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日,冥月架面露懊惱地咬著唇瓣,與聶澪一同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頭,闃暗的窗外已是天黑的傍晚時分;廳裡點亮了燈光,電視也被打開,電視前的桌沿上頭還放著剛吃完由聶澪叫外送的晚餐和凌亂的餐具。

冥月架那眸光怔然地望著桌沿的剩菜飯,心底想著:自從『那件事』過後,聶澪似乎對他都是一副若即若離的模樣。

......難不成他誤會了什麼嗎!?

瞅著聶澪那距離他只有幾吋的側臉,冥月架的內心交戰著,咬著唇深思起來,不知道自己該不該和他提一提。

而,理所當然的,身邊的聶澪當然是把他所有的表情皆收入他的眸底,於是忍不住好笑地在暗地慨嘆著,不知他的月架又在思考些什麼事情了,因為那副表情還真是可愛極了......

「你在想什麼!?」望著懷中小情人的臉色交錯著疑問和矛盾,聶澪真覺得他實在是太可愛了,突然很想把他壓倒。

「你......沒話要對我說嗎!?」冥月架聞言抬眸了,但是他還是不好意思主動提起那方面的事。

聶澪狐疑地一個睜大眼,他......那是什麼意思啊!?

瞅著聶澪微怔地盯著自己猛瞧的冥月架又低下首,忍不住逸出一聲長長的歎息,看樣子他還是不明白。

「你......」他頓了一下,看著聶澪很專心地聽他說話,想明卻地表達出他的意思卻又說不太出口,因而一派支吾起來:「為什麼不......」最後的兩個字被他說得極為小聲,跟著是他為此漲紅了一張如花的容顏。

「嗄!?什麼?」聶澪可不是假裝他沒聽見,他是真的聽不清楚,誰讓月的那兩個字實在太小聲了,語焉不詳的,誰會知道啊!?

但冥月架卻偏過頭不再說了,急得聶澪趕緊將耳朵湊到月的唇旁,紅著臉的他這才猶疑地把話說在他耳邊。

啊!原來......

聶澪嘻嘻笑著,這一刻的心情好得不得了,「我怕你還沒從那件事反應過來,所以......」不過,該說的還是要說,該讓月曉得的還是要讓他知道,於是他微偏首地也在冥月架耳邊說著悄悄話,然後就見冥月架的整張小臉全紅了。

裝著微惱怒的模樣,「笨、笨蛋!」冥月架羞得窩進他懷裡。

「嘿嘿嘿嘿~~可是你就是喜歡我這笨蛋不是!?」得了便宜又賣乖的指的是聶澪這樣的人。

「臭美!」冥月架赧顏地當場賞了他一拳。

「娘子~~拜託你下手輕點啊!不然這可是『謀殺親夫』喔......」 聶澪到口的話已經消失在冥月架的軟唇邊了。

    全站熱搜

    seelier / Beth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