』的啊......說什麼『若有來世』,呵!那都是一些虛無又空泛的話罷了。

眨著被雨淋濕的長睫,展於歡的唇角泛起一抹的諷笑,他終究還是逃不出那張迷惑人的網子、過不了情關,只因為那美麗又邪詭的人兒──刃炎舞。

原本他自命不凡、他心高氣傲,沒想到到了他面前還不是全化成了繞指柔!?他此刻才覺得他才是那個不折不扣的傻瓜,老是追著、想抓住那些不屬於他的東西,到頭來卻從雲端跌到平地,跌傷了自己,把自己弄得全身是傷,呵呵......

到頭來還是一場空,什麼都沒有了,還甚至於失去了友情;冥月架,他失去了冥月架對他的情。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啊!?

撫著額,拋掉了手中的傘,孤獨地立在雨中的展於歡唇畔的大笑聲終於還是被大雨的聲音給湮沒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